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莊謀殺案

林斯諺

第一部  合鳴

第一章 漂泊靈魂群

  8.   2/10,21:10

 

從隔壁柳芸歆房間回來後,已經九點多了。

湘亞的房間位於三樓左翼,從盡頭倒數第二間。倒數第三間則是言婷知的房間,門縫底下沒有燈光瀉出,感覺上人好像不在。

空蕩蕩的走廊,昏黃的光線。

柳芸歆的心理狀態,不太正常。不,連她自己都不太正常。

湘亞從行李中取出換洗衣物、盥洗用具,頹喪、蹣跚地走向浴室。她累壞了。

放好衣物,跨入浴缸,拉上隔離浴缸與浴室地板的簾幕,打開蓮蓬頭。

水很快轉燙,淋在肌膚上,給人十分舒暢的感覺。有一種解放感。

沒錯,她是需要解放。

沖完頭髮,開始上肥皂,就在這當兒,她有了仔細檢視自己身體的機會。

自己的個子雖小,卻有豐偉的胸圍;走過男人面前總是引來驚異摻帶色慾的眼神,早已見怪不怪。

美麗的雙峰,突兀地,在左邊乳頭附近散佈著數個圈形燒傷痕跡。

看見那些痕跡,腦中泛起柳芸歆的臉孔,還有那裝飾猶如火焰的臥房。

 

 

「你一定認為自己很美吧?」高傲的面孔,冷酷的微笑,夾著菸的手……就像不可侵犯的神像,殘酷地主宰一切。

  她低著頭,心緒凍結了,找不到適當的反應。

  「大家都說你長得像洋娃娃,像展示櫥窗中的精品,因而喜歡靠近你……你人緣好,又會彈鋼琴,真是才貌雙全不是嗎?呵呵!」那兩聲笑宛若兩支迅疾的利箭,射入湘亞心房。她吞了一口僵硬、凝滯的口水。

  「上帝是不公平的,有些人就是比別人美,比別人有才氣,得天獨厚。你真幸運,就是這種人。」

  那又怎樣?她心中升起一股悶氣,想反駁卻又無能為力。自己的長相不是自己能決定的。沒錯,或許她的長相的確那麼夢幻了一點,但她也不是一個沒有缺陷的人,為何柳芸歆要忽略她的缺點,嫉妒優點?那種毀滅式的心理,令人心寒……

  「有時候看見你,真的是想拍拍你的頭,說:『你真是可愛極了!』但在感到你惹人愛憐的同時,卻不知從何處湧起一股酸酸的妒意,刷掉了所有我對你的好感。」冷酷的女人翹著二郎腿,不顧裙襬偏斜帶來的春光乍洩,彎著嘴角,在椅中以居高臨上的姿態凝視著湘亞。

  她不敢直視她,她感到一股壓迫。

  「爲什麼你人緣比我好?爲什麼你長得比我美?爲什麼大家拿我們來比較,褒揚你,貶低我,甚至排擠我?」

  比較?她壓根兒不知道這件事,誰拿她們來比較?班上的確有許多長舌婦,整天好清談……不過這干自己什麼事?

  「你知道處處被人排擠的滋味嗎?不,我想你不了解,你沒吃過苦,你是嬌生慣養的大小姐。」

  她發現自己用盡所有力氣,努力地想說話。「你到底要什麼?」六個字被顫抖地吐出,馬上隱沒在房內的冷空氣中。

  「我要什麼?」柳芸歆的冷笑又回來了,那似乎是詮釋她面容的唯一依據。「我要你成為我的摯友,跟我分享你的一切。」

  「什麼意思?」仍舊緊繃。她在害怕一件尚未浮現檯面的事,她在害怕已知的未知。

  「我要你成為我形影不離的朋友,換句話說,是奴隸……」

  「休想!」

  這兩個字衝出她口中,速度太快,她連意識的時間都沒有。她不該說話,那將成為引出恐懼威脅的誘餌。她錯了。

  柳芸歆的臉色變了,「你若違抗,要知道,我會抖出你跟那個男人的事……你不怕嗎?身敗名裂喔,萬一你父母知道了……」

  她抬起頭,發現自己在顫抖。如果這個時候,自己能成為旁觀者看著自己,那會看到怎麼樣的一個人?一個咬著嘴唇、怒目而視、全身顫抖的洋娃娃?她握起拳……

  「唷,生氣了?沒有用的,那個男人才不在乎事情被公開,他早已沒有羞恥心了。倒是你,承受得起這樣的打擊嗎?你的形象那麼好……」

  有眼淚的存在嗎?她是否瀕臨掉淚邊緣?那個男人,是柳芸歆的暗棋,是接受指令,一開始就打算陷害她的卒子。她太單純了……事情不能公開……

  「把你的衣服脫掉。」

  「……」

  「我說把你的衣服脫掉,需要我再重複一次嗎?」

  她開始解開上衣的鈕扣,手在抖動。

  「全部。」柳芸歆的嘴唇在笑。冷冽的笑。

  她猶豫了半晌,直到對方的眼神流洩出警告,手才探向背後解開扣環。

  有柔滑滾燙的液體成形……

  「很好,」冷酷的女人揚起手中的菸,「接下來,是成為摯友的『印記』……」

  那團火光緩緩朝她靠近,就像一隻火紅的眼……

 

  *

 

  畫面突然中止。

  蓮蓬頭的水犀利地射在她的肌膚上,她意識到,自己仍在洗澡的過程中,而地點是雨夜莊的套房。

  嘆了口氣,湘亞將視線從自己的身軀移開,轉動水龍頭加了點冷水調和水溫,繼續沖洗。

  爲什麼她干於受苦?

