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河浮屍

李柏青 著

 

3

        張天行開車回到台北市,在民生西路附近找個路邊攤隨便吃了碗麵,正準備回刑事局時,手機卻響了,是吳林根法醫打來的。

       「喂,我找張警官。」

       「吳伯,你打我的手機就一定是我啦。」

       「喔,對對對...對了對了,我是要跟你說,死因已經找出來了。」

       「那麼快!?」

       「因為還滿簡單的。」

       「怎麼死的?」

       「心臟衰竭,就是心臟不跳的意思。應該是當場暴斃吧。」

       「為什麼?」

       「就跟你說了是心臟衰竭,還問為什麼!」

       「我是問為什麼會心臟衰竭?」

       「喔,這個啊,我們有驗過他的血,裡面有大量的嗎啡,所以應該是因為吸毒過量的關係。」

       「所以是嗑藥死的?不是謀殺?」

       「那就很難說了,這樣看你怎麼定義謀殺,如果你覺得有人要害他,故意給他過量的嗎啡的話,那也是你們說的謀殺嘛,對不對?要不然就是....

       「等等、等等,吳伯,我的意思是,這傢伙不是被人家下毒,或是用滅火器打心臟?是吸毒吸太多自己掛掉的?」

       「對啊,是吸毒吸太多自己死掉的,這點我保證沒錯。」

        張天行換了隻手拿電話,問:「那吳伯,死亡時間呢?」

        吳法醫安靜了一下,只聽見翻紙的刷刷聲,應該是正在找資料,過一會才聽他說:「喔,有了有了,這是我學生寫的,他說屍體泡了太久,不易鑑定死亡時間,初步判斷是七十五到八十五小時,應該是...我算算...七月七號到八號吧,也就是這傢伙死了沒多久就被丟到淡水河裡,這還滿合理的,應該沒有人會喜歡把屍體留在身邊太久嘛。」

       「嗯。」張天行用肩膀夾著手機,將一些重點記在筆記本上,說:「吳伯,我再重複一次,死者是因為吸毒過量導致心臟衰竭而暴斃,死亡時間則是七十五到八十五小時之間,是這樣?」

        吳法醫想了一下才說:「大概對吧。」

       「那還有沒有別的東西?」

       「別的東西啊?嗯...我看看,好像也沒什麼,我學生這邊寫說屍體好像有被冷凍過...

       「冷凍?」

       「嗯,小孩子亂寫的,別理他。」

       「還有?」

       「嗯,應該就沒有了。我會叫我學生把報告送給你啦,不用這樣急性子。」

       「我知道,吳伯。那就先這樣,謝謝你,吳伯,又讓你麻煩。」

       「那兒的話,這是應該的。」

 

        掛掉電話,張天行咬著筆看著筆記本,眉頭深深蹙起:怎麼是吸毒暴斃的?這樣跟忠義堂到底有沒有關係?屍體又怎麼會被丟在淡水河裡?還是整件事根本就是意外?有一個人在橋上或河邊嗑藥,突然間心臟衰竭暴斃,掉進河裡,過了幾天被發現,只因為他是忠義堂的人,所以要驚動刑事局?搞不好那兩字還是那人自己模仿岳飛亂刺的,跟忠義堂根本沒關係?他想了一會兒,決定等線索再多一點再說,辦公室裡面還有上回陽明山那起案件的報告要寫,他打算今晚熬夜寫完,拿起手機撥回家給桑愉交待了些事,桑愉都一一答應了。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