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生

張渝歌 著

(九)

  走出客廳,到了屋外,炎熱的空氣弄得我的耳朵嗡嗡叫。我在門口旁的柱子下端找到了一個水龍頭,旁邊擺著一綑橡膠水管。應該就是這個了。

  我轉開水龍頭,沁入心脾的涼水沖擊著我的雙手,我也朝著自己的臉潑了一些涼水,馬上就降下了四周空氣的溫度,真是暢快不已。

  不久後老師也拿著毛巾走到院子裡,用毛巾沾吸了水,然後遞給我,讓我擦手擦臉。

  老師一直都是對我這麼好,有時候我甚至覺得,他比媽媽還要照顧我。對我來說,她就像是我的媽媽一樣。

  不過,那也都是國小的事了。上了國、高中之後,逐漸繁忙而加重的課業壓力,讓我完全忘記了國小那些時日所帶給我的歡樂,也漸漸地遺忘了視我如己出的老師。

  我回想這六年來的日子。為了升學,我拋棄了很多東西。我考上了市區的一流高中之後,為了節省將近兩小時的通車時間,以爭取更多的讀書時間,我選擇申請學校宿舍,放棄了回家與親人相處的機會。

  在學校的我,日日夜夜不停讀書。預習新進度、複習舊知識成了我的日常作業;準備大小考試、應付讀書報告是我用來調劑身心的週末娛樂。

  通常只有在國定假日、連續假期、或是考完試之後的週末,我才會帶著一大堆未完成的作業回家和家人團聚。回到家之後,短暫聊了幾句,我又必須回到自己的房間裡讀書、寫報告、做功課。

  妹妹每次看到我又躲進房間時,都會從在對面的她的房間跑過來,一面大喊著:「哥哥,陪我玩!」

  這時候,我大多都會不耐煩地摔上房門並上鎖。有的時候,我會受到良心的驅使而感到不好意思,只好花上一兩個小時陪她玩疊疊樂、桌上或者紙牌遊戲。直到哄她睡著之後,我才能回到房間,繼續讀書到深夜。

  那個晚上,即使很累,內心卻是踏實的;為了妹妹,我對此甘之如飴。

  但是升上了高三之後,我的生活幾乎都走了樣。為了達到自己、以及父母心中的目標,我晝夜不捨地念書。新進度與舊進度必須同時兼顧好,而且接連不斷的模擬考範圍越來越大,讓我備感壓力。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也沒有人會來提醒我是不是該吃飯、該睡覺了。久而久之,身體飽受摧殘的我,得到了胃潰瘍。

  後來爸爸媽媽知道了,便決定砸下一筆錢,在市區租了一間小套房。媽媽也過來市區,和我一起住了幾個月。她每天幫我洗衣服、打理房間的清潔、幫我準備營養均衡的晚餐、提醒我要按時吃藥。

  媽媽的辛勞我看在眼裡,便更加用功念書。想打瞌睡的時候,就拿原子筆用力刺進自己的人中,然後就會痛醒;想偷懶的時候,就打自己一巴掌,在心裡罵自己是個人渣。

  有的時候我考不好,回家後看到了媽媽正在曬衣服,我就會感到十分愧疚,然後在夜裡,躲在被窩裡啜泣。這時候如果媽媽被我吵醒了,她就會抱著我、安慰我,直到我入睡。

  寒假結束之後,我的身體也恢復得差不多了,便申請回到學校宿舍。也許是苦讀終於有了代價,我在這最後一次的模擬考表現得可圈可點,估計有機會考上醫學系。

  然而歡欣之餘,我沒有想到回家之後,最疼愛的妹妹竟然失蹤了。

 

  我凝視著手中的照片。照片中的妹妹笑得那麼燦爛,比頭頂上的夏日陽光還要絢爛明亮。她才八歲啊!我實在不敢想像那個壞人會對她做出甚麼樣不堪的事。如果妹妹真的被他怎麼樣了,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我望著妹妹空蕩蕩的房間,懷念起她的笑聲。我彷彿還能看到妹妹興奮地在我的彈簧床上跳躍著,開心地叫嚷著:

  「哥哥,我們來玩遊戲!」

 

  要怎麼樣才能救出妹妹呢?我必須先擬定好計劃,絕不能打草驚蛇。這件事情必須要盡速完成,即使大學指考迫在眉睫,我也必須要盡全力去做,因為家人比甚麼都還重要。我絕對不會再次因為我的自私,而把妳拋卻在一邊了。

  「啪」一聲,雖然聲音極度細微,卻已經跟著四濺的水花進入我的耳中。我只好握緊了拳頭,將破碎的淚珠小心拾起。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