  這是個好問題。因為她怕。

  或許也是因為,她沒有勇氣掙脫。沒想到自己,竟然是一個這麼懦弱的人,一股對自身的陌生感油然而生。

  已經無力思考。

  一開始綾莎只找她,一度以為能暫時有段清閒自在的日子,沒想到,一群人跟著都來了。這就是所謂的命嗎?

  兩種選擇……她一直在徘徊。

  洗過臉,離開浴室,塗過保濕的保養品後,她坐在床邊,放空自己。在這樣的暴風雨之夜,心中彷彿也上演著一場風暴,但心田更似風暴之後的頹圮。

  就在她起身欲整理行李之時,敲門聲響起。

  「是誰?」

  沒有回應。

  她維持坐姿,盯視著門把。敲門聲死絕了。

  宛若有一隻無形的手按著她。她又等了三十秒。

  然後起身走到門邊。

  湘亞將眼睛對上門上的鷹眼。

  外頭沒有人。

  她拉開門閂,打開門。

  門前的走廊,平躺著一張白色的紙。

  女孩拾起紙張,左右張望,但沒望見任何人影。附近的房門都是緊閉的,凝聚出深深的空洞感。

  她心頭急速奔跳,抓緊紙張,關上門,背靠在門上,吸了一口氣,雙眼投射到紙面上。

  那是雨夜莊房內放置在床頭櫃的便條紙,上頭是略帶潦草的字跡:

 

  十點整三樓藏書室見,務必要來,拜託。

 

  承彦

 

  內容就只這樣。  

  她折起紙,看了一下手錶。差十五分十點。

  要赴會嗎……?

  承彥突然找她,是爲了什麼?

  腦中浮現方承彦的輪廓──有點憂鬱、眉宇深鎖、清秀斯文的臉蛋;無話時就像石雕像一樣沉默,一談到有興趣的事物便雙眼一亮,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其實,自己也不是很了解他,仔細想想,自己又了解誰?即使對身邊親近的人,又能掌握他們幾分?不過話說回來,對於承彥這個人,她倒是不特別排斥,她對他有一股自然的好感,雖然目前談不上是愛意……

  承彥喜歡她,是的,她明白。但她沒有接受過對方的邀約,一開始是因為自己當時與另一人在交往──後來證明那只是一個自私又毫無體貼心的男人;再者,接下來又發生了柳芸歆那件事,那女人暗中派了一個男人來欺騙她的感情……

  什麼叫上帝是不公平的?湘亞憤恨地想,自己雖擁有絕佳的美貌,遭遇卻比豬狗還不如。這算是上帝的妒意嗎?

  而如今,她又收到了承彥的邀約……

  湘亞甩甩頭,試圖讓自己冷靜。

  也許,這個男人可以救她。

  笑話,他能幫得了什麼忙?而且,她不再信任男人了。

  要解除她的痛苦,除非銷毀掉柳芸歆手上的證據。不夠,連柳芸歆和那男人也要一並銷毀掉。

  湘亞走向浴室,用冷水又洗了一遍臉;冰冷的水珠撲打在滑柔的面頰上,一股刺痛如利爪陷入了皮膚中,久難散去。

  她走回床邊,從背包中抓出外出的服裝,換下睡衣。

  踏上外頭的長廊,面對房門的窗戶窗簾緊閉,卻透散出外頭狂暴的風雨聲。室內的靜謐與屋外的喧嚷猶如背靠著背的兩個人,必須並存,才能活下去。

  出了房門往左轉,沿著長廊直走;左側依序經過言婷知的臥房、下樓的樓梯、張正宇的臥房。再過去則是一間空房以及位於走廊盡頭的公共浴室;於盡頭右轉再直行,便可到達藏書室。稍早他們搬行李進房時,白教授有稍微導覽過宅邸內的房間設置,他也有特別提及藏書室,說明裡頭放的都是一些已經看完或待看的書,也包括其兄長白景夫留下的書。

