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日記

天地無限 

第ㄧ屆金車推理微小說獎首奬

4
 

 ※ 4月22日

我迫不及待地約了徐老師隔天見面,就在他任教學校附近的便利商店。

我們坐在用餐區最角落,來往的學生不斷向他道好。

徐老師的模樣,就像典型的高中化學老師:沒啥特色的初老男人,搭配著過時的髮型跟條紋西裝,有點神經質的話癆。

但跟他談了五分鐘後,他那種「凡事認真」的傻勁,贏得我的好感。

「大概的內容我都知道了,直接開始吧!這話可能有點失禮,但我先假設,假如沒有意外的話,那麼最熟悉夫人的人,應該是你。」

「呃,應該是吧。你可以直接稱呼她為翠華。」

徐老師推了一下眼鏡,問:「好。那憑你的直覺,你認為翠華可能隱藏什麼樣的祕密?」

「像是她跟別人有一腿啦、在外面生了一打小孩、兼差當妓女打工、甚至是個職業殺手之類的……」我自暴自棄地把之前的玩笑話照搬出來。

徐老師思考了一會兒。「首先,翠華每天的作息如何?是不是常臨時出門或公司加班?」

我搖頭。「她有份全薪工作,固定早上9點到下午6點,不需要排班或出差。下班後我們常一起吃晚餐,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家裡。」

「她有連續兩天以上沒在家中過夜的記錄嗎?」

我想了想,記憶中似乎只有5年前陳芸案發生後那次。「5年多前,我們有次吵架後,她曾經外出兩週左右,我不知道她去哪裡了。」

「你們感情好嗎?晚上都睡在一起?」

「是。」

「嗯。那她上班的公司是真的有在運作嗎?每月薪水有準時匯進去?」

「這點倒是真的。」我告訴他那家上市公司的名字。「我認識她的同事,每天也都有打卡記錄。」

「你在家裡或她的戶頭裡,有發現大筆來路不明的金錢嗎?或是有買什麼奢侈品、接濟其他人的跡象?」

「沒有。她沒幾樣珠寶名牌包,戶頭只剩下10多萬元。」

「那翠華平日的交通工具是?」

「她通常是搭公車跟捷運上班,有時我騎摩托車載她。她沒有自己的交通工具。」

「好,那我跟你說,你剛講的幾項可以排除掉。她有沒有在外面生過一打小孩呢?可能性很低。因為懷胎10月有徵兆,加上生產、坐月子、哺育都是花時間的事,你們兩人朝夕相處,不可能沒察覺。」

「嗯,這項我是開玩笑的。」

「兼差當妓女跟當殺手,這兩項也可以排除掉。一來是時間問題、二來是資金問題。你們沒有經濟方面的強烈需求,所以這兩件事的可能性並不高。當然也不排除翠華利用上班時間去打工,並開了海外帳戶,存錢另有他用。但如果真要這樣做,也該選個比較彈性的正職作為掩護,而不是這種上下班都有記錄可查的大公司。還有,這些業務需要更方便的交通工具。」

「呃,也是。」

「最後就是跟別人有一腿這部分,比較難確認了。也許是柏拉圖式的感情出軌,或是跟職場同仁有不倫戀。但如果能去公司做點調查,確認一下翠華的午休活動,或是檢查一下通訊記錄,多少都可以發現端倪的。」

「呃,這方面倒是不需要了。」

「哈,也是啦。如果另一半真的出軌,我想作老公的多少也會直覺不對勁。但你也沒特別強調這方面異常,而且就現在的社會標準來看……我沒有不敬的意思,就算是對婚姻的不貞,也沒必要那麼小題大作吧。」

