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

文善 著

1

      劉日峰準時在下午六點來到了市中心金融區的第一多倫多中心樓下。整幢大廈樓高四十層﹐雅曼達家族的集團佔據大樓的十五到二十一樓。

 

    姐姐還好吧。個多月前雅曼達請姐姐到她公司幫手﹐但兩星期前她像夢遊般下班回家﹐之後便沒有再上班﹐直至昨天雅曼達打電話來叫她回去。因為擔心姐姐的關係﹐日峰約了日嵐吃晚飯﹐並來接她下班。

       究竟發生甚麼事呢﹖在日峰心目中﹐日嵐聰明﹑能幹。從小到大﹐好像沒有甚麼事能難到她 -- 十多年前從香港移民來多倫多﹐很快便能融入這邊的生活並考入學校的資優班﹔之後進一流的大學﹐畢業後一次過考到會計師的執照﹔現在則以漂亮的履歷成為獵頭公司追逐的對象。相比之下﹐日峰更像會惹上麻煩吧。雖然日峰也考上了資優班﹐但每天放學後他都躲在圖書館看推理小說﹐結果成績太差被降回普通班﹔勉強考入了大學的會計系﹐他卻偷偷修讀犯罪學的學分﹐終於大二時因平均分太低而不能繼續主修會計而要轉攻犯罪學﹐雖然總算平安畢業﹐但家人仍未知道轉系的事﹐日嵐還整天追問為甚麼沒有「四大」的聘書。

       看著一律都是穿著深色西裝熙來攘往的人﹐日峰不禁想﹕「我這個模樣﹐想是不能當個白領吧﹖真不敢想像自己穿著那些西裝的樣子。」日峰只有五呎三吋高﹐加上太瘦的關係﹐總是買不到合身的西裝。他單眼皮的黑眼睛在任何時候都好像帶著靦腆的笑意。即使現在大學畢業了﹐看上去還像一個十六﹑七歲的高中生。

當小峰快要悶得睡著的時候﹐口袋中的手機響起。

原來是日嵐。「峰﹖對不起﹐雅曼達六時半有個會議希望我參與﹐我想大約八時左右會結束吧。不如你隨便吃些小東西﹐之後我們再一起吃飯吧。我要走了﹐我再打電話給你吧﹗」

聽姐姐的聲音﹐她應該沒事吧﹐原來工作就是日嵐最好的療藥。

日峰走出第一多倫多中心﹐正不知到哪裡時﹐後面一把聲音叫住他。

「不是小峰嗎﹖」

日峰回頭﹐只見眼前站著一名長髮披肩的美女﹐剪裁得宜的黑色套裝把她玲瓏有緻的身段表露無遺。襯著那蜜糖色肌膚的﹐是那雙日峰不曾忘記的琥珀色眼睛。

「安珀﹖」

酒吧內﹐日峰和安珀選了角落的小桌子相對而坐。

「想不到這個時間酒吧都會這麼多人﹗」日峰還視周圍說。

「這裡是金融區嘛﹐很多這裡工作的人都喜歡下班後喝兩杯再回家的。對了﹐你剛才到第一多倫多中心找小嵐嗎﹖」安珀也是日嵐大學時的同學。她﹐日嵐和雅曼達當年在日峰眼中就好像「三劍俠」一般。幾年沒見﹐安珀由甜美的少女變成眼前女人味十足的專業會計師﹐眉梢眼角都綻放著自信。

「唔﹐本來約好六點和她吃晚飯﹐但她說要開會﹐所以我便到處走走等她囉。」日峰望著手上的啤酒。他不敢望她的眼睛﹐生怕看了後便不能再移開。

認識安珀時日峰十七歲﹐那時她和雅曼達來做小組作業﹐雅曼達是個典型的紅髮美女﹐給人冷冰冰的感覺﹐有時還有點說話不留人﹐所以日峰有點怕她。而擁有南美血統的安珀就比較活潑﹐還常常逗日峰聊天。無論作業有多困難﹐安珀的臉上都會掛著陽光般的笑容﹐正好溫暖了內向的日峰的心。漸漸地﹐日峰便不能把她從腦海中抹去。每次日嵐放假回家﹐日峰都期待她會邀請安珀到他們家玩﹐那他就可以和她談上半句。有時她駕車來接日嵐﹐日峰總會從房中偷看。也許因為印象中的安珀太完美了﹐日峰整個大學生涯也沒有交女朋友。

「我也聽說雅曼達的公司最近有很多計劃。咦﹖你們一會可以讓我加入嗎﹖我很久也沒有見小嵐了﹗」說著安珀便拿出手機打電話。「喂﹖今晚我不陪你了﹐我碰到朋友﹐今晚會和大學同學敘舊。小嵐你也認識的﹐還有她的弟弟。知道了﹐拜拜。」

日峰留意到安珀手上的訂婚指環。

「你. . . . . . 訂婚了﹖」日峰多希望那只是安珀自己買的指環。

「唔。幾個月前的事﹐正好待會告訴小嵐。他是我高中的同學﹐兩年多前在街上重遇。但結婚的細節還沒想好﹐所以大概最快也會明年尾才舉行婚禮。對了﹐你應該畢業吧﹖怎麼了﹖會到『四大』中哪一所﹖稅務還是審計﹖」

「其實. . . . . . 」日峰把轉系的事告訴安珀。

「那你想怎樣﹖始終要和小嵐說的。這樣的事﹐瞞不了多久。」

「我也不知道. . . . . . 你會暫時幫我保守這秘密嗎﹖」

安珀看著日峰。「好吧﹐」她遞起小指。「在你告訴小嵐之前﹐這是我們間的秘密。」

日峰苦笑著和安珀打勾勾 -- 想不到她會用這哄小孩的方法﹐我在她心目中一定很窩囊。

鑽石指環折射出來的光照到日峰面上﹐卻刺痛他的心。

在街上重逢. . . . . .

如果﹐剛才的重遇發生在兩年前﹐發生在她遇見她未婚夫前. . . . . .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