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紅線

寵物先生 著

4

作家先生,如果你的小孩被綁架了,一定會心如刀割,急著想把他救回來吧?

可是那負心漢卻不是這樣。我認為,他和家人的牽絆一定是在什麼時候被狗吃了。

先生你好:

不知道你這種見過世面的人,在遇上危及家人性命的威脅時,會露出什麼表情。

某日這麼想的我,決定做個小小的實驗。簡單來說,就是你的兒子蔡達安現在在我手中,以下照片可以當作證明。圓嘟嘟的睡姿真是可愛呢!不過接下來的照片內容是如何,我就不敢保證了。

可否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拍一張現在的表情照附在回信上呢?或是附上心情短文也可以。總之我非常想知道你現在的心情,先謝謝你的回覆。

好奇寶寶

你好:

開個價碼吧。

維訊

 

星期五下午四點,我坐在市立圖書館總館的一台電腦前。

上午我在這裡送出第一封電子郵件給那負心漢,中午到外面晃了一趟,方才回來檢查信箱。信箱是早上使用假的個人資料申請的。至於身分證字號,當然是輸入那混帳男人的囉。

收到回信時,我有種被敷衍的感覺。

或許會讓人摸不著頭緒,不過我的要求真的就是那樣。一般而言,父親對於兒子被綁架,肯定會有焦躁不安,甚至是激動的情緒。我好想知道他內心有什麼變化,是悲痛還是憤怒?

沒想到回信竟是這種內容。我本來就不期待對方會依自己的要求,照一張苦瓜臉的照片,或是寫篇洋洋灑灑痛徹心肺的文章。可是,這他媽的跟電報一樣短的回覆是怎麼回事?

我曾聽酒店客人提過,有些上班族因為每天處理大量的電子郵件,必須快速回信,因此內容經常使用縮寫、略稱,或是只有一兩句簡明扼要的敘述,就像電報內容一樣。

我的臉頰就像烤架上的螃蟹,逐漸脹紅。

而且,什麼叫開個價碼?你當我在賣毒品嗎?或許他只是想表現鎮定,認為綁匪擄人一定是為了錢。只是,我到底是在和「父親」還是「生意人」說話呢?我完全感受不到為人父應有的情感。

我壓抑內心湧起的憤怒,打了一封「綁匪模式」的回覆郵件:

 

先生你好:

承蒙看得起,那我想價碼就定在五百萬,你應該很快就能湊齊。請準備不連號的千元鈔五千張,每一百張紮成一綑放在皮箱裡。詳細作業就不用我說了吧。

交易時間是星期五,也就是今晚午夜十二點。地點在林森北路與長春路交叉口,那裡應該離貴公司不遠。附近有公用垃圾桶,你們應該是從東邊開車過來的吧,到路口請再往西約三百公尺處停車,下車後走回垃圾桶那兒,打開蓋子把皮箱放入裡面。請務必按照上述程序交付贖款。

至於送贖款的人,我不想指定誰。不過,你覺得你兒子會希望是誰來呢?自己決定吧。

你想報警也沒關係,只是這樣我們就沒辦法交易了。希望能看到你的誠意。

好奇寶寶

 

就綁匪的語氣而言,似乎太過客氣了。

我按下「傳送」,關閉視窗準備離開圖書館。使用公共場所的電腦發信,就算被偵測到IP,也不會有人記得當時是誰在使用,況且我還選擇四周無人的位置。

要籌到五百萬應該不難,不過這不是我關心的重點。

那五百萬和皮箱我都不會去碰。當然,小孩也不會這麼輕易就還給他。

這只是個實驗。我唯一的目的是想看看他與家人的絆,是不是真的被狗吃了。

 

離開圖書館,我立刻搭公車前往夜晚上班的酒店「維多」。我在酒店的上班時間是每週一、三、五的晚上九點至翌日三點。

店內仍是一片蕭條。就像人類的三大慾望一樣,要夜晚才會到達曲線頂點。

若俊在角落清理座椅的污漬,她一見到我,就操著小男生的嗓音問候:

