目前分類:  淡水河浮屍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淡水河浮屍

李柏青 著

 

後記

        這篇<淡水河浮屍>應該是我最早完成的一部推理短篇,應該是完成於2003年,曾發表在bbs上,靈感來自於一個小小的法律問題。人物塑造還不成功,中間的語言描寫也有點幼稚,其中穿插了主角的感情旁枝則略嫌累贅,曾經修改過不過我想還是保留原貌的好。這篇作品可能也是我之前獲得比較多回應的作品,留下來以茲紀念。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淡水河浮屍

李柏青 著

 

9

    天氣依然是很好,張天行和陳榮森坐在市刑大辦公室中,陳榮森有點著急地盯著牆上的鐘,翻動著手上的一大疊資料。

    張天行啜了口茶,皺眉看著陳榮森,說:「陳兄,怎麼坐沒兩下就這樣騷動,這不像你平常的樣子。」

    陳榮森也不應話,把手上的資料收回檔案夾裡,雙手放在膝蓋上坐正。但過沒多久,他開始抖腳。

  張天行說:「喂,靜一靜嘛,什麼事那麼急,來、來,我看看...」說著把陳榮森手上一大疊資料搶過來,隨便翻閱,「這個案子很簡單啦,兇手一定他兒子...啊,不對,老公也有可能,應該去查查看他老公有沒有養小老婆...嗯,這麼簡單的案子,一個晚上就可以辦完了。」說著把那疊資料丟到一旁。

  陳榮森紅著臉說:「張警官,我們在這裡坐,到底等什麼?」

  「等一個死人。」

  「死人?」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淡水河浮屍

李柏青 著

 

8

    「他是一個...滿獨來獨往的人吧,我們都跟他不熟啊,他在這邊也才三個月...住啊?住在宿舍吧,好像是醫院旁邊最舊的那棟。他工作滿認真的啦,常常都自願值大夜班,你也知道,太平間值大夜班還滿恐怖的。」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他有吸毒?」

    幾個醫護人員對看幾眼,一致地搖搖頭。

    張天行問了老半天,大概摸清楚了一些狀況。齊孝衍是新來的檢驗員,個性沉默寡言,平常獨來獨往,和同事沒什麼交集;上個星期二,也就是七月七號,他突然提出辭呈,之後就不見人影,算算時間,和法醫鑑定的死亡時間差不多。

    張天行清查過齊孝衍住過的宿舍,發現東西收得一乾二淨,沒留下什麼。他又派人調查了台大醫院附近的居民,問看看上星期二到星期三之間有沒有什麼不尋常的情況發生,結果也是一無所獲。

    現在情況又有些膠著了,他把那些醫護人員支走,想獨自一個人靜下來想一想,一轉身,又看到那女人站在他身後。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淡水河浮屍

李柏青 著

 

7

    「這些東西花了我們好大的功夫,張警官。」楊茵將一張張還原圖片鋪在張天行面前。

楊茵是國內紙鈔還原科技中首屈一指的研究員,她的工作就是將一推爛泥灰燼還原成千元大鈔,鈔票本身製作過程即有特殊處理,因此即使毀損極為嚴重,鑑識人員還是可以讀出上頭的號碼,至於單純以油墨印製的發票,則要花更多的功夫才能還原。

    「我們分析還原出來的有六張,另外三張只有一半,可以看得到號碼,剩下的...愛莫能助了。」楊茵推了推眼鏡,站直身子,「不好意思,張警官,我還有事要忙,你有問題再找我吧,失陪了。」

    「嗯,麻煩妳了。」

    「不會,例行工作而已。」楊茵笑了笑,轉身出去。張天行看著她的背影,想起「鑑識科之花」這個稱號,他的結論是:鑑識科的男同事真可憐。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淡水河浮屍

李柏青 著

 

6

       

    隔天,張天行從檔案室調出了一份報告,是關於日本黑道「隱形殺手」的調查。日本黑幫往往會派人前往中國、北韓等窮困地區,用相當低的價錢買進當地的兒童,年齡多在五到八歲左右。他們將這些小孩帶到日本,替他們取得一個假身份,然後將他們與外界完全隔離,進行秘密的殺手訓練,這些「隱形殺手」日後執行任務失敗,被殺或自殺時,不管是警方或敵人都無法查出這個殺手的確實身份。這種案例在日本已經有八起,在東南亞也都有聽說,台灣則未曾發生過。

