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i 代理人〉

張渝歌 著

(四)

 

看到這裡,我突然覺得這份紀錄有點奇怪。目前為止,就我對這個胖子的瞭解,他會有這樣的推理能力,還真是令我大呼驚奇。不過後來的事實證明,他的推理沒有錯誤。當晚,他領著兩名隊長到小溪附近勘查,一開始沒甚麼異狀,這個胖警官甚至還無聊到玩起了「摘樹葉丟到溪水裡」的遊戲。但是大約過了一個鐘頭,有趣的事情就發生了。

 

現在是凌晨一點四十八分,地點是萬安社區的笛溪中游,從矮堤上方觀看,一名男人的腳(因穿著男用皮鞋)順著溪水,逐漸從橋下方探出。我們即刻呼叫警局派人支援,並且走下矮堤,三人合力試圖將男人抬上溪畔的石礫灘。所幸此時溪水尚不至於太過湍急,在我們逐漸靠近岸邊的同時,人力也及時趕到。

我們致電法醫進行驗屍,初步推斷死亡時間不超過兩個小時,應該是在晚間十二時至凌晨一時之間死亡。皮肉傷明顯,頸部有勒痕,依形狀判斷是遭人以手臂箝繞所致。胸骨及肋骨多處斷裂,腹部內臟出血嚴重,屍斑情形顯示屍體死後有遭到移位,應是死後棄屍。法醫研判,真正的死亡原因是窒息死亡。

死者身上僅剩一皮夾,皮夾內無現金,也沒有個人證件,另有一串鑰匙繫於腰間。手腕上有手錶的痕跡,但已遺失,估計遭到強盜取財,唯身上的昂貴西裝沒被竊走。

 

「這傢伙很有錢啊。」

胖警官眼神來來回回看著死者的皮夾和西裝,嘖了一聲。

「長官,這看起來不太好辦,線索太少了。」

「一點也不。你現在立刻帶人去跳蚤市場監視,若有人販賣昂貴的手錶,務必把他帶回警局偵訊。」

「是。」

胖警官另外命人將死者臉部特徵描述給媒體,在新聞報章上大肆放送。果然,過沒多久,就有大量電話打進警局,鈴鈴鈴響個不停。

「長官,有人通報,該死者是某位知名推理作家。」

「推理作家?」

「是的。好像是他。」

該員警指著電腦螢幕上的畫面。

「該死的,你在網路上查到了為什麼不早說!」

該員警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我怎麼知道是他!我也想不到這是真的!」

胖警官看著網路上的作家資料,皺起眉頭:

「把這些資料印出來,對了,順便把他的個人資料、銀行帳戶、資產甚麼的全部查清楚!等一下我再回來看。阿傑,跟我走!」

胖警官甩著肥胖的屁股,腳步沉重地跑出警局。

阿傑則緊跟在後。

 

說實在的,我開始有些佩服這個雖然看起來滿腦肥腸的胖子了,想不到他的辦案能力如此迅速精準。他為了證實聾子所言不假,還特別利用樹葉測量了溪水的流速。

「從事發地點到這座橋的距離,差不多是五公里,而昨晚溪水的流速差不多也是每小時五公里,所以從我們發現屍體的時間,減去一小時,差不多正好是報案的時間。」

「而且從死者的服裝看來,也不像是貧民區的住戶。」

「沒錯。」

「但是那個聾子如果沒說謊,屍體是怎麼從屋內移動至屋外的排水孔的?她眼睛可沒瞎啊。」

「先不管這個,我們先從死者這邊下手,一定可以找到一些線索。鎖定了兇手,就知道是怎麼做的了。」

薑還是老的辣,胖警官的經驗果然沒錯,清查死者資料的結果,有了一個不得了的發現。

「死者張渝歌,現年三十六歲,曾經做過推銷員、公司職員,現在的職業為推理小說家,有甚麼作品我就不念了,重點是,他的個人資產有好幾億。」

現場馬上有人發出驚呼:「不可能吧,當作家可以賺這麼多錢?」

「當然不是。他利用賺來的版稅收入炒股致富。」

「簡直是股神巴菲特了嘛!」

胖警官狐疑的問:「他有操盤手嗎?」

「這我不確定,這些交易紀錄都是他的名字。現在網路和智慧型手機這麼方便,自己盯著股票起起伏伏,甚至連當日衝霄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吧。」

胖警官眼睛一亮,急忙說道:

「對了,找到他的房子,然後檢查他的電腦、手機,一定找到可疑的嫌犯名單,尤其是金錢上的異動!」

於是胖警官帶著兩名員警來到張渝歌的住處,那是一棟極其豪奢的住宅,而且還是位在市中心。我想他們應該沒有找錯,否則現在我也不會在這裡。

「長官,要直接破門而入嗎?」

「不用。」

胖警官拿出一串鑰匙,那是繫在死者腰間的鑰匙。但是在試過每一支鑰匙之後,卻發現全都打不開,胖警官感到十分納悶,只好讓員警用開鎖工具。

胖警官問:「是這間沒錯吧?」

其中一名員警注意到茶几上的電子相框:「我想應該是。」

他們從臥室、書房中搜到四台電腦,其中一台是平板電腦,兩支手機,幾個隨身聽,從這些電子用品可以很明顯的看出,張渝歌是蘋果電腦公司的忠實粉絲。

「全部帶回警局,讓資訊組破解看看。」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