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失的血色拼圖



陳嘉振
6


        「犯案時間是什麼時候?」方碩楠以冷淡的表情問。


        「初步推估是九點半左右。」古益仁沒將他所觀察到的九點二十七分精準犯案時間說出,而是講了個大概時間。


        「這樣啊,那很不好意思,人不可能是我殺的,因為我從八點開始就在這家網咖上網玩GAME,一直到現在都還沒下線。一直到中午我才離開去買了個便當果腹。」


        「是嗎……」古益仁沉吟了半晌。


        「不信的話,你可以去找網咖老闆,跟他們調監視錄影畫面來看啊。」


        「……」


        「幹!真是倒楣,好不容易有假可以放,想說可以把工作完全拋到一邊,沒想到竟然還會遇到刑案,更沒想到自己還變成嫌疑犯……」抱怨到一半,方碩楠話鋒一轉,「……警員,只憑死者朋友胡亂的指控,就大老遠地跑來問我的不在場證明,把我當作嫌疑犯對待,這會不會太小題大作啦。」


        「可是我們從店內的監視錄影畫面得知,你到『倚輝書屋』消費的次數很頻繁啊。」


古益仁指的監視錄影畫面,當然不是今天的錄影畫面,因為監視器已經壞掉了,他指的是今天之前的錄影畫面。


在得知方碩楠可能涉案之後,他立刻回警局請求協助,希望能夠調到方碩楠這名員警的資料,然後在根據資料上的相片,去比對倚輝書屋的監視錄影畫面,來求證汪震義朋友的說詞是否可靠。


結果證明:方碩楠極可能跟死者汪震義有往來。


        「那有什麼大不了,那邊書種類齊全啊,還有一些已經絕版的舊書,我常去那邊消費,難道不行嗎?」


        「不是不行,只是……」


        「好了,警員,對於那個汪震義的死,我是完全清白的,我不是兇手……我不否認我認識他,跟他說過幾句話,但是憑著這個,就認定我有殺人嫌疑,你們七十八分局的辦案會不會太草率了啊?」


        「可是……」


        「夠了,警員,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也是警察,我也了解你們的辦案程序,不過我勸你們把那些偵訊我的時間省下來,直接去調查我的不在場證明不就得了?如果我的不在場證明不牢固,到時再來找我問個清楚吧。」


        說完,方碩楠就朝網咖裡頭走去,回到他的座位上,繼續玩著他的線上遊戲。


        碰了一鼻子灰的古益仁走向網咖櫃檯,向櫃檯小姐出示警察證件,然後請他們的負責人出來。


經過半小時的會談和調查之後,古益仁垂頭喪氣地走出網咖。


        阿古,怎麼啦?那個警察認罪了嗎?」莊孝維組長一邊舔著塑膠碗底殘餘的湯汁,一邊問道。


        「要是真有這麼好就好囉。」


        「需要我出馬嗎?」莊孝維組長放下塑膠碗,緊握拳頭問道。


        看到莊孝維組長的動作,古益仁只是一陣苦笑,他心想:組長要是看到方碩楠壯碩的體格,肯定不敢採取刑求的奧步吧?


        「現在還沒必要,因為他有不在場證明。」


        「不在場證明?」


        「對!千真萬確的不在場證明,因為他從早上八點多就已經進到這間網咖上網,監視器清楚拍到他坐在電腦螢幕前聚精會神玩線上遊戲的畫面,所以說他的不在場證明稱得上無懈可擊。」


        「那你打算怎麼辦?」


        「我們就先回局裡,看看以槍追人的那條線索可以帶給我們什麼?」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