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生

張渝歌 著

(十三)

 


  我躡手躡腳下了樓,為了不要驚動到爸爸,我刻意繞過客廳,從另一側的小門出去。我爬上停靠在大門旁邊的腳踏車,鼓起勇氣,朝著目的地快速騎去。

 

  我飛快經過了稻田邊的溝渠、通過了橫跨小溪的石橋之後,穿越一樣的林蔭大道,終於抵達那棟囚禁著妹妹的平房。

 

  我迅速而仔細地勘查了一遍屋子的結構。

 

  一樓不鏽鋼的大門依然深鎖,窗戶外面架設有鐵窗,這代表我無法從一樓進出。我稍稍往後退了幾步。

 

  然後我發現了。

 

  二樓的落地窗門似乎沒有鎖!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縫隙,但我似乎可以隱隱約約看見從房間裡面,透出來的橙黃色光線。我猜想,也許是因為拉上了門簾,門簾隨風擺動,光線才會一下出現、一下消失。 

 

  我打量了一下附近的地形。男子平房的左邊是老師家,而老師家的二樓陽台有一個狹窄的壓克力遮雨棚。

 

  我在心中思忖著。或許我可以藉由踩在這個小小的透明翅膀上面,跳進從男子平房二樓伸出來的陽台。我暗自在心中慶幸那傢伙沒有安裝遮雨棚。

 

  在心中拿定好主意後,我按下了老師家的門鈴,從屋子裡傳出「嗡嗡」的微弱鈴響。

 

  沒有回應。

 

  我再度按了幾下門鈴。

 

  終於,過了大約十分鐘後,我聽見了從屋內傳出轉開大鎖的聲音。大門被推開,接著我看見灰白斑雜的頭髮。

 

  老師穿著輕便的白色睡衣,睡眼惺忪地和我打了招呼。她滿臉疲憊,兩邊眼睛都圍繞著一圈黑影,框住明顯沉重的眼袋。

 

  她一面打呵欠,一面幫我拉開院子小門的槓鎖。

 

  「是阿文啊……喔呵……有甚麼事嗎?」

 

  「啊……老師,不好意思打擾了妳的睡眠,是這樣的,我想請妳幫我一個忙。」

 

  老師輕輕地捏著自己的眉頭,搖著手示意我跟著她。「喔呵……進來再說吧!」

 

  進屋後,我們坐在和上次一樣的沙發上。老師從電視旁邊矮櫃上的拖盤上拿了兩個玻璃杯,放到飲水機下面,倒了兩杯溫水。

 

  「老師,我想偷偷直接潛入那個男子的屋內。」

 

  這句話似乎讓老師有些嚇到了,左手端著的溫水灑出了一些到地板上。

 

  「現在?!」

 

  「沒錯,就是現在。我不能再等了!」

 

  老師感覺到了我話語中所壓抑著的焦躁、不安、與怒氣,緩緩地在我身旁坐下。她似乎正在猶豫要不要說甚麼。

 

  「……其實,這幾天我一直在監視著他。」彷彿能看穿牆壁一般,老師的眼神停留在我們對面的牆上。我等著老師繼續說。

 

  「根據我的觀察,那個男子的確行蹤很可疑。其實我發現,從大約一個禮拜前開始,差不多也就是你妹妹失蹤的那段時間,他每天只會在下午短暫出門,買足了一整天所需的食物和水。或許是因為不會下廚,所以必須每天買熟食或現成的食材回家。

 

  「啟人疑竇的是,」像是在賣關子似的,老師停了下來,喝一口溫水,打了個哈欠之後,才繼續說。

 

  「大約是在三天前的下午吧,我在院子裡澆花時,正巧看見男子提著四個便當回來了。」

 

  我馬上聽出不對勁的地方,連忙說出自己的疑問:「四個便當?!」

 

