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失的血色拼圖


陳嘉振
5


       「你覺得怎麼樣?」吃飯吃到一半,古益仁忍不住開口問道。


        「嗯……」莊孝維組長先是抬頭看了古益仁一眼,然後再低下頭盯著盤中被咬了幾口的豬排,沉吟了數秒才開口:「我覺得這家店的豬排炸得太硬了,而且肉也醃製得太鹹……」


        「組長,我是問你覺得這件案子怎麼樣?」古益仁沒好氣地打斷他上司的話。


        「唉唷,阿古啊,我不是跟你說過,在吃飯的時候,不要討論工作嗎?」莊孝維組長板起臉孔訓誡道,「這樣會影響消化,連帶也會影響辦案的心情和工作的效率,所以吃飯的時候就專心吃飯,不要講一些其他的東西,OK


        說完,莊孝維組長拿起叉子叉起剩餘的豬排,一口送入嘴裡,用力地咀嚼。


        看見他的上司這個樣子,古益仁也不再多說什麼,反正他也習慣獨自思考案情。


根據同仁們的搜查結果,疑似犯案用的槍械遺留在現場,現在鑑識小組正在比對貫穿死者胸膛的彈頭上的machine mark,比方說膛線刻痕,是否跟兇槍槍管的膛線吻合,如果符合的話,那麼這把兇槍就是擊斃死者的凶器,也是追查兇嫌的主要線索。


依據警方偵辦槍擊案的程序來說,以槍追人是最正規的步驟,只要查清楚槍枝的製造來源,那麼沿線繼續追查下去,很快就可以找到槍枝的持有人。


        不過,古益仁又覺得這件案子應該是不用經過這麼麻煩的調查程序,或許從死者汪震義身旁的人際關係下去追查,會更快破案也說不定。


        所以他早已交代同仁們去調查汪震義的朋友們,看看他們是否可以提供任何線索,像是死者生前與誰結怨之類的線索,他相信只要掌握這些線索,距離破案的日子就不遠了……


        突然,一陣手機鈴聲響起,古益仁急忙接聽這通電話。


        「阿古,是我小陳啦。」


        小陳是古益仁的同事,古益仁拜託他去調查汪震義的朋友,沒想到這麼快就有結果了。


        「小陳,你查到些什麼?」


        「一個好消息跟一個壞消息,你想先知道哪一個?」


        「先告訴我好消息好了,我現在沒什麼心情去聽壞消息。」


        「好消息是汪震義的朋友告訴我們,汪震義在生前曾擔心遭人殺害,如果他有什麼不測的話,兇手一定就是一個叫『方碩楠』的男子。」


        「這樣啊,真是太好了……那壞消息呢?」


        「壞消息是那個方碩楠是個警察,如果人真是他殺的,那他算得上是我們警界的一顆老鼠屎。」


        「什麼?那汪震義跟方碩楠是怎麼扯上關係的?」


        「這個啊,汪震義的朋友也不是很清楚耶,他能提供的線索只有這樣而已……此外,我也順道調查了汪震義那位朋友在案發當時的不在場證明,結果證實他沒有犯案的可能。」


        「那麼,照這種情形看來,方碩楠的嫌疑頗大囉。」


        「是這樣沒錯啦,不過這件事萬一鬧開來,對警方的形象影響很大呢。」


        「我知道,對於那個警察的調查我會審慎低調的。」


        講完電話後,古益仁將適才在電話中得到的情報仔細咀嚼一番:既然汪震義願意透露這樣的訊息給他的朋友,這就代表他頗信任那位朋友,但是他卻又不願意將細節全盤托出。看來汪震義與方碩楠之間,必定存在著某種難以啟齒的關係。


        看來破案的關鍵很有可能就在方碩楠身上,那麼當務之急就是找到他然後詳加調查。好!就這麼決定!


        下定決心的古益仁自座位起身,在他開口催促莊孝維組長事不宜遲、趕緊出發之前,對方卻早他一步開口。


        「啊,阿古,我肚子還有點餓,你去幫我叫一碗味噌拉麵。」


        「組長,我們得趕時間啊!」或許是不滿的情緒累積太久,終於爆發,看不慣上司散漫態度的古益仁不自覺地提高音量。


        看見下屬如此激烈的反應,莊孝維組長先是愣了一下,隨後才以愧疚的表情做出回應。


        「趕時間啊,那……我的味噌拉麵打包外帶好了。」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