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鴨‧斷指‧手足情

張苡蔚 著

5

一早,張小娟便提著兩包衣物搬到陳吉祥這兒來。此刻正在陳吉祥分配給她的房間裡整理行李。

多了個伙計可以使喚,陳吉祥還是有得自己親自來做的事。

從大湯鍋裡撈出兩根已經燉到沒味也軟掉了的骨頭,他將其剁成數段攪進鐵盆裡。鐵盆裡還有些剁過而看不出是什麼的肉。拿著這鐵盆,他蹲在鐵門外。

今天捧場的狗兒不多,只來了三隻。

又是肉、又是骨,牠們狼吞虎嚥著。陳吉祥一旁看著,嘴角牽起一絲笑。那笑,是開心地,是放鬆地,卻也,詭異地。

「陳老闆啊!」

突然一個喚聲,嚇得陳吉祥站起身。

巷口站了一個老婦。

這老婦,陳吉祥有印象,偶爾會到店裡吃飯,是住這附近的老居民。

蹣跚地,老婦慢慢走近。「別餵這些野狗啦!」

陳吉祥沒搭理她,又蹲下,眼裡只有狗兒。

「我看就是你餵牠們吃肉,牠們兇性才那麼旺!」老婦提高聲調,「前幾天幾條野狗在公園咬傷小孩子,你知道嗎!都是你餵牠們吃肉!」

老婦責罵的口吻並沒有影響到陳吉祥。他像是沒聽見一般。

「捕狗隊才捉了幾條狗走,你又餵牠們!牠們又會去咬人啊!」

他是聽見了,但他只想到,原來少了狗兒是被捕狗隊捉去的。多管閒事的老太婆!他心中暗罵。

「老闆啊,我整理好了,還有什麼要我做的?」

張小娟沒用多大音量,陳吉祥的反應卻大得出奇。他幾乎是跳起來的。「誰叫妳進來的!出去!出去!」他盛怒的語氣有些顫抖。

一向和善以對的陳吉祥突然暴跳如雷,張小娟感到莫名其妙。她也沒辦法說些什麼,被陳吉祥推出廚房外。

鎖上廚房門,陳吉祥趕緊將餵狗的鐵盆拿回,迅速關上鐵門。

盆內剩幾塊肉和骨,他倒入廚餘桶,絲毫不理會門外狗兒的哀叫。

深呼吸幾次,他試圖讓自己被張小娟嚇到的情緒平靜下來。

是不該怪她的,自己沒鎖好門,但她也不可這樣門也不敲就跑進來啊……

叩、叩。敲門聲中斷他的思緒。

打開門,張小娟一臉驚恐。

「剛才……」

「老闆,有警察要找您。」

才想好言解釋,張小娟的話讓他的心跳又加速起來。

鎖上廚房門,他走向前頭。

還沒營業,鐵捲門沒拉上,只敞開邊邊的小門。在陰暗的光線下顯現了站在門口處的人的身形。

「小娟啊,有人來要開燈啊。」陳吉祥將燈打亮。日光燈閃爍幾下後照亮整個室內,也照亮陳吉祥的笑臉。「管區啊,怎麼那麼有空?」

「沒啦,查事情啦。」

這警員是管這地區的,有時也會來這裡吃飯,和陳吉祥算是認識。

「什麼事情啊?」

警員沒回答,正看著張小娟。「這位是……」

「我新請的伙計,叫小娟啦,今天才上班的。」

「也是香港人?」

「呃?」陳吉祥看向張小娟。對於警員的疑問,他也疑惑。

張小娟一臉驚嚇後窘窘笑起。「我不是啦!」

「喔。看起來有香港人的樣,講話就不像了,南部人喔!」警員打趣著。「香港人和台灣人都是華人,其實都差不多啦。因為燒臘店大部分都是香港人開的,伙計也大多是香港人,所以我才猜這小姐是香港人啦。」警員看向陳吉祥,「弟弟過去那麼久,你到現在才請人啊……」

