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日記

天地無限 

第ㄧ屆金車推理微小說獎首奬

3
 

 ※ 4月19日

一大早我就跑到藍姐上班的生技公司去。好不容易等到上班時間,但櫃檯卻推說她已經離職。她的手機依然撥不通。

我就在公司門口一直等著。

下午二點多,她從公司內走了出來,身旁跟著一名警衛人員。

「我找妳很久!妳為什麼躲著我?」我憤怒地衝上前,但警衛把我攔下。

藍姐不敢看我。「對不起,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你不可能接受這樣的解釋。」

我推開警衛。「究竟發生什麼?妳看著我的眼睛說。」

藍姐表情苦澀地望向我。「……前天我離開咖啡廳,要去搭捷運的時候,有搶匪把我的皮包給搶走了,翠華的日記在裡頭。」

剎那間我感到全身冰冷。「妳說謊!怎麼可能有這麼巧合的事。我不相信!」

藍姐歉然地搓著雙手:「我不奢求你原諒。但這就是事實,我只能跟你說抱歉。」

我衝上前去,但警衛一把將我推開。

深吸一口氣,我冷靜下來。「那妳去報案了嗎?警察那邊總會有個記錄什麼的吧?」

「我沒報案,這種情況肯定找不回來」。藍姐竟然轉頭走回公司:「對不起,事情就是這樣,我沒辦法再做些什麼了。」

「妳鬼扯!妳給我交代清楚……」我不甘心地大喊,再次衝上前要攔住她。但這回身後竟又冒出兩名警衛,將我架出門外。

我在人行道上,仍用盡全身力氣大罵著。罵藍姐的無情無義、罵自己的所託非人、罵老天何其不公。我恨恨地搥著公司外牆痛哭。

該死的雨仍然連綿下著。

 

※ 4月20日

我堅信,妻的日記還在藍姐手裡。

隔天我又殺去她的公司。但那些職員看到我像是看到鬼似地,全都嚴陣以待。

櫃檯告訴我,藍姐已經申請他調,到外縣市的分公司去了。

我的腦袋幾乎要爆炸:

日記裡究竟隱藏了什麼恐怖秘密,竟然讓看過的人寧可遠走他鄉,也要三緘其口?

我快瘋了……

 

※ 4月21日

「你多久沒有好好睡上一覺了?」

今日約診,心理師范姜芷怡一見面便問。

我苦笑。「想不起來了。睡不好,有這麼明顯嗎?」

「最近沒照鏡子?」范姜隨手將桌上的小鏡轉向我。

裡面那近似骷髏的模樣,連我自己都不忍卒睹。我別過臉去。

接著我把妻葬禮之後的事全盤托出。

「也許你該體諒藍姐,或許她說的是真的?」

我火氣又上來:「范姜,我這人確實有點憂鬱,但並不代表我是傻瓜。」

「我不是這個意思。」她從容笑道:「過日子很不容易,希望你記得我們討論過的三不原則,不自尋煩惱、不鑽牛角尖……」

我打斷她。

「對現在的我來說,妳的三不原則,跟妳開的安眠藥一樣沒用。」我嘆氣。「妳如果真想幫我的忙,不如幫我指點迷津吧?我認識的人裡,就只有妳最聰明了。」

范姜笑道:「要我們一起偷看翠華的日記?這完全違反醫學倫理啊!再說,現在日記本也不見了,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做再多,也只是自尋煩惱罷了。」

「那妳就別他媽的當個高高在上的醫生,當個可以聽我說的朋友!」我痛苦地說。

范姜沉默,眼裡浮現一絲憐憫。

「不管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也沒關係嗎?」

「還能比現在更慘嗎?」我反問。

她在皮包裡翻找了會兒,遞給我一張名片。

「徐天謀?」我看著這張素淨過頭的名片。「是算命的?」

「我表弟,現在是高中老師,沒事總找我問些故事題材,說要寫小說用的。你的事,他幫得上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