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生

張渝歌 著

(十四)


  時間就像是突然暫停了一般,在我落下的瞬間,所有會動的東西、任何吵雜的聲音、以及老師的嘶吼聲,全都停止了動作,彷彿被吸進我周遭的時空中。直到我重重地摔落在堅硬的地面上、回過神時,才全部被吐了回來。

  「阿文!你沒事吧?」我聽見老師的聲音從上面傳來。

  我嘗試著站起來,才發現左邊膝蓋有點疼痛。右手的手掌和左手的手肘似乎為了要在剛剛墜落時支撐住身體,因此磨破皮而流血。

  「我沒事!」我朝著上面的老師揮了揮手,老師則一臉擔心的模樣。

  我將視線轉向一旁快要崩塌的二樓遮雨棚,它就像一隻蜻蜓翅膀在空中拍動著。

  「老師!對不起!把妳的遮雨棚弄壞了!」我對著在三樓的老師大叫。

  「沒關係!人沒事就好!小心一點啊!」

  這時我才驚覺到,剛剛的吵鬧聲可能已經驚動到那個傢伙了。我提高警覺,繃緊了神經,手摸向腰間的水果刀,確定它還在我身上之後,輕輕拉開落地窗門,將簾子推開一道更大的縫隙。

  房間裡開著燈,橙黃色的光線將房間內的桌椅、床組、衣櫃暈染上了一層薄薄的金紗,散發著溫柔舒暢的氣息。我仔細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後才進入室內。

  房間收拾得還算整齊,床單、棉被都有鋪好、摺好,看起來不像是一個中年男人的臥室。確定房間裡面沒有可疑的東西後,我悄悄打開了位於房間另一端的門,耐心聆聽著屋子裡有沒有其他動靜。

  好安靜。

  或許那個男人不在家?

  我躡手躡腳走出房間,再次確定沒有聽到任何聲音之後,決定先從一樓開始找起。

  我側著身,一步一步,輕輕踏著樓梯下樓。球鞋的氣墊緩衝了因為我身體重量而發出的聲響。

  好不容易終於走到一樓,還是沒有那名男人的蹤影。我也仔細搜尋了客廳、餐廳、以及廚房,除了廚房充滿著廚餘發腐的氣味,翻遍了整個一樓都沒有找到妹妹的身影。

  我也嘗試著在牆壁上找找看有沒有通往地下室之類的暗門,但一無所獲。然而這時突然從樓上傳來「碰」的一聲。

  有東西掉到地板上了!

  即使聲音不大,還是清清楚楚地傳到我的耳朵裡。聲音有點遠,我猜想應該是在三樓!

  我抽出水果刀,強迫自己控制住顫抖不止的右手。

  「妹妹!哥哥來救你了!」

  我三步併作兩步,快速奔上樓梯,直達三樓。然而令人失望的是,我尋遍了整層三樓,還是沒有任何關於那名男子或是妹妹的蹤跡。

  剛剛那個墜落後撞擊地面的聲響,難道不是從這棟屋子發出的嗎?

  我走過剛才搜過的兩間房間前,從走廊盡頭的小窗探頭出去。

  不對啊!遮雨棚沒有倒塌啊!

  那到底會是甚麼聲音呢?會是從哪裡傳來的呢?我的目光像個雷達一樣四處移動著。

  等等!這扇漆成白色的鐵門是做甚麼的?

  剛剛因為急於尋找妹妹,所以完全沒有發現這扇隱藏在牆壁中的鐵門。說是隱藏,其實還是很容易被發現的,只不過是油漆成和牆壁一樣的白色,在材質上還是有很大的差異。

  我輕輕地推了一下鐵門。門沒有鎖!

  然而這時我卻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酸腐味從鐵門的縫隙中竄出,引起胃裡一陣狂潮湧現,不禁乾嘔了幾次。

  我強忍著噁心,握緊了手中的水果刀,推開鐵門,接著戰戰兢兢地走上樓梯。腐敗的酸臭氣味隨著我上樓而逐漸濃烈。我拉起胸前的衣服罩住口鼻,但我發現這個動作根本就無法擋住如此濃烈的氣味。我感覺到自己就快要忍受不住那一陣一陣不斷從胃裡襲來的痙攣。

  快走到樓梯盡頭時,我才發現這一層似乎是頂樓加蓋的。

  隱忍著惡臭以及膝蓋的疼痛,好不容易才爬上了頂樓,然而我卻被眼前的駭人景象嚇得兩腿發軟,重重跪坐在地上。

  那是……甚麼東西?

