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之神

陳嘉振 著

6

    一陣嘈雜喧鬧聲劃破了深夜裡廟街的寧謐,本來在睡夢中、帶著一臉滿足表情的史蒂芬周也因為這陣噪音,驚醒了過來。才一睜開雙眼,就看見一群人急急忙忙地衝向街口,這群人當中有個染著一頭綠髮的年輕人恰好不經意地瞟見了倒在街角的史蒂芬周。
 
神仙(對著史蒂芬周):喂!還不快來幫忙!
 
    神仙說著說著,就把史蒂芬周拉到人群裡助陣。史蒂芬周一看,原來是兩方人馬正要進行談判––––兩群人馬之間擺著一張圓桌,一邊坐著老闆娘雙刀火雞,另一邊則是坐著一名外貌凶惡的中年男子。
 
雙刀火雞:
鵝頭,我只不過是個女人,你想唬我就唬我吧!不過當年喪彪喝醉了酒,夥同一群烏合之眾在BBS的推理板上公幹我,而我一個人在上頭力排眾議、舌戰群儒,到現在推理板上有哪個網友不認識我雙刀火雞的?大姐我十二歲就在推理板上混,什麼風浪我沒見過?你現在帶這幫小痞子來砸我的場子,(拍桌子咆哮)你想唬誰?
 
鵝頭:
火雞,你說什麼呀?我要是砸你的場子也不會帶這麼少人來。我來是告訴你一聲:下一部我們共同合作的小說,題材就以「分屍案」為主軸了。
 
雙刀火雞:
你說好就好呀!你以為你是天王老子啊?上部小說不用我那「一人分飾二角」詭計的那筆帳還沒跟你算呢!
 
鵝頭:
照你這麼說,你去吃屎吧!總之,這部小說就寫「分屍案」,下部小說再寫「一人分飾二角」。
 
雙刀火雞:那就是不講規矩囉?
 
鵝頭:我現在就是跟你講規矩,咱們把合作的版稅分清楚。
 
雙刀火雞:我跟你四六分帳,你們分四,我們分六。
 
鵝頭:你說什麼?我耳朵是不是聾了?乾脆九一算了,我九,你一!
 
雙刀火雞:我靠!(一巴掌將桌上的易開罐打翻在地)
 
    一陣騷亂,雙方又動口角。
 
小矮個男子(以凶惡的口吻叫囂助陣):把他的手給我剁下來!
 
    史蒂芬周看了他一眼,然後別過頭去,恰巧又看見一旁的神仙因為喝「果菜汁」而喝得醉茫茫的。
 
鵝頭:我把這本小說讓你執筆,又怎麼樣?你寫得好嗎?
 
雙刀火雞:我寫不好,你又寫得好嗎?
 
鵝頭:
我鵝頭在書中對於血腥場面的描寫,本來就已經很有名了;還有啊,屍體出現的數量又與小說頁數的比例正好,殘酷的手法本本換,保證裡頭是腥風血雨、絕無冷場,連我自己看了都又驚又怕。
 
史蒂芬周(搖了搖頭,不表贊同地打岔):
這麼一來,恐怖的氣氛就會把邏輯推理的趣味給掩蓋掉了。
 
鵝頭(氣憤地看火雞身後的人):哪個王八蛋亂說話?!
 
    史蒂芬周假裝示意要旁邊醉醺醺的神仙小聲點。
 
雙刀火雞:我那「一人分飾二角」的構想意外性十足。
 
鵝頭:去你的狗屁意外性!還是寫我的血腥「分屍案」算了。
 
雙刀火雞:「分屍案」寫不好就想浪費我那「一人分飾二角」的好構想,是吧?
 
鵝頭:這「分屍案」你不寫我寫,給你打張好牌你都不會上。
 
史蒂芬周(又冒出一句):
爭什麼!摻在一起寫成「無頭屍體」的詭計不就好了,笨!
 
鵝頭(拍桌而起):誰啊?誰又亂搭腔?老大在這說話,誰亂插嘴,滾出來!
 
△ 史蒂芬周再次假裝示意要旁邊醉醺醺的神仙小聲點。
 
雙刀火雞:別看著我的人啊,是你的人亂說話。
 
鵝頭:我的人都很有家教,肯定不是他們說的。
 
雙刀火雞:是––––嗎––––?
 
    鵝頭要在場的所有人逐一將「爭什麼!摻在一起寫成『無頭屍體』的詭計不就好了,笨!」這句話覆述一次,最後找出了說此話的「元兇」史蒂芬周。而這次又是靠雙刀火雞的搭救,史蒂芬周才得以保住雙手。
 
    數日後,鵝頭加派人手來廟街報仇,但是卻陰錯陽差地與史蒂芬周談成了合作計畫––––鵝頭、雙刀火雞和史蒂芬周三人決定以「無頭屍體」的詭計,合寫一部推理小說;並且以此書參加【台灣推理奇才選拔賽】,更順利地入圍決賽,緊接著就是挑戰「推理之神」的寶座。
 
    史蒂芬周深知:要擊敗現任的「推理之神」唐牛,光憑這樣是不夠的。因此他四處尋訪「台灣推理研究所」,希望能從中習得更高超的寫作技巧。但是萬萬沒料到吳孟達那群惡徒竟又派人追殺史蒂芬周。這次又是靠雙刀火雞奮不顧身地替史蒂芬周擋子彈,犧牲了自己的性命,史蒂芬周才又得以逃離死神的召喚。
 
    然而,離【推理之神大賽】僅剩三個月的時間……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