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血的傀儡


陳嘉振 著

 

【四】

 

  「喂!阿古,你怎麼看那個案件?」莊孝維組長問。

  「那是密室殺人。」古益仁的語氣十分堅定。

  「喔,拜託,你柯南看太多了啦。」

  「組長,你該不會也相信『穿紅衣自殺,然後化作厲鬼復仇』這類可笑說法吧?」

  「嘖!我看起來像是那種對鬼故事盡信不疑的無知鄉民嗎?」莊孝維組長心虛地挪動了一下他深陷在座位的龐大身軀。

  「那就對啦……那說這件命案是密室殺人又有什麼不對?」雙手握住方向盤的古益仁視線一直緊盯著前方。

  「也不見得是他殺啊,可能是自殺也說不定。」說完,莊孝維組長打了個哈欠。

  「自殺?可是刀子是插在死者背上耶!」

  真是被組長的異想天開給打敗了––古益仁在心底嘆氣。

  「這……那意外的可能性如何?」莊孝維組長不死心地提出另一種可能性。現在睡意纏身的他只希望能趕快結案,省去後續一大堆麻煩的偵訊和調查工作。

  「意外?但現場看不出有發生意外的可能啊!」

  「靠!那現場也看不出他殺的可能啊!」莊孝維組長嘖有煩言地瞪了古益仁一眼,「你自己不都說了嗎?命案現場是個由內反鎖的密室,那兇手要怎麼離開命案現場?」

   說完,莊孝維組長又打了大哈欠。他覺得這個屬下真是囉唆,幹嘛沒事找事幹,隨便找個可以交差的理由結案不就得了?

  「一定是用了什麼方法……」說著說著,古益仁陷入了一陣沉思。

  是行兇之後,用某些機械手法將門窗上鎖?

   可是根據他後來到命案現場的了解,門板拴鎖和窗戶鎖扣的結構的相當複雜,並非用絲線之類的道具就能自室外反鎖室內的門窗……兇手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此外,那個哀怨的女聲究竟是怎麼回事?除了那具屍體之外,室內明明半個人都沒有……

  最後,就是死者手上那具布袋戲偶––死者究竟想藉著這具布袋戲偶來告訴我們什麼?

  突然,眼前的一抹紅光讓古益仁回過神來,讓他緊急踩下煞車。好在他及時注意到紅綠燈,要不然就差點釀下大錯,在十字路口發生車禍。

  「呼……」古益仁虛弱地喘了口氣––真不應該在開車的時候想東想西的。

  就在古益仁驚魂未定之際,他的身旁傳來一陣陣鼾聲。古益仁側著頭一看:原來莊孝維組長早已睡著。

  「唉……」古益仁重重地嘆了口氣,看來這回又得孤軍奮戰了。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