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  換帖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給<換帖>的幾點小建議

既晴 著

嗨,柏青。

 

以我個人的定義,〈換帖〉該算是社會派作品。

 

筆觸精準、翔實、生動地描寫崙底地區的人際關係、行事主張,是這篇作品最大的特色。故事中的各個角色,都恰如其分地象徵樸實社會的多種價值觀。不刻意設置詭計、謎團,而憑藉人物互動來製造情節張力,在年輕一輩的推理創作者是非常罕見的。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些「關於...」

李柏青 著

 

  去年年底將拙作<換帖>寄給了既晴先生,承蒙他提出批評後又在某些地方稍加刪改了一下,便成為現在這樣的作品。應既晴先生之邀再寫一點關於推理小說的感想以及創作歷程,以下兩點「關於」,寫得可能很雜亂,不過應該都是由衷之見,各位可以姑且看之,也請多多指教。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後記

    <換帖>曾經於2003年發表於第二屆人狼城文學獎作品集<純粹>,並於2006年稍微修改之後發表於推理雜誌2617月號。因為曝光率比較高,所以<換帖>得到的評論也比較多,評論當然有褒有貶,主要可能問題是出在於我前後的人物性格處理矛盾,敘事視角不當等等。這些我都十分欣然地接受,畢竟<換帖>只是當年我第二篇作品,有時候總會有顧此失彼的情形發生。

不過總體來說,<換帖>還是我自己相當喜歡的一部作品,我捫心自問,可能還要很久一段時間,我才有辦法再累積足夠的靈感創作一篇相似的作品。 

茲發表於此網誌,尚請不吝與批評指教。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8

    寒冬之後,便是暖春。陽光從落地窗透進來,曬暖了整間辦公室。

    常清並不喜歡陽光,他將窗廉拉上,打開燈,開始閱讀報紙。他始終堅信,一個專業經理人的一天,應是從閱報開始。

    但,今天他並沒有去看頭版、政治版或財經版,而是直接翻開社會版,斗大的標題印著:「為友報仇  法官判無罪」,內容如下: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7

    崙底是一個位於平原和山脈間的小盆地,早期是一個標準的農業鄉鎮,近年來因為北崙工業區的設立,已漸轉型為衛星市鎮形態。盆地中央是早期群落聚集的所在,也是現在崙底的鬧區,崙底路由西北向東南貫穿盆地,是崙底最重要的交通幹道;盆地西北開口一帶稱做樹仔腳,原本是一片荒蕪的沙地,近年來因為鄰近都會區面積不斷擴大,樹仔腳已漸漸成為住宅區,納入都會區中;盆地東南靠山的部分即崙邊,由於山清水明,近年來被開發成高級住宅社區,吸引大量有錢人在此添購渡假別墅;盆地北方的丘陵稱為「龜殼崙」或「北崙」,意指丘陵形狀像龜殼一般,原屬於舊崙底市區的一環,工業區的設立為這個老市鎮注入了新活力,寬敞的產業道路交叉縱橫,早期的狹窄壅塞已不復見。

    常清沿著產業道路向北急駛,窗外雨景快速倒退著;水田、泥土路、柑仔店已漸漸地消失在回憶中,取而代之的是工廠、柏油和越來越多的便利商店。這塊他和阿宏曾一同踩踏的土地改變了很多,一如他與阿宏的友誼一般。

    休旅車轉進一條小巷,在一棟略嫌老舊的透天厝前停了下來。常清跳下車,將手伸進鐵門欄柵裡拉開門鎖,屋前的水泥停車坪上停了輛得力卡小貨車,藍色的車身顯然剛清洗過,清析地映出了常清的身影。

    常清走到房屋門前,用力地敲了敲門,門內傳來腳步聲,咿呀一聲打開了一條縫,一張熟悉的面孔從縫中探了出來。坑坑疤疤的臉上,掛了一雙細小的眼睛,一張歪斜的嘴。

    「幹嘛?」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6

    崙底分局第二小隊的辦公室裡,何生豐警官正面紅耳赤地和刑警張天行爭辯著,他指著崙底地圖,大聲說:「張警官,你這樣說分明就是看不起咱崙底人啦,你要知道,咱崙底的風俗是最純樸了,不像你們都市人情那麼薄,咱這世大人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安份守己心頭開,清心自在福相隨』,要不然就是:『拿人五分,要還人一兩』…你看,咱崙底這邊就是這樣,大家都善良實在…沒說你不知,咱崙底到民國六十幾年的時候,暗時睏還不用關門咧,你要是錢放在桌上,別人都還會叫你把錢收好…我在崙底大漢,又在這分局做了十年,最多是碰到少年人玩架相打啦,別說是殺人,連賊仔都很少發生,最近是有工業區比較亂一點啦,但是你懷疑常清仔喔,實在是一點道理都沒有…誒,你要知道,常清仔和阿宏是換帖的咧,他們兩人是咱崙底人的代表,朋友可以做到這樣實在是不簡單…咱這邊的人都熟識他們兩個,看他們這樣互相扶持、患難與共十幾冬,去年咱鄉長還頒一面『崙底精神』的獎牌給他們,我敢掛保證,全台灣再也找不出像他們那麼夠義氣的朋友了啦…所以說,阿宏與常清仔是咱崙底人的代表,是咱純樸風俗的象徵,你懷疑常清仔有什麼對不起阿宏的事情,就是瞧不起咱崙底精神,污辱咱全體崙底人!」他一說完,周圍幾名員警紛紛鼓掌叫好。

