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事務所(2)─十二字批言

李柏青 著

橫豎八,
腰無肉,
米自走,
人皆說。

1

    「小范!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胖子卡羅特百來公斤的身子從沙發上彈起來,抓著鬆開的衣領,退到牆角邊大聲哀號著。

    小范坐在那張原木辦公桌後方,埋首在一本厚書裡,頭抬也不抬。

    「我想起來了...我昨天去Infinity喝醉了,跑來你這邊,然後...然後你就把我...把我...」卡羅特瑟縮在牆角,用力地啜泣著。

    「你有完沒完,」小范頭還是埋在書本裡,冷冷地說︰「連續一個月,每逢星期五你就喝醉跑來我這邊睡,我想我們應該把房錢給算一算,一個晚上算你八千不算貴吧?」

    「八千?你幹嘛不去搶銀行?」卡羅特一談到錢人就正常許多,他將襯衫扣子扣好,走到開飲機邊倒了杯茶漱口,說道︰「你都不知道昨天Infinity那邊有多瘋,Infinity最近在慶祝開幕一週年,每星期五晚上都有『拼酒大賽』,贏的人就可以拿到水晶製的Infinity獎座,德國進口的,聽說一個市價一萬五,每週送一個。靠,這麼大手筆獎品,加上喝酒免費,你當我會放過嗎?當然是每個星期五都要報到啦。不過,靠,運氣還真背,我都喝了快一個月了,還是拿不到Infinity獎座,上星期我本來已經勝券在握了,結果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小鬼硬灌了三瓶伏特加,害我又敗下陣來,昨天最誇張,一個女人,四十幾歲的那種,喝Whiskey像喝白開水一樣,媽的,一定在酒店做的

    小范對那個碎碎唸的胖子還是睬也不睬,拿起筆來在書本上畫了條線。

    據小范的說法,這是間高雅的辦公室原 木辦公桌、真皮沙發、木質的黑膠唱盤音響、上好的台灣高山烏龍茶香;而卡羅特的存在,就像和尚出現在夜店裡,和這間辦公室徹徹底底地格格不入。小范曾一度 企圖將辦公室門做小一點,以阻擋他這位相撲身材的好友,但同時又考量到客戶可能也有相當身材,因而作罷。這間辦公室另一件引人注意的物件,便是左側牆上掛 的一幅書法,「解惑」兩字剛勁蒼健,力透紙背,乃大師級的作品,其下頭落款:「大賢良師」。

    「你到底在看什麼書啊?」卡羅特並沒有意識到以上所述的格格不入之感,晃著一身肥肉來到小范身邊,將他手上的書翻過來看了看封面,「『麻賽族的巫術傳統』,搞什麼鬼?小范,你這個『疑難雜症事務所』,到頭來也要靠這種怪力亂神的東西嘛。麻賽族是什麼?非洲人?還是南美洲的巫毒術?」

    「台灣平埔族的一支,一支非常小的部族」小范闔上書,點上一枝菸,緩緩地說︰「我當然不信巫術這種玩意兒,不過這次來委託我的人,跟這種事有點關係,『燕歸蕭家』,你聽過嗎?」

    「當然,」胖子說︰「『山邊蕭,水邊李』,我阿媽說,蕭家靠山吃飯,家裡的黃金是用『斤』去秤的,人家一餐吃的錢,就夠別人吃好幾頓了。」

    「是 沒錯,不過那是過去的事了,」小范將菸擱在菸灰缸上,說︰「把蕭家撐起來的是蕭星河,他算是台灣日本時代的傳奇性人物,他在台灣念完帝大,又跑到東大去念 管理,聽說還在香港待過,回台後接手家族的伐木業。他手腕靈活,上結日本政府,下結各大原住民部落,沒幾年就建立起橫跨整個中央山脈的大林場,專出產最好 的檜木;即使後來國民黨過來,也看中蕭家的財產和影響力,拉蕭星河當了個常委,所謂的『山邊蕭』,應該就是這個時候的事

    小 范呷口茶,繼續說︰「不過俗話說︰『富不過三代』,蕭星河在民國六十一年過世,把事業留給了他的兒子蕭守成,蕭守成人如其名,就是個守成型的人物而已,他 一直固守著家傳的事業,沒有什麼創造性的作為;民國七十年之後,政府發展環保政策,鼓勵原木進口,蕭家所經營的林場受到很大的打擊,偏偏蕭守成又不懂轉換 跑道,結果蕭家事業一落千丈,大部分的林場不是賣掉,就是被徵收當國家公園,現在他們只剩下一間被列為三級古蹟的『蕭家古厝』,在燕南山邊,靠銀行利息過 日子。而今天要來拜訪我的,就是這位蕭守成先生。」