  「沒錯,我看得很清楚。男子發現我在看他,還惡狠狠地回瞪了我一眼。不過當時我並沒有想太多,因為以一個大男人的食量,一餐吃兩個便當似乎也沒甚麼不正常。直到你昨天來找我,我才發現這件事情有蹊翹。」

 

  我思索著這件事情所代表的含意。如果那個混蛋真的在屋內囚禁了我妹,那他當然要多買兩個便當。但是,有一件事情突然浮上了我的心頭,深深困擾著我。

 

  我不禁心急了起來:昨天那個男子回來時,手上有提著便當或是任何其他食物嗎?如果他沒有帶任何食物回來,是不是就代表妹妹已經……

 

 

 

  「老師!」我氣急敗壞地說。「我現在就必須要進去那間屋子裡面!」

 

  老師露出驚訝的表情,也許是對我突來的暴躁感到不解。

 

  「發生甚麼事了嗎?」

 

  我大叫著:「昨天那個男人回來時,手上沒有拿著任何食物!」

 

  聽到這句話,老師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那你打算怎麼溜進去救你妹妹?」

 

  「我剛剛已經在外面勘查清楚了,可以從這棟屋子的三樓爬上遮雨棚,就能夠跳進隔壁的二樓陽台了!」

 

  老師點了點頭,連忙帶著我跑上樓梯。

 

  到了二樓,經過了兩間並排、房門緊掩著的房間──我猜想其中一間是老師的臥室──之後,終於上了三樓。

 

  從這扇窗戶跳出去,應該就是遮雨棚了。

 

  我「刷」地一聲拉開窗戶,回頭看了一眼老師。她擔心憂慮的神情全寫在臉上。

 

  我看了看外面,雙腳頓時發軟。好高!

 

  我閉上了眼睛,深呼吸,然後用雙手撐起身體,同時讓右腳有空間能夠伸出到外面。

 

  終於,我的半個身子已經在屋子外面了。

 

  我用右腳使勁地蹬了蹬,確定遮雨棚夠穩固了,才將一部分的身體重量放上去。

 

  老師緊緊抓著我的左手,一面用力搖頭。

 

  「不要去了!」老師懇求著我。

 

  「不行!妹妹說不定就快要死了!」我堅定地拒絕了。

 

  「那我們報警!快!現在就打電話!」說完老師又想要把我拉進去室內。

 

  「警察他們不會相信我們的!再慢的話,說不定就來不及了!」

 

  終於老師鬆開了手,點了點頭。

 

  接著就是全身的重量了。不知道這個脆弱的東西能不能承受的了。

 

  一樣先用雙手支撐住身體的重量,一面將我的左腳緩緩抽出室內。

 

  確定感覺到左腳踏到遮雨棚上面之後,我緩慢地逐漸減少手臂輸出的力量。

 

  慢慢地、慢慢地……

 

  成功了!

 

  「小心一點!」老師驚恐的大叫著。

 

  整個身體站上遮雨棚之後,我試著踏出第一步。

 

  沒問題!

 

  我重複著同樣的模式,小心將背部緊貼著後面的牆壁,然後用背部去仔細感覺有沒有突起物。

 

  就快到了!

 

  然而這時我卻聽見「崩」的一聲,那是一種金屬斷裂的聲響。

 

  ──腳下的遮雨棚似乎有螺絲鬆脫了?

 

  老師在後面大叫著:「危險!不要再走了!快回來!」

 

  我將動作暫緩,像貓一樣輕柔地微微彎下腰,往雙腳下面看了一眼。

 

  我不禁在心中大喊一聲不妙。

 

  遮雨棚和牆壁之間已經出現縫隙了!

 

  幾百種想法同時在我腦海中湧現,我甚至還想起最近才剛複習到的物理學力矩觀念、數學的排列組合。

 

  我在心中大聲嘶吼著:該怎麼辦呢?都已經走到這裡了!

 

  眼見遮雨棚就快承受不住我身體的重量了,我必須趕快拿定主意!

 

  這時腦海中出現了一個聲音:跳吧!

 

  ……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