    張天行警官斜靠在桌子上,用衣襬擦著眼鏡,說:「說煞了沒?」

    生豐昂起頭說:「說煞了。」

   「好,現在換我說,」張警官站直身子,開始來回踱步,「我知道你們這邊每個人都和胡常清陳連宏有交情,我也相信你們說的…他們兩個是換帖的好兄弟,但是…咱做警察的,私交歸私交,公事歸公事,你們和他們兩個交情好,了解的多,一方面是好事,一方面也就是怕會感情用事,這就是為什麼上面會派我過來的原因…我這個人辦案一向是『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今天我會把胡常清叫過來,當然有我的理由…」

    「那你有什麼證據…?」生豐歪著腦袋,懷疑地看著張警官。

    「現在不方便講,等我偵訊完胡常清再說…」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5

    常清背倚著庭園的鐵門,重重地喘著氣。冰冷的西北風撫平了他額上的冷汗,將原本破碎的知覺慢慢重組在一起。

    很多事情就是這樣,提得越高,摔得越重。那些原本被奉為人生圭臬信念,一旦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時,崩潰的情緒足以摧毀任何堅強的意志,更何況是背叛。

    淚水從常清的眼眶滑落,他從來不是個堅強的人,而他和阿宏的友誼,一直是他強大的支柱;曾經是那樣無悔的付出,換來的卻是一個破碎的回報,這怎叫人甘心?當初炒地皮要有現金,銀行不肯貸款,一句話下來,沒問題,包在我身上;成立公司要有人認股,要多少,我全都認了;地政機關要插手,我裡面有認識的人,去說一說就沒事了;要增資,增多少,都算我一份。換帖的就是要這樣,不管好事壞事,一定要挺到底,否則你就是不講義氣、不夠朋友,是小人、敗類,沒資格在道上混。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4

    她站在等身鏡前,梳理著一頭秀髮。

    鏡中映出一個全裸女人的胴體,修長圓潤的大腿,細緻的肌膚,窄窄的肩胛下,掛了一雙豐潤的乳房。

    阿宏曾說:「恁爸當初就是輸給那對奶啦…哈哈,要是有一個男人,看到那對奶沒反應,恁爸磕頭叫伊阿公!」

    那女人對著鏡子裡的自己笑了笑,將大波浪的長髮挽成一個髻,彎腰拾起地上黑色蕾絲邊的睡衣,將肩帶輕輕掛上肩膀。

    三十初的女人,正是性魅力的巔峰。

    她轉過身來,問了一句:「是你幹的吧?」

    「什麼?」

    「我說,是你幹的吧?…阿宏…是你殺掉的吧?」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3

    常清第一次和阿宏相遇,也是放聲大哭的時候。

    那年他國中一年級,手上抓了辛苦存到的二千元,興沖沖地要去崙底街上買一輛腳踏車;跑到一半,兩個國三的不良少年將他架到巷子裡,硬搶走了那二千元;小常清向那兩個傢伙撲過去,想為自己爭取最後一點權利,但瘦弱的他,根本不是那兩個孩子的對手,他們把他摜到牆上,朝他肚子狠狠地踢了幾腳,還抓起地上的沙子,灑在這個小可憐蟲的臉上,然後笑著告訴他,以後每個月都要繳二千元的保護費,要不然今天這樣就是榜樣。

    小常清看著兩個人獰笑地轉身離去,想起半年來辛苦地存的血汗錢就這樣化為烏有,再也忍不住,不禁放聲大哭,那兩個小混混聽到他這樣哭,忍不住哈哈大笑,回頭又找了根木棒,想再來折磨這愛哭鬼。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2

    次日上午七點半,常清在樹仔腳的公寓中驚醒,他用手壓著胸口,大力地喘著氣,身上那件絲質睡衣,已經被冷汗浸得溼透。

    那是一個惡夢。

    他夢見陳連宏趴在一片綠草地上,似乎在睡覺;當他走近時,草地忽然變成一堆金銀紙,阿宏抬起頭來,滿面鮮血,痛苦地爬過來,口中荷荷低吼著:「常清仔,救我…救我…好痛…」他伸出那隻沾滿血的手抓住常清的腳踝,常清轉身想逃,卻使不上力,他跌倒在金銀紙堆中。阿宏慢慢爬上了他的身子,低聲說:「常清仔…你沒義氣…背叛我…還想逃…你沒義氣…」鮮血從阿宏身上湧出,灌進了常清的鼻孔、耳朵,常清大聲尖叫…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換帖

李柏青 著

 

1

日期是民國八十x年一月六日,時間是凌辰零點二十八分,室內溫度是攝氏十一度。

      衛星雲圖上,台灣被一大塊雲團所籠罩,又一波入冬以來最強的冷氣團來襲,受這波冷氣團影響,像這樣低溫、多雨的天氣,將持續到下禮拜。

    「恁娘咧,什麼鬼天氣。」陳連宏關掉電視,整個人陷入董事長椅中,用力地搓著手。辦公室裡的電暖爐壞了好一陣子,阿順遲遲未找廠商來修理,阿順做事一向憨慢,不盯緊一點不行。

    陳連宏往手中用力呵了幾口氣,拾起筆來,繼續未完的工作。他面前堆了一大疊的帳單、訂單、帳簿、資產負債表、財產目錄等,密密麻麻地記滿了「連宏貨運股份有限公司」這五年來的成績。對只有五專畢業的阿宏來說,這些專業的財務表冊實在是超出他的能力之外,但他仍然照著公司會計人員給他的筆記,一筆一筆的細心比對著。

比對工作似乎很不順利,阿宏眉頭深鎖,不時地搖了搖頭。

 「叩叩叩」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在這寒風驟雨的夜晚,顯得尤其刺耳。

「誰啊?」陳連宏起身,雙手插在口袋裡,往門口走去。

    「搶劫!快開門!」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