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  請勿挖掘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關於〈請勿挖掘〉這篇小說

冷言 著

《原刊載於冷言禁區 2007/01/17》


  請勿挖掘〉原本寫作的目的是想參加尖端浮文誌的徵文獎,因為考慮到徵文可能的取向,所以採用了比較辛辣的寫法(千萬不要誤會我對巨乳女郎有什麼憧憬啊)。後來因為種種的原因,最後決定將這篇小說放在自己的部落格上發表。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勿挖掘

冷言 著

8

找了一個月,終於讓我找到一台一模一樣的留聲機,不過也讓那個臭老頭又坑了我一筆。今天是星期日,一大早我就來到每個月花兩千塊租的防空洞裡讓整個人埋進復古氛團中。

為了能夠穿得下一個月前買的咖啡色polo杉和紅白格紋喇叭褲,我努力減了八公斤,雖然有部分是因為錢都被那個臭老頭拐走的關係,不過總算可以不用擔心又把褲子給撐裂。

留聲機樂聲悠揚,黑膠唱片時代的音樂因為沒有現在的先進技術,比較能夠欣賞歌手真正的歌聲,而不像現在能夠靠混音和後製矇混過關。

當然殺人也是一樣,不能矇混過關!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勿挖掘

冷言 著

7

剛才那個女人是闖空門的吧!哪有人在家裡穿著T恤、牛仔褲卻戴雙皮手套!而且從她說中文的語調聽起來,應該是日本人或韓國人,外國人連大同寶寶是什麼東西都不一定知道了,更何況是擁有品相優良的第一代大同寶寶。

看來想找到真正擁有第一代大同寶寶的人,只能到臭老頭給我的另外一個地址去找找看了。他說另外一個地址是工作室,假日不知道有沒有人在。總之,先去看看再說。

我騎上我的Vespa,就是偉士牌機車,馳騁在寬廣的街道上。工作室的地址離這裡也不會太遠,我想我的偉士牌應該還到得了。這輛偉士牌是1958年的Vespa 150 STD,是第二代引擎的起始車種,在當年可是台灣的國民車。但是在2006年的今天,要找到像我這輛好騎順暢的車已經很少了,所以我可是相當愛惜地使用。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勿挖掘

冷言 著

6

我穿著輕便的T恤、牛仔褲,出門前在自己家中沖的熱水澡應該已經足夠洗去昨晚一身的髒污。我把他家的公寓鑰匙帶著,打算再去把那張光碟片找出來。

他家還維持著昨晚的混亂,浴室淋浴的痕跡我也還沒整理。這些目前還不需要太擔心,他請了兩個星期的假,我有足夠的時間把他家翻個一轉,再恢復原狀。不過目前我並不打算把好不容易爭取來的兩個星期完全用盡,我希望在今天就可以把東西找出來,之後就完全擺脫他。

我戴著黑色的皮手套,拉開大門、慢慢轉動門的手把,最後輕輕把身後的大門帶上。經過一夜沉澱了情緒,剛踏入這間公寓時竟然感覺到有點暈眩,一點也沒有昨晚那種冷靜。沙發上丟著他的西裝外套,那是和他昨晚穿的褲子同款的外套,平常我都會幫他收好,但是今天已經不需要了,如果可能,我倒是希望儘快找到下一個我會幫他收西裝外套的男人。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勿挖掘

冷言 著

5

我推開玻璃門走入店裡,想多少驅散一下昨天晚上的壞心情。店裡老舊留聲機播放的剛好是我昨夜被壓壞的「望春風」,彷彿正訴說著我的悲哀。

「你來啦。」

在擁擠的走道轉彎處傳來悠哉低沉的嗓音,在走道的盡頭放著一座台灣早期幾乎家家戶戶都會買給小孩子騎的搖搖木馬,紅色的T字木頭坐墊,後面架上柵欄式的靠背,簡單的色彩搭配道盡了當年兒時的趣味。

我擠過走道,小心不要把兩側架上的鐵皮模型玩具撞倒。一台綠色約1950年出廠的大同電扇靜靜擺在轉角處的地板上,電扇後方外露的擺動機制以及鋼鐵製的機械裝置是當年國人心中品質的保證。

這裡是古物販賣店,專門販賣一些早期台灣生活所遺留下來的物品。在轉角處右轉,一台藤製躺椅擺在走道右側,盡頭架子上留聲機的唱針難以查覺地緩慢起伏。當年愛迪生發明留聲機的時候,曾經想過會有人因為他的留聲機而心碎嗎?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勿挖掘

冷言 著

4

我站在浴室的鏡子前看著鏡子裡那對堅挺的乳房,也許是因為生理期快到了的關係,乳房有點漲,使得紅色半透明的罩杯此時看起來顯得有點小,好像乳房快跳出來了的感覺。

我轉過身去回頭看著自己映在鏡中的背影,丁字褲的紅色線條沿著我的臀部上方由兩側向中央收攏,然後順著臀溝的曲線向下隱沒。紅色線條末端將我的神秘地帶包覆得密不透風,即使是剛沖完冷水的現在,我也覺得丁字褲下熱氣蒸騰、濕潤異常。

是殺人後所帶來的變態興奮感嗎?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勿挖掘

冷言 著

3

我的右手拿著和機身分離的黃銅雕花喇叭,左手拿著對折的「望春風」,看來我的黃銅喇叭留聲機和黑膠唱片都沒救了。

如果可能的話,我真想狠狠地給眼前這個傢伙一拳。不過從那半截露出襯衫外頭的刀柄看起來,已經沒有這個必要了。我現在應該先把這傢伙搬到外面去,然後到上頭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這傢伙從我的天花板上掉下來。

我的名字叫做郝仁,三十歲。在兩年以前我對我的名字並沒有什麼意見,不過最近這個名字讓我有些困擾。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勿挖掘

冷言 著

2

現在是晚上七點鐘,我正考慮要不要把刀子從這個男人的肚子上拔出來再多刺一下。

我的身體裡面有這個男人剛剛射出來的精液、我的身上有這個男人剛剛噴出來的血液、我的耳垂表面還很可能有這個男人尚未風乾的唾液。我不得不承認剛才的高潮是我認識這個男人以來最激烈的一次,激烈到我差點就忘了今天要宰掉這個混球。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勿挖掘

冷言 著

1

靠!這實在是太扯了!

我看著剛剛從天花板上掉下來的東西,心裡不禁如此想著。我本來舒舒服服地坐在特製的沙發上,欣賞著從黃銅喇叭留聲機流洩而出,二O年代由「古倫美亞唱片公司」所發行的台語黑膠唱片「望春風」。正當我腦中縈繞著優美旋律,整個人沉浸在一種懷舊復古的氣氛中時,這東西就這樣從天花板掉了下來。

真是令人不爽!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