「人不好找啊。」他帶過這話題。「查什麼事情啊?」

警員打開公文夾,「李路,你知道吧。以前在你這裡做事的。」

「是啊、是啊,不過開除他很久了。」

「是開除的喔……」警員搔著頭。

「是啊,他手腳不乾淨,愛喝酒又愛賭博!不是個好東西!」

「多久以前的事?」

「大概……半年囉。」

「有再見過他嗎?」

「沒有。」

「知道之後他去哪裡做事嗎?」

「不知道。」

「嗯……」

警員在公文上書寫,陳吉祥端端站著,待警員夾起公文,他才問:「他怎麼了嗎?」

「香港那邊他的親戚說很久沒他消息了,要求我們這邊幫忙找一下啦。」

「搞不好回香港沒和親戚聯絡而已。」

「李路還在台灣吧,海關那裡沒有出境紀錄。」

警員轉身要走了,陳吉祥跟在後頭,送客送到門外。「他那種人啊,出境要什麼海關啊!他還在我這裡做的時候,我聽說他欠了一屁股賭債,搞不好躲到內地了啦!」

突然補上這一句,警員看向他。「也是有這個可能啦。上面交代,我們還是要查一下啦。有事再來問你啦!」

「慢走啊,沒事來吃飯啊!」

送走警員,陳吉祥沒進去,在外頭望著街上。

街上行人不多,車子也不多。風,只揚起了塵土。他的目光沒有焦點,直到落在隔壁棟房子的鐵捲門上。那鐵捲門拉到底的,還看得出是紅色的四開紙張上一個黑色麥克筆寫的「租」字褪了色。鐵捲門上邊門沒關上,門縫讓風吹得忽大忽小,搖搖晃晃。

回店裡頭,張小娟立刻走到他面前。「老闆啊,我現在該做些什麼?」

面對那無邪的笑,該讓人感到安慰,陳吉祥的表情卻不帶任何情緒。

「我先教妳訂貨好了。」

陳吉祥走至料理台前,張小娟後頭跟著。

他從料理台底下的抽屜拿出一本本子。

翻開,裡頭都是紀錄批發商的資料和價目。他開始指示:「免洗的東西都在後頭樓梯旁邊,妳沒事要注意一下,缺了什麼跟這家叫貨。」

「好。」

「配菜的菜都是一早去菜市場買的,我的店量小,批發商不送的。以後我就差妳去買,明天我會帶妳走一次,跟妳講上哪個攤子買。但是肉類,像肉絲什麼的,跟這家叫。缺的時候我會跟妳講,妳就負責打電話。」

張小娟一旁猛點頭。「好!」

「臘味的東西是跟這家叫的,像臘腸、燻鵝肝之類的。」

「這些不是您料理的啊?」

「我哪有那麼多閒工夫啊!……雞鴨鵝跟這家叫……」

「怎麼不跟這家叫,價錢好像比較好耶。」張小娟手指指著一行。

「這家鴨不好!而且我選的這家都是冷凍配送,他們的雞鴨鵝都處理得很好才送來。」

「處理?」

「我們做生意的哪有時間從活生生的雞鴨鵝料理起,批發商送來的肉都是處理過的,雞鴨鵝都是去頭去腳沒毛沒內臟的。」

「是喔,我懂了!」

「沒問題了嗎?」

「沒了!」

「這裡妳打掃一下,我去廚房忙了。」

「不要我幫忙嗎?我也會炒菜……」

「不是要妳打掃了嘛!」

陳吉祥這話充滿威嚴,張小娟沒再出聲。待他的身影沒入門後,她歪斜著嘴像是在咒罵,但也只在喉嚨裡嘟噥幾句。

他硬要說李路不在台灣,就是怕警察再查下去。警察走後,他在外面待了好久,想什麼?怕是起了疑心,我得小心被他揭穿身份。李路雖然賭,他不欠人錢的。而且再怎麼不好過,他每個月一定寄錢回去給外婆,三兩天就會打電話給外婆問安。外婆沒再接到他的電話,又好幾個月沒收到李路的錢,她才擔心地找人。外婆打過幾次我的手機,我都不敢接,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跟她說。

最後一次見到李路後我便獨自到香港見外婆,和她還是挺生疏的。如果我強迫李路一起回香港,或許他就可以逃過這個劫難了。和外婆相處半個月,沒李路做話題的時候,和她還真沒話說。回台這段時間幾次都沒接外婆的電話,我也沒勇氣打給她了。陳老闆說,分給我這間房是以前伙計睡的,那,這是以前李路的房間。躺在李路曾經睡過的床上,我卻只能想這個!唉!

這一天下來,我想最可疑的地方是廚房。廚房,有刀有火的,真不由得想到毀屍、分屍之類的畫面,我真不敢吃他料理的肉。我一進廚房,陳老闆嚇成那樣,很怪。後來他跟我說,沒他的允許,我不可踏進廚房。晚餐時我依舊在他飲料裡下安眠藥,他搖搖晃晃就去睡了。雖然我弄來萬能鑰匙,但廚房那鎖頭我還是沒辦法打開,要進去查探的難度很高。該怎麼辦呢?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