我苦笑以對。沒想到對方竟然很認真地,幫我分析隨口說說的玩笑話。

徐老師彷彿完成一件任務,鬆口氣靠在椅背上,用袖口擦去鼻頭汗水,忘情地抽起香煙。

「你怎麼會想出這些有的沒的?連續劇看太多啊?」他笑著問。

「其實我們有陣子很想要小孩,但可能是因為我曾發生過外遇,她之後很抗拒床第之事,我的腦袋也才一直朝那方面想……」

徐老師擺擺手。「這部份牽涉到個人私隱,如果跟主題無關,你不一定要跟我說。」

超商店員走過來請他把煙給熄了。徐老師道歉,邊向我說:

「假如要找些奇想式的解答,那我覺得,設想翠華是通緝犯還比較合理。」

「通緝犯?」

「也許是犯過些案子,比方是偷竊、煙毒,甚至是連續殺人兇手之類的案子。但之後換了新身分,跟你在一起展開新人生。這還比較符合現實吧!」

「呵,是嗎?」

雖然打著哈哈,但實際上我猛然發覺,對青春時期的翠華仍知道得太少。那是她人生中最苦的日子,曾輾轉過幾個寄養家庭,我甚至沒看過她大學以前的照片。

我把我們倆的坎坷身世也對他說了。

「那,要是願意的話,你傳張翠華的大頭照給我。我有個學生在警校當教官,可以幫你做個影像比對。最近他們的系統才升級過,跟FBI用的是同一套喔!」徐老師認真地說。

「好。」我思考了會兒,在手機內的翠華照片傳給他。「我以為,你會去幫我找藍姐,直接從她口中逼問日記的下落,不是更省事些?」

徐老師翻了翻白眼。「我來動動腦出主意還行,要押人逼供就不是我的專長了。而且就我來看,藍姐寧可放棄原本的生活也不願面對你,她肯定也有相當的決心在保護日記裡的秘密,不會輕易吐露的。」

「那接下來,咱們還能幹些什麼?」我問。

「當然是從那本日記著手。」徐老師理所當然地回道。「首先,我在網路上搜索了你描述的紅色格子紋、短絨毛皮質的款式,你看看是哪一款。」

他將平板電腦遞給我看,上頭是搜尋引擎找出來的各式日記圖片。連續查找了七、八個網頁,我便看到那款日記本。

徐老師點進網頁瀏覽。「唐欣紙業出品,B4開本,總頁數為272頁,售價320元。2005年5月第一版生產,已在2008年停產。」

「你並沒有打開日記本,而是從頁邊的使用痕跡造成色差,發覺那日記本已經寫了一半多一些了吧?」徐老師問。

「是。」

「那痕跡的顏色是深淺有別呢,還是很一致?」

我想了會兒。「是由深到淺。愈靠近封面顏色愈深。」

「那我假設這日記本並非記載單一事件,而是隨著日期推移,逐頁記錄在上頭的。假定一天的紀錄量是2頁,那麼以全本272頁來計算,翠華大概記錄了140天,約4個多月的紀事。但不確定內容是跳著寫或逐日寫。」

「知道這件事有什麼幫助呢?」我反問。

徐老師笑道:「除了這本日記之外,翠華並沒有其他的日記本。換言之,她之前並沒有寫日記的習慣,而是因為某件事情發生了,使她覺得有必要將一些心得記錄下來。如果我們可以確定翠華大概是什麼時候取得日記本,那麼調查範圍就可以縮小到那個時間帶附近,這可比大海撈針要強多啦!」

「喔!」我恍然大悟。

「接下來就是你的功課了。你去查一下翠華有沒有網路購物記錄,或者是她公司回家路上有沒有文具行曾賣過這樣的日記本。還好它已經停產了,所以只要知道店家大概什麼時候賣完,對我們的調查就有幫助了。」

我興奮地道謝。「徐老師,你真是幫了大忙了。」

「不會。時間也差不多,我要回去追一下連續劇。明天我還有空,可以約同一時間在這邊繼續聊。」

「會不會太麻煩你呢?」

徐老師豪氣地擺擺手:「唉,我這人就喜歡自找麻煩,沒問題的!」

他露出「傻學生終於學會」的欣慰笑容,然後離開了。

 

 

, , , ,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