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

文善 著

6

  「莊﹐迪倫那案警方那邊怎樣了﹖」安珀邊問邊把高爾夫球袋放在草地上。

  自從那天在日峰家樓下吵架後﹐阿莊沒有找安珀。但由於之前一早預約了場地打高球﹐倆口子為了打球便暫時冰釋。

 

  「拜託﹐不要問好嗎﹖」看見安珀的表情﹐阿莊知道她不會就此罷休。「雖然兇刀就插在屍體身上﹐但火警把指紋和其他大部份證據都燒毀了。我們只得靠不在場證明來推論誰是兇手﹐現在所有證據都對日嵐很不利。雅曼達請來了律師﹐但地檢那邊不讓她保釋。」

  「難道你沒有想過﹐小嵐是被人陷害﹖這可能就是推理小說中所謂『完美的犯罪』 。」

  「別傻了﹐小說是小說﹐現實是現實。」阿莊揮動球桿﹐小小的白球應聲飛出﹐直達果嶺。

  剎那間﹐安珀感到旁邊的人有點陌生。

  「莊﹐」安珀猶豫著應選哪支桿。「如果一天你發現我殺了人﹐你會怎樣﹖」

  「我會親手逮捕你﹐」阿莊從安珀的球桿中拿出九號桿遞給她。「然後等你假釋。十年﹑二十年我也會等。」

  安珀告訴自己﹐這是最理性最合理的答案。但現在她知道﹐這好像已不是她想要的回答。她沒接過那九號桿﹐而是從袋子中拿出七號桿。

  結果安珀的球比阿莊的更接近洞口。

  之後幾天安珀都沒有找阿莊﹐阿莊也沒有找她。這是他們的交往方式﹐因為工作關係﹐他們倆都會突然間很忙﹐如果其中一方沒有聯絡﹐另一方自然懂得不會打擾。

  但在安珀心裡﹐一個想法正在打轉。

  這種時候﹐她最喜歡到超級市場逛﹐然候買一大堆零食回家。當她在冰箱前選冰淇淋的時候﹐後面響起一把熟識的聲音。

  「安珀﹖」是日峰。

  「嗨﹗小峰你買很多東西呢。」

  「我想打掃一下家裡﹐如果姐姐回來看到家裡一團糟不大好嗎嘛。而且自從姐姐出事後我也沒有好好吃過一餐﹐要有健康的身體才能幫姐姐。」

  「小峰你會做菜﹖」

  「當然﹐我做的中國菜比得上唐人街的呢﹗」

  安珀露出詭異的笑容。「不如我也來幫忙打掃吧。就這樣﹐我打掃﹐你做飯﹐我負責甜品吧﹐你喜歡哪種冰淇淋﹖」

  日峰看著安珀喜孜孜的在選冰淇淋﹐不禁想﹕「怎麼會計師都不懂做飯的﹖」

  因為安珀的「提議」 ﹐小峰只得乖乖的在廚房做飯﹐而安珀則在打掃。其實她想通過這樣的運動﹐把心中的鬱結驅走。

  在整理雜物櫃時﹐她看到一個紙盒。

  「安珀﹐你吃不吃辣. . . . . . 」小峰從廚房走出來﹐看見安珀坐在地上﹐一邊看著甚麼一邊笑﹐從窗外灑進來的夕陽和她蜜糖色的肌膚形成一幅美麗的畫面。

  「小峰﹐看﹗這是小嵐的相簿﹗有很多我們大學時代的相片。」

  日峰翻看著相簿﹐看到其中一張日嵐﹑雅曼達和安珀的合照﹐相中的三人散發著青春的氣息﹐沒有化妝的臉龐掛著燦爛的笑容。她們之所以笑得那樣開懷﹐也許因為各自在她們身旁的三名男生。

  「這是姐姐的男朋友﹖」日峰指著日嵐牽著的亞裔男生。

  「唔﹐那時我們二年級﹐他四年級。我們一同選修了電影入門﹐那堂課可悶得要死﹐漸漸那些男生和我們搭訕。小嵐和他交往直到他畢業﹐好像他回香港工作﹐小嵐便和他分手了。她說她不相信異地戀。」

  「嘩﹐你們三人同時交男朋友﹖好像很熱鬧。哈哈。」

  「我和這傻瓜也交往了年多. . . . . . 說起來﹐雅曼達的男友最可憐。」

  「為甚麼﹖」

  「他們只是交往了幾個月﹐雅曼達卻在春假從家裡回來後突然提出分手﹐沒有人知道原因。現在回想﹐她後來把所有精神放在學業上﹐可能因為成績滑落而受了壓力吧。唉﹐雖然我們三人是好朋友﹐但我們好像有很多事都沒對大家說。對了﹐怎麼沒聽見你有女朋友﹖」

  「呃﹐大學時期都遇不到喜歡的女孩。」日峰看著剛才那張照片﹐看著回憶中的安珀。「高中時倒是有。」

  「呵﹐是怎樣的女孩呢﹖」安珀俏皮的問。

  「她. . . . . . 是個很爽朗的女孩。看到她﹐我就覺得好溫暖。而且她很重視她的朋友﹐但也很莽撞﹐為了保護朋友﹐她會隨手拿起紙鎮當武器. . . . . . 」日峰不敢看安珀。他感到自己用了畢生的勇氣去說這番話。

  「. . . . . . 小峰。」安珀聽著﹐好奇心驅使她問一條問題。「如果那女孩殺了人﹐你會怎樣﹖」

  日峰看著安珀虎珀色的眼睛。「我會一直查﹐走到天涯海角也要去證明她是無辜的。」

  「哈哈﹐好﹐好。我肚子餓了﹐有飯吃了嗎﹖」安珀站起身走到廚房。

  「喂﹐我是說真的﹗」日峰強調。因為安珀背著他﹐所以他看不到安珀鼻子都紅了﹐而且努力強忍著淚水. . . . . .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