  行至長廊中段,左手邊通往另一區房間與樓梯,右手邊則是雙扇門,進入後可到達白教授與綾莎的臥房。此時門是關上的。

  她覺得自己好像走過了一片狹窄陰暗的荒原,在荒原的盡頭,站立她眼前的是兩扇厚重的木門,鑲著四條金邊,煞是壯觀美麗。

  她推開門。

  湘亞不知道什麼是所謂的書香,不過她直覺地以為,身處的這個大房間所散發出的氛圍,應該是凝聚了書的靈魂。

  如圖書館內擺放的書架,各式各樣的藏書林立架上,形成了一片森林;靠牆處還有幾張個人閱讀桌,和討論用的圓桌,上頭都附有檯燈。

  此刻在藏書室內,只有一盞燈亮著;光源來自進門右手邊、窗戶旁的一張閱讀桌。

  桌旁一道人影。

  背著光,那道人影突然伸長;湘亞吃了一驚,但馬上意識到,對方不過是從椅子上站起而已。

  「謝謝你來,」冷靜的嗓音,熟悉的語調。那黑暗中的身影此刻竟是如此地穩健,宛若凝固的燭火。

  「你找我來有什麼事?」她有點不安地看了看四周,問。

  「你先請坐吧,」承彦指了指唯一的一張圓桌,自己先坐到桌旁。

  湘亞躊躇了片刻,在他對面坐下。桌上擺著一個金色的茶壺,兩只精緻的高腳茶杯。

  「其實沒什麼事,」承彦的眼睛盯著桌緣,「只是想跟你聊聊。」

  「聊聊……爲什麼挑這個時候?這個地點?」

  「一樓客廳、娛樂室都有人在,選在自己房間見面也不適當。藏書室這裡很安靜,我就約你來這裡了。」

  他右手提起金色茶壺,倒了一些乳白色液體至湘亞的杯子裡,也倒了一些給自己。

  「熱奶茶,」承彦把茶壺放好,繼續盯著桌緣,「你最喜歡喝的。」

  望著杯中蒸騰的液體,她的警戒心瞬間鬆弛了;凝視著眼前男人的臉,她突然感到心頭一角燃燒起來。

  「你自己泡的?」語調趨向柔和,沒了稜角。

  「我委託下面的印傭幫我泡的,喝吧,」他拿起杯子啜了一口;看著他滿足的神情,她不自覺地跟進對方的動作。

  溫度剛剛好,香醇的滋味……真希望時間暫停,讓她慢慢品味。

  放下杯子的承彦眼神突然直視她,「你今天過得還好嗎?」

  他的眼眸在那深鎖的眉宇下,像兩顆昏暗不明的寶石,沒有固定的影子,在黑暗中舞蹈。

  「還好,」她與他眼神接觸了幾秒,隨即垂下。

  承彦嘆了口氣,右手撫摸著桌面,「我看是不太好吧,其實,我是想跟你談談柳芸歆的事。」

  果然是談那女人。她心中突然起了陣猶豫,剛進房間時的不安又悄悄地擴散開來。

  「談柳芸歆什麼事?」她收在膝上的兩隻手緊握。

  「我想跟你談談你們兩人的互動。」他的眼神開始像漩渦了。

  「我不想談這個話題。」

  沉寂。

  然後她聽見一聲嘆息,對方露出緊蹙的雙眉。

  「你知道嗎,你跟以前不一樣了,」承彦突然激動起來,語調也變得高亢,「以前的你是那麼活潑,那麼陽光,卻突然在一夕之間陰沉下來,甘於做柳芸歆那女人的走狗……」

  她突然感到有點頭暈目眩,注意力渙散,尤其是頭,好像不是自己的……

  「我不忍心看你不快樂,我想要幫助你。」

  恍惚中,她看到承彦站了起來,再度成為一道瘦高的黑影。他朝她逼近……

  湘亞用兩隻手撐著桌緣,吃力地站起身,往後退。

  「小亞,坐好,你爲什麼要站起來?」

  對方持續朝她靠近,雙手緩緩往前伸……

  爲什麼,為什麼自己突然全身無力呢?難道……

  只在一瞬間,不知哪來的力量,她猛地轉身,朝敞開的門外飛奔而去。她跌跌撞撞,摸著左側牆壁,摸到一個圓形的門把。

  是走廊上那扇雙扇門。她推開門,眼前又是另一條走廊,左右兩邊各有房間。也許是本能指引,她快步靠右向前奔去,發現那又是一道雙扇門……

  回頭一看,承彦的影子已追趕而至,她的心緊迫地收縮,四肢則是愈來愈無力。

  再度推開雙扇門,右邊是下樓的樓梯,左邊是一個不知名的房間,房門是關上的。

  她撲上前,轉動門把。門沒鎖。打開門後,她避開地板上一些散置的物品,立刻躲入房內。裡頭的燈是亮著的。無暇去注意房內的擺設,湘亞手忙腳亂地拉上水平式門閂,然後急著尋找電燈開關。

  ──要是讓他發現門縫底下瀉出燈光,他就會知道我在裡面了……

  她試了試牆壁上的開關,這時門外傳來聲音。

  「小亞,出來吧,我看見你躲進裡面了。」

  他還是來了!

  她一陣頭暈目眩,視線開始迷濛,同時心底湧生一股恐懼。恐懼的來由卻不是因為害怕自己逃不過門外男人的手掌心,而是因為就在她身體失去抵抗力的同時,虛弱的眼神不經意掃過了地板上的物體。

  隱隱約約地,視野中出現一把橫躺的鋸子……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