    張天行背著手,在辦公室裡緩緩踱步,這種「隱形殺手」要花費的成本極高,通常是黑道用來對付政府高官或是企業界大人物的秘密武器。台灣黑道和政府間一直是處於一種若即若離的狀態,也沒聽說黑道有要置哪個官員於死地的消息,他想不出忠義堂有什麼理由去養一個這種殺手。更何況,既然是「隱形殺手」,又怎麼會在手臂上刺「忠義」?一點道理也沒有。此時,電話響了。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淡水河浮屍

李柏青 著

 

5

 

        中午十二點,台北市刑大三樓的簡報室裡,張天行正啜著一杯咖啡。昨晚熬夜帶來的頭痛正不斷加劇中,他必須靠大量的咖啡因讓自己保持清醒。陳榮森將一疊資料放在他面前,站在一旁,等他示意。

        「陳兄,你就坐下,你這樣站著我不習慣。」

        陳組長搖搖頭,說:「這是我們這裡的規矩,報告一定要站著,才顯得出專業。」

        「誰訂的鳥規矩?」張天行將手上咖啡杯放下。

        「我。」

        「喔...這樣,好吧,反正你是不肯坐的嘛?」

        「對。」

        「那我站起來總可以吧。」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淡水河浮屍

李柏青 著

 

4

        「陽明山血案」是媒體給這件發生在民國八十五年的案子的標題,,一名富商一家五口在位於仰德大道上的豪宅中被殺,現場一共開了二十三槍,每名被害者至少身中三槍以上;豪宅內的古董名畫珠寶等均被洗劫一空,但屋子的防盜系統卻沒有被破壞的跡象。警方初步判斷是有組織的強盜集團所為,也曾鎖定數個惡名昭彰的通緝犯,但始終不能破案。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淡水河浮屍

李柏青 著

 

3

        張天行開車回到台北市,在民生西路附近找個路邊攤隨便吃了碗麵,正準備回刑事局時,手機卻響了,是吳林根法醫打來的。

       「喂,我找張警官。」

       「吳伯,你打我的手機就一定是我啦。」

       「喔,對對對...對了對了,我是要跟你說,死因已經找出來了。」

       「那麼快!?」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淡水河浮屍

李柏青 著

 

2

        張天行開過台北橋,來到三重,忠義堂的大本營在三重,他決定從這邊查起。

        他對忠義堂並不熟悉,陳榮森那邊可以提供他許多資訊,不過他一向喜歡自己從頭查起。

        穿過幾條雜亂的街道,張天行將車停在一間檳榔攤前,攤子裡坐了一個穿細肩帶的女孩,頂著一頭金髮,正在包檳榔。

        「誒,先生,買檳榔喔?你要那一款的?」那女孩眨了眨眼,過長的假睫毛也跟著上下晃動。

       「我找你爸爸。」張天行平淡地說,心裡暗自慶幸,桑愉在他的教育下,是多麼的優雅而有氣質。

       「啊你是要買那一種啊,包葉的?」

       「我找你爸爸。」

       「還是你要買飲料?還是要買菸?啊,我們還有賣刮刮樂啦,要不要刮一張看看,可以中一百萬喔。」

       「我講過了,我要找你爸爸。」

       「你喔,如果不要買東西就趕快走啦,你把車停在那邊會妨礙我們做生意咧。」那女孩拿起一枝菸,吸了一口,用煙頭指指張天行的車。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淡水河浮屍

李柏青 著

 

1

        秋風捲起幾片落葉,灑在張天行的車窗上;他將車窗搖下,油門踩到底,沁涼的空氣一下子灌滿了車內,張天行貪婪地深吸了口氣呼,心脾皆暢。

        張天行約四十五歲上下,中等身材,刑事局偵一隊的一個小組長。清晨六點零三分,他開著車沿著淡水河奔馳,心情暢快。昨天全國青棒錦標賽決賽,錦漢投出一場漂 亮的完封勝,三支安打十二次三振,最快球速一四九公里;賽後幾支職棒球團馬上就向他這個做父親的提出各種條件,負擔全額學雜費、千萬簽約金....等等,一時讓他這個門外漢看了個眼花撩亂。然而就像錦漢說的,錢多少其實不重要,不過能得到大家的肯定,他就很高興了;張天行拍拍兒子堅實的臂膀,覺得從前那個小毛頭已經長大了。

        張天行開著車,想起錦漢昨天投出再見三振後誇張的拉弓動作,不禁跟著做了一次;因為車速過快,這個動作差點害他撞上分隔島,張天行急忙穩住方向盤,哈哈笑了一下。

        但有偵一隊刑警出現的地方,絕對不是讓人心情好的地方。

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