「唷,姑娘,我還以為今晚不來上班咧。」

「我說過別那麼叫我。」

「是是是,大紅牌小翠,應該沒問題了吧?」

「好多了,畢竟才交往三個禮拜。那種該下地獄的男人很容易就忘了。」

「唉呀,沒想到純情的眼淚一下就結束了,原來我看錯人囉。嘖,連平常帶的大包包都換成小肩包,真是時髦。」

「要妳管!」

我將桌上的毛巾朝她扔去,她笑嘻嘻地閃避一旁。

嘻皮笑臉的表情隨即正色起來,說道:「對了,店長也問了那男人的事。」

我大吃一驚。「店長也知道了?」

「啥事都逃不過她的法眼。她還說,這種行業最忌諱就是跟客人發生感情,一定要好好教訓小翠一頓。」

我的腦中浮現拳師母犬,噢不,店長發脾氣的畫面,不禁打了冷顫。「維多」店長是一位年過四十的中年婦女,與若俊一樣,也有著男性的特質──尤其是脾氣方面。就性格而言,若俊是機靈的小男生,店長則是海派的大叔。她非常討厭被稱呼「媽媽桑」或「媽咪」,別人只能叫她「店長」。她最像大叔的地方,就是會邊喝酒邊喋喋不休,成天說自己最大的心願就是在高雄開分店,店名就叫「維多利亞(Victoria)」什麼的。

剛上班的時候,也吃過這女煞星不少苦頭。我的臉垮了下來。

若俊拍拍我的肩膀說道:

「安啦,店長應該只是一時說說,我看她也挺擔心的。」

「可是她今天會特別注意我吧,人家還打算做到一半就早退回去……」

「咦?什麼事啊?」

「沒有,只是想放鬆心情……」

綁架孩童又向前情人的父親勒索,這樣還有心情陪客人說唱賣笑,那神經得跟甘蔗一樣粗才行。

若俊露出理解般的苦笑。

「好啦,我會幫忙跟店長說情,下不為例。」

「謝謝……」

「前提是沒人框一整晚的檯,如果到時真這樣我也沒辦法啦。先休息一下,時間到了再去換件衣服,小翠今天還是穿自己帶的衣服吧?」

「不,我跟店裡借衣服。」

「那記得跟經理講一聲。我要去樓上整理一下,不陪啦!啊啊純情姑娘的眼淚,令我陶醉

我再度拿毛巾對準她的背影扔去,這次不偏不倚擊中她的後腦杓。

剛明的記事

唐朝時有個名叫韋固的人,某日在宋城街道撞見一老人,他坐在月光下看書,身邊還放著一個裝滿紅色繩子的大布袋,於是韋固便詢問老人書的內容,以及袋內紅繩的用途。

老人回答,此書為掌管世間男女的姻緣簿,而紅繩是用來繫住即將成為夫妻的男女。不管雙方是仇家還是各在天涯海角,或是貧富懸殊,只要被這條紅繩輕輕一綁,他們便會緣定終身,結成夫妻。

 

剛明乘著午夜吹拂的涼風,步出便利商店。坐在櫃檯後方,剛換上班的男店員向他揮手道晚安,他也微微點頭致意。

牛仔褲口袋放著竊聽器的接收儀,黑色的音源線延伸而出,末端的耳機在耳殼內流洩出雜訊,輕搔剛明的耳膜。

已經一陣子沒什麼動靜了。剛明仰望天上的月亮沉思著,看來不會再有任何情報進來。他取下耳機塞回口袋,腦中思索方才在便利商店竊聽的內容。

兩個男人的聲音,一位是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另一位聽起來像三十多歲,應該就是那房間的主人──蔡維訊。

「老闆,您真的打算私自解決?」

「我不想驚動大家,如果鬧大,下週的事務勢必會停擺。家裡那口子也哭著叫我不要報警。因此我打算和綁匪交易看看,看那人在郵件裡的語氣,似乎沒有想致孩子於死地的樣子。不過五百萬,呃,還真不是個小數目啊……」