  在我眼前上吊自殺的這個人,不就是那個男人嗎?他為甚麼要自殺?為甚麼!

  我的心中充滿了疑問,這種矛盾的情緒不斷糾結著我的情緒,我同時希望他死、又希望他活過來。龐大的恐懼擠壓得讓我喘不過氣,我從來沒有看過死人,然而我還是鼓起了勇氣上前勘查。

  男人的臉似乎還沒發黑,皮膚也還是溫熱的。

  我不由得一驚。難道他是剛剛才上吊自殺的嗎?

  我望向倒在一旁的椅子,終於知道剛才的聲響是甚麼了。

  於是我趕緊衝上前抱住男人的雙腿,試圖把他的身體用力往上托,以便讓脖子從繩套上脫落。但是我的力氣實在太小,根本無法托起男人整個身體的重量。我又扶起旁邊的椅子,踩在椅子上面再試了一次,但還是失敗了。

  氣力放盡的我失落的癱坐在地上,然後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那這股濃嗆的腐臭味是從哪裡傳出來的?

  我抬頭往左邊望去,有一個用木夾板製作的簡易隔間。

  我起身往隔間走去,雖然嗅覺已經幾乎快要對這股強烈的臭味感到麻痺了,但我還是可以清楚地分辨出,我正在接近臭味的源頭。

  繞過隔板後,我看見了一個以棉被蓋住的物體,放在一張簡陋的木板床上。那個物體令我感到毛骨悚然,因為看著那個物體在棉被下起伏的形狀,會讓我聯想到……人體。

  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臟正在快速搏動,在胸腔內震動著肺部的空氣,引起巨大的聲響。我的身體開始發熱,腰背一陣酸麻,腎上腺素正在激增。

  我試著向前邁開步伐,然而不停顫抖且發軟的雙腿讓我寸步難行。最後我在距離木板床兩步的地方失去了平衡,膝蓋一彎,整個身體側摔了下去,接著從左肩傳來一陣椎心刺骨的異常疼痛。

  我靠著意志力說服自己冷靜下來,並且試圖只用右手將身體撐起。

  不要怕……沒事的……沒事的……

  蓋在棉被底下的這個人……一定不是妹妹……

  我覺得自己快要哭出來了。

  我朝著木板床的方向爬過去,對準應該是人頭的位置,伸出右手。

  我閉上了眼睛,深深吸進一口濃烈嗆鼻的酸臭味。

  哇啊啊啊啊!

  我連忙倒退了三步,因為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噁心恐怖的東西!

  我摸了摸褲子,才發現我剛剛竟然尿失禁,整件褲子濕了一大半。接著是一陣強烈反胃襲來,但這次我再也忍受不住了……

  我趕緊摀住嘴巴,但沒有用,早上吃的吐司、荷包蛋、還有牛奶,全都像是從胃裡面噴射出來一般,不斷從我的指縫、以及手掌與臉部的間隙中蜂擁而出,最後濺灑到地面上。

  我需要空氣……對,我需要空氣!

  我趕緊爬到一旁的氣密窗,放下扣鎖。打開了窗戶之後,我的鼻孔、嘴巴、還有肺,全都立刻湊向外面,貪婪的吸取著新鮮的空氣。

  然而最令我感到害怕的,不是因為那是一具即將腐爛的屍體──即使臉部有些地方已經流膿血、長蛆──而是因為那是一個女孩的臉。

  為了確定是否眼前這一具駭人的屍體就是妹妹,我只好鼓起勇氣仔細觀察她的臉部特徵。

  可能是因為還沒完全腐爛的關係,整個臉部的輪廓依然相當清楚。只是,死者的臉部顯然在生前有遭到猛烈的毆打,因為某些地方,如眼睛、臉頰、嘴唇,似乎腫脹得相當厲害。

  但是我再也無法克制自己悲傷憤怒的情緒了。即使我再怎麼想要振作,但是像這樣親眼目睹自己最疼愛的妹妹慘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