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日記

天地無限 

第ㄧ屆金車推理微小說獎首奬

 

 ※ 4月23日

盤據台灣上空的鋒面緩緩離去,天氣預報說明天將放晴。臨去秋波似地,傍晚便下起了滂沱大雨。

打從翠華離去後,昨晚是我第一次睡得飽滿。

生活裡有了目標也變得充實。一整天我都忙著調查日記的事。晚上我便迫不及待地趕赴便利商店。

我擔心徐老師會像藍姐一樣,發覺真相後便不告而別。所以我看到他的身影時,心中石頭總算落地。

「看你的樣子,應該是查到東西了吧?」徐老師問。

「是。徐老師你說對了!」我展示手機內的照片。「翠華是在公司附近的一家文具行買的。那本日記本的庫存,大概賣到2009年中就斷貨了。」

「嗯,這款日記本是2005年5月開始生產的,所以我們可以假定翠華是在這四年間某件事發生後,便著手寫日記的。」

「不,其實範圍還可以再縮小。翠華的公司之前是在公館附近,08年初才搬到新址。」

「哦,那麼在08年至09年間,往回倒扣140天,差不多是5年前,發生了什麼重大事件呢?」

果然,這秘密還是和陳芸脫不了關係!於是我將事件的來龍去脈告訴了徐老師。

碰觸到殺人事件,尤其是多年未破的懸案,徐老師似乎顯得特別興奮。

「……所以說,那時警方對你特別懷疑,調查矛頭都指向你。但因為你當時在上班,有確切的不在場證明,所以他們才罷休?」

「對。」

「而翠華從這件事以後,前所未有地離家兩週之久,之後你們之前似乎不像過去般親密,而且翠華就買了這日記本,開始寫日記。」

「嗯。」

「你知道警察除了對你採指紋外,為何還要刮口腔檢體呢?」

「後來知道了,是要做DNA比對吧!」我說。

「沒錯。但前提是犯案現場有跡證可以比對。比方說被害者指甲留有兇手皮肉、牆壁上有可疑血跡等等。我想應該是你之前去過陳芸家,曾經留下一些皮屑毛髮之類的物事,才惹警方懷疑的。」

「可我從沒去過陳芸家。」我說。

「嗄?」

「為了避免引起翠華懷疑,那時候我們都是利用上班休息空檔偷情的。她家離公司還挺遠的,且跟哥哥同住,所以……」我解釋。

徐老師陷入沉思,不發一語。我百無聊賴地喝著飲料。

幾分鐘後,他似乎想通了一些環節,但表情愈發凝重起來,感覺很不自在。

「徐老師,你怎麼啦?」我察覺異狀,問道。

他像是被我驚醒般,臉上瞬間流露出一抹苦澀的神情,那竟然和四天前藍姐對我說謊的表情如出一轍!

「你知道秘密是什麼了?」我逼問。

徐老師抹去額頭上的汗水,強顏歡笑:「整件事的問題只有一個,就是真兇是誰?翠華很在意這件事,因此寫在日記裡的,也只有這個秘密了。」

「哦?所以說,這秘密就是揭露真兇身分?」

「對!至於真兇是誰,我想這還得有進一步證據才知道了。另外,今天早上我找警大學生比對過,並沒有哪個通緝犯的年紀、樣貌和翠華相符,鬆一口氣了吧!就是這樣,結案!」

徐老師起身要走,但我攔住他。

「不,我覺得真相沒那麼簡單。那為什麼我沒去過陳芸家,但現場會留有跟我相關的DNA跡證呢?」

「也許是你碰過什麼東西,剛好讓陳芸給帶回家吧!」徐老師言詞閃爍。

「但照你的個性,不是會找你的警大學生問個清楚,究竟是什麼跡證嗎?」

徐老師不再多話,轉身走出店外,腳步匆匆甚至連傘都沒拿。我追了出去,大雨淋濕了我們,但我仍拖住他:

「徐老師,求求你,別打啞謎了。為什麼你跟藍姐一樣,就不肯痛快地告訴我真相呢?」

他遲疑半晌,道:「你想過嗎?已經離開的人,何必要在乎秘密被曝光?唯一的理由,就是不希望還活著的人,受到傷害呀!」

但我仍執意拉著他:「我不怕!不管是什麼天大的祕密,儘管告訴我!」

他凝望著我片刻。

「好吧,如果你決定如此。但你知道這秘密的時候,我不想在場。我離開五分鐘後,會傳簡訊給你。要不要看,你決定!」

我放開手,讓他離開。

轉身走回便利商店時,他剛剛說的「不希望還活著的人受到傷害」,似乎觸動了我腦海裡某個機關。

接續先前的對話:「為什麼現場會出現與我相似度很高的DNA跡證?」

難道是有人偷偷拿了我的頭髮還是血液,灑在命案現場來陷害我嗎?但如果跟我親近到這種地步的人,竟會不知道當天我排班,可以提出明確的不在場證明?

剩下的唯一可能,就是「與我相似度很高的DNA跡證」,就是兇手本身所留下的。

換句話說,也許是某個跟我有血緣關係的人,當了強盜,然後意外殺了陳芸?不對,天底下不會有這麼巧合的事。這也無法解釋,為何翠華會從那時候開始與日記、對生小孩這件事變得冷淡。

除非、除非……一道電流竄過全身,唯一的答案讓我猛烈顫慄。我靠著超商外牆,兀自喘息不已。

但這恐怖的答案,完美解釋了藍姐怕傷害我不敢言明的事實,以及翠華可能下地獄的原因。還有,翠華獨自離家那兩週,應該就是去探查自己的身世吧!

(這全是我自己的想像!)我強烈否決這念頭。我不敢去印證這個答案,因為我肯定會當場崩潰。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響起,徐老師發來簡訊。我雙手發抖、渾身戰慄,猶豫著是否該揭開這殘忍的真相。

我決定今晚要做個了斷!

大雨模糊我的視線,臉上已經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我無力地跪倒,迎接最終的命運。簡訊只有短短六個字:

「翠華是你親姊」。

 

~全文完~

(2014/5/5 天地無限於南投的暨南大學將有一場免費的推理文學講座喔!)

, , , ,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