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生大逃殺

曾刊載於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八屆徵文獎入圍作品集

文善 著

(八)


  因為慚愧而不知把目光哪裡放的我,留意到她放在桌上的文件夾。

  本來那是沒啥特別的白色文件夾,她貼了一張A4大小,像是電影海報的照片。照片有點六、七十年代的味道,上面有一個女人在穿絲襪的腿的特寫,而遠處到門外站著一個男生。

 

  「這是?」我指著照片問。

  「你不知道嗎?這是『畢業生』的電影海報。」張珮姿興奮的拿起她的文件夾,海報的底部用紅色印著電影的英文名稱。「這是我最喜歡的電影,雖然是舊片。」

 

  然後她告訴我,那是一部一九六七年的電影,年輕的德斯汀荷夫曼飾演一個整日游手好閒,沒有明確目標的大學畢業生班哲明。在一個派對上,班哲明遇上了父親拍檔的妻子羅賓遜夫人,一段不倫之戀由此開始,但後來班哲明卻愛上了羅賓遜夫人的女兒艾蘭妮。當艾蘭妮知道了班哲明和母親的不倫之戀後,傷心欲絕的她要嫁給不愛的男人。

 

  「然後,就是整部電影最經典的一幕——教堂中搶新娘。」

沒有明確目標的畢業生……不是在說我嗎?只是,我沒有那麼幸運,能和風韻猶存的女人上床。

 

  「換了是我,我才不會去搶新娘。」說著說著,我已坐在她的旁邊。

  「為什麼?」因為如果和艾蘭妮結了婚,羅賓遜夫人豈不成了我的岳母?和岳母上過床……想也覺得噁心。當然,在張珮姿面前,我不能這樣說。

 

  「你沒有女朋友吧?」沒想到張珮姿竟然這樣問。

  我只是裝靦腆的抓抓頭,我知道女孩子很受落這種害羞男孩。

  「你沒有試過為了很愛很愛的人做瘋狂的事?」她的話使我嚇了一跳。瘋狂的事?她做過什麼瘋狂的事嗎?

 

  也許看到我的反應,她推了我一下。「不是啦,你在想什麼啊?我應該說……不一定是一個人,可以是一件物件,或者是一個理念,令你不顧一切去爭取。就像去教堂搶新娘那樣大膽的行逕。」

 

  我搖搖頭。不顧一切去爭取?不要開玩笑了,搶來也不知是不是一定好,倒不如省下氣力。

 

  我想起電視新聞中張珮姿怎樣抗議,怎樣保護那些快要被砍的大樹。「那環保和保育,就是妳要搶的新娘嗎?」哇,我竟然能說出這樣文藝的話,帥呆了!

 

  她沒有說話,只是笑。

 

  柯寶森!你在幹什麼!這麼好的氣氛!不要浪費!最低限度也要拿到她的電話號碼啊!

 

  「對不起,打擾了。」門口站著一個人。是周念妍。

  「柯寶森,你怎麼在C大的會議室的?」她給了我一個意義深遠的笑容。

  「我只是路過而已。」我轉向張珮姿。「那……我不打擾妳了。」

 

  我和周念妍走到K大的會議室,她把筆記型電腦連接上。

  「今天的工作不是完成了嗎?妳來是做什麼啊?難道妳和張珮姿一樣,除了上學外還很積極的去當義工?」我是故意這樣說的,周念妍才不會去當什麼義工。

  「這個比賽,就是我要搶的新娘,現在沒有比這更重要。」沒想到她這樣冒出一句。她聽到我和張珮姿的說話!

  「妳聽到多少啊?」

  「從班哲明和羅賓遜夫人上床開始。」和白天一樣,她說話時都是盯著屏幕。「不過說真的,她會喜歡那種舊片,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參加什麼保育,只會緬懷舊東西、舊時代,不能與時並進。」

  「呵?那周念妍大小姐喜歡的是怎樣前衛的電影啊?」

  「深作欣二的《大逃殺》。」

  「什麼?那還不也是舊片。」這是差不多十年前的片子了,我也看過。內容是說日本有一條法例,從全國國中畢業班中選一班出來帶到荒島上,每名學生都給與一種武器。他們要在三天內互相廝殺到最後剩下一人為止。如果三天限期後有多於一名學生生還,那他們頸上的炸彈就會引爆。所以,學生們為了生存,都拋棄了同窗情誼。

 

  為了生存可以置友情於不顧……嗯,這也倒像周念妍。

 

  「都知道你膚淺的了,只看血腥。那是一部很有意思的電影。我喜歡看主角們怎樣去衝破遊戲的框框而活下去。」

  「還好啦,不是我的口味。」

  「好了好了,不要談這個了。要不你留下來幫我,要不就回去不要阻著我!」

  我瞄了她的屏幕,她在搜尋香港的出版商。

  「妳還沒死心嗎?」

  「我願意跟著大夥的決定,並不表示我同意這個決定。我始終覺得,這個模擬個案背後一定有些問題。」

  「呃……其實……」我告訴她白天拿飲料時看到的事。

  「真的?那時你為什麼不說?」

  「我……那又怎樣啊?也許卓先生只是不想用這個個案罷了,也不見得我們要找出真相才能勝出嘛!」

  「可是那就正正說明個案不是那麼簡單!如果我們找到真相,而做了對策,H銀行的人一定會對我們另眼相看!讓我先找出A出版的『真身』……」說完周念妍又回到屏幕上。她在瀏覽一個香港出版社的列表,原來香港這小小的地方也有這麼多大大小小的出版社,虧有些人還說香港是文化沙漠。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