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  找頭的屍體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找頭的屍體

冷言 著

 

六、共犯的理由

「他們是怎麼讓死者把頭伸出廁所隔間上面的空間啊?」梁羽冰眨了眨眼,長長的睫毛在眼前閃動。桌上的牛排蒸騰著熱氣,在兩人之間縈繞成一層白幕。

「這個啊……問口供的時候他們沒說嗎?」葉正華因為很少單獨和女孩子一起吃飯,眼睛直盯著白色磁盤上的牛排,兩手笨拙地切著牛肉。

「我先溜了,所以沒聽到。我想說你應該知道。」

「我是有個想法啦,不過……」葉正華手一滑,一塊切好的牛肉掉到盤子外面。「妳先說他們為什麼要殺害洪家達。」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頭的屍體

冷言 著


 五、真相

葉正華把濃稠的石膏小心翼翼地倒進牙模中,仔細地挑掉浮上表面的小氣泡。他剛結束口腔外科的實習,現在到補綴科繼續他的牙科實習生活。今天是假日,照理說葉正華是應該要在家裡休息,但是他才剛幫一位病患印完牙模。

這是印第五次的模,之前的都失敗了。

正華因為回醫院拿一些東西,被同樣是實習醫師的同學拜託幫忙印個模型,所以才會在假日的這個時間裡留在醫院灌製石膏模型。

「你現在先不要說話,把嘴巴張到最大然後舌頭伸出來。」葉正華回想起剛剛對病患的談話,「舌頭要伸出來,只要一分鐘就好了,你要忍耐一下。」

那是一位口腔癌的病患,下顎骨因為癌細胞的侵犯而被切除了一半。

當時病患很努力地把剩下一半的下巴張大,但是他的下巴早就因為沒有骨頭的支撐而漸漸萎縮,舌頭也因為手術的關係而被縫合在靠近嘴唇的地方。所以即使他已經很努力了,嘴巴依舊是像沒張開之前的大小。嘴巴張大、舌頭伸出來對這樣的病患而言,即使只有一分鐘也是個相當困難的動作啊!

葉正華把倒好的石膏模型擺在架子上,這是印了五次才成功的模型,所以他很小心地擺放。他現在的心情與其說是沮喪,倒不如說是一種無力感,這是他開始實習以來經常會出現的一種新情緒。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頭的屍體

冷言 著

 

四、張大嘴巴、伸出舌頭

魯英男組長和張敏捷兩人現在的位置是在命案發現者所在的教室,也就是幾個相約要去登山的學生們講校園鬼故事的地方。

「從這裡確實可以透過窗戶看到隔壁棟男廁的氣窗。」魯組長說。

「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頭部的話,應該就是用我們說的那個方法吧。」張敏捷說。

「扣!扣!」門口傳來敲門的聲音。

「老大,我可以進來嗎。」梁羽冰說。

「我交代妳的事都完成了嗎?」魯組長說。

「完、完成了。」梁羽冰戰戰兢兢地回答,她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跳加快,好像剛剛撒了個謊的感覺。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頭的屍體

冷言 著

 

三、嫌犯們的證言

《楊淳琛》

「他是個缺乏想像力的人。」坐在梁羽冰對面的這個女生說。

雖然現在是炎熱的夏天,但因為時間還是早晨,而且舊校舍又長年籠罩在植物的陰影之下,只穿著短袖上衣的梁羽冰甚至感覺到有點涼意。

對面的這個女生手上抱著一本書,大大的玳瑁框眼鏡佔據了她半個臉。對一個高中女生來說,她的穿著和髮型非常標準,但卻是會被笑老土的那一種。梁羽冰盯著她手上的書看,那是一本看起來像小說的書,書名叫做「一個都不留」,梁羽冰心想:「這應該是現在很流行的偵探小說吧!」

「我實在是無法想像一個熱愛推理小說的人會像他這麼缺乏想像力。」楊淳琛說。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頭的屍體

冷言 著

 

二、簡單的密室之謎

梁羽冰接到張敏捷的通知時還披散著頭髮躲在棉被裡。她調職到新的警局後因為離家比較遠,所以在外面租了一個小房間。也因為剛搬進這裡,所以還沒有時間裝冷氣機。現在正值酷夏,南台灣的夏天又一向是充滿著灼熱的活力,即使是在清晨,會悶著頭躲在棉被裡也是一項相當奇怪的舉動。
前幾天颱風天的夜裡,附近的醫學大學發生了墜樓死亡的案件。雖然很快就破案了,但是破案後的事後手續卻讓梁羽冰著實忙上了幾天。深夜好不容易才回到剛租不久的小房間準備好好休息一下,沒想到今天一大早就差點被吵死人的電話鈴聲振破鼓膜。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頭的屍體

冷言 著

 

一、找不到頭的屍體

  

 「這棟舊校舍陰氣會這麼重不是沒有原因的。」站著的那個男同學說。其他人看著他,臉上都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

這群人位於舊校舍的其中一間教室。在新的教學大樓完工後,原本的舊校舍就被分配給學校的社團當作社辦。舊校舍一共有三棟,排列的位置就像是中國字的「王」,中間垂直的筆劃是連接三棟校舍的中央走道。

在每一棟舊校舍之間是鋪著柏油石子的路面,路的兩旁種植了許多樹木。以前舊校舍還被當作上課用教室的時候,校方還經常會派人修剪道路兩旁的樹木。自從舊校舍成為社團教室之後,校方就不再派人來修剪這裡的樹木,任由數量繁多的樹木雜亂無章地生長著。幾年之後,原本整齊寬廣的柏油道路因為日漸茂密的樹葉遮蔽了陽光,慢慢轉為陰暗,甚而變得陰森。有幾株年代比較久遠的樹更因為生長絲毫沒有受到抑制,粗大的樹根逐漸穿破路面的柏油,造成路面龜裂。於是從裂縫當中一些生命力比較強的植物品種便爭先恐後地擠出頭來。向上生長的樹枝除了跨過道路、逐漸和對面的樹木糾纏在一起之外,甚至直接沿著建築物的外表盤旋,將舊校舍團團包圍住。於是,舊校舍逐漸成為一處暗無天日,一年四季都照射不到太陽光的「叢林」。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