    卡羅特聽得連連點頭,又問道︰「有意思...不過,我還是不懂,蕭家和你看的什麼『麻賽族的巫術傳統』又有什麼關係呢?」

    「當 然有,而且和這次的委託事件有直接關係,」小范又呷了口茶,說︰「麻賽族是台灣平埔族裡面很小的一支,根據歷史資料,他們全盛時期也不過二千多人而已;早 期他們居住在燕南溪下游平原,後來被漢人逼迫遷移到燕南山邊。麻賽族最著名的就是他們的巫術,據說不論是平埔族的巴宰海、或是高山族的泰雅、布農,都要對 麻賽的巫師敬畏三分,麻賽族以那麼少的人數,卻可以長期佔據燕南溪平原肥沃土地,巫術是他們最大的武器。」

    小范拿起那本書,繼續說道︰「這本中研院的報告說,麻賽族的巫師和大部分原住民部落一樣,大多由女性擔任,也就是漢人所稱的『先生媽』。麻賽巫術最特別的就是分成『米向』和『肉向』兩種,『向』要念成ㄏㄧㄤ\, 類似那種鬼魂或祖靈之類的概念;『米向』就是一般所稱的白魔法,先生媽在月圓之夜,用手捧白米倒進糞坑裡三次,口唸咒語,就可以召喚出『米向』,主要是用 來祈福、消災、治病、強身等等;『肉向』和『米向』差不多,不過要用一條山豬的後腿肉丟到糞坑裡;『肉向』一般是當防盜器用,要是有人偷吃了施過『向』的 作物,就會全身麻痺,沒有『做向』者解咒,一輩子不能動彈;當然也有比較神奇的『肉向』傳說可以千里殺人,或是移山倒海的那種。麻賽族的巫術信仰十分堅強,當大部分的平埔族都漢化消失之後,麻賽族卻還能一直保持其部落的可識別性,巫術信仰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這本書上寫,漢人一方面對麻賽的先生媽十分恐懼,但也同時也十分歡迎,很多漢人願意花重金,請麻賽的先生媽幫忙收驚驅鬼,而且聽說『米向』壯陽的效果非常棒

    卡羅特眼睛一亮,叫道︰「喔喔,那我也來試試,你剛說什麼?白米嘛、糞坑嘛,還有,那咒語是什麼?」

    小范又吸了口菸,說︰「先生媽是世襲的,一般是母女相傳,也有傳媳的,要是沒有血統關係,就算照著儀式做也沒有用,你別妄想了。」

卡羅特啐了一口,又問:「麻賽巫術那麼有名,那現在怎麼都沒看到啊?怎麼突然就消失了?」

小范說:「這報告寫,麻賽巫術在清末盛極一時,不過日本人來了之後,開始嚴厲整頓原住民的『陋習』,禁止先生媽執業,這樣過了五十年,麻賽巫術就漸漸被人們給淡忘了不過,到了光復前後,燕歸地方又出現了一個出類拔萃的先生媽,漢名叫黃云,原名叫依斯高.佐娜,號稱是麻賽史上前無古人的強大女巫。這位佐娜小姐,就是我們今天委託人蕭守成的母親。」

卡羅特「哦」了一聲,小范繼續說:「這位佐娜小姐,當時也不過二十五、六歲,卻已走遍中國和東南亞,將各地方的巫術、道術和傳統麻賽巫術結合,大大增強了自己的法力傳說,純粹傳說,有人看過她將美軍空襲的炸彈接住,然後送到海上去引爆;還有一次颱風,全臺受災慘重,就燕歸一代平安無事,大家也說是她做法的結果諸如此類傳聞很多啦,民間還封她為『燕歸聖母』,當作地方守護神膜拜。」

    卡羅特皺眉問︰「有這回事?這麼有名的人,我從小在燕歸長大,還沒聽過咧!」

    「因為她嫁入豪門了,」小范說︰「當時蕭星河剛回到燕歸,一聽有佐娜這號人物,就打算登門去踢館,你也知道,那種以新世代高知識份子自居的年輕人,最不屑這種怪力亂神的東西,所以蕭星河便殺上佐娜的住處,準備拆穿她的把戲,結果戲劇性的結果,這兩人竟然一見鍾情,一個月後,『燕歸聖母』就變成蕭家少奶奶了。」

    「怪不得,嫁入豪門當然就不