「老闆,少爺的命比較重要吧?」

「囉唆!還不都是你讓他下車去上廁所,也不跟過去看,就這麼讓他給綁走了。我告訴你,這五百萬沒叫你掏腰包已經不錯了!你去付贖金給我機靈點,出差錯就要你吃不完兜著走!」

「是……」低語的中年男子,身分應該是專屬司機。

由「綁匪」、「孩子」、「贖金」等關鍵字,不難推測出一項事實:小孩遭到綁架的蔡維訊,正指派倒楣的司機去運送五百萬元贖款。

接著蔡維訊又數落司機一頓,才告訴他交易的時間、地點和方法。司機動身後,房內又歸於一片寂靜。方才竊聽的對話就到這裡為止。

剛明當時在便利商店一邊竊聽,一邊在腦中開始思考對蔡維訊的報復行動。

自己的目標是蔡維訊本人,不過,先拿他的司機開刀似乎也不賴。小孩被綁架已經夠倒楣了,前往交付贖金的司機又被襲擊,還被五花大綁。這就叫「雪上加霜」吧?

爸,對不起。我可能得打破對你的承諾……

剛明如此默禱著。

 

往交易地點走去的剛明,視野中突然出現一位身穿套裝,妝扮豔麗的女性身影。

「啊!」女人從驚慌轉成微笑的時間不到一秒。「真是巧啊……」

「你好。」

對方正是剛明昨天在自家房門前,碰面兩次的那位女性。他立刻藏起犯罪相關的思緒,向對方打招呼。她慌張地說道:

「怎、怎麼會在這裡遇到你?」

剛明指著右後方。「我在便利商店打工,剛換班。」

「咦?我也在這附近工作……就、就在那邊的服飾店當店員啦。哈哈、哈哈哈……」女人的手指向一家鐵門已拉上,專賣女性休閒服的店面。

「要一起回去嗎?」當然,剛明只是隨口說說。

「我、我也很希望那樣。不過我還約了朋友,怕對她不好意思……你知道的嘛,這種事就像跟有錢的情夫約好晚上大戰幾回合一樣,沒辦法反悔……啊不對,我在胡說八道什麼……那、那我先走一步了。」

女人快速轉向旁邊的暗巷。

剛明探上前。「不好意思。我叫程剛明,能否請問妳的名字?」

「我、我叫韓孟翠……請多指教!」

她欠了身,然後快步逃離似地往暗巷一溜煙走掉了。

「韓孟翠?」剛明望著女人的背影,反覆低喃對方的姓名。

此時,那老頭的話又浮上他腦海:「一直線耶。」

靠,別再妄想了。

 

那個垃圾桶往西約三百公尺是一座公園,在這大半夜的時刻當然連鬼影子都沒有。剛明躲至入口附近的一群矮樹叢,屏息以待。

查看一下隨身物品。雙手已套上手套,此外還有膠帶和粗繩──最近的便利商店簡直跟雜貨店一樣,什麼東西都有。

很快就到了午夜十二點,一輛黑色賓士從左方現身,剛明的心臟彷彿快跳了出來,他強忍住激動的情緒,觀察眼前的動靜。

賓士停在人行道旁。一名中年男子探出駕駛座的車門,鬼鬼祟祟朝左右張望。他應該就是運送贖款的那位司機。司機沒發現躲在樹叢裡的剛明。確認完畢後,從車內取出一只黑色的皮箱。箱內應該有五百萬元吧!剛明盯著那融入夜色中的皮箱,心想,裡面的東西不知是用多少妻兒無奈的嘆息換來的。

他手中緊握用來襲擊司機的道具。

司機關上車門並未上鎖,然後掉頭轉身,打算往來時的方向走去。

剛明當然不會錯過這時機。他立刻從樹叢中現身,在司機尚未回頭時,便衝上前將手中的東西朝司機的背頸擊去。司機慘叫後頹然倒地。剛明有些不放心,又連續捅了好幾下。最後司機一動也不動,他開始著手綑綁。

將司機的嘴用膠帶封住,手腳用粗繩牢牢地綑好後,剛明將車內的鑰匙取走,將司機連同皮箱踹回車內。臨走前將車門上鎖,以免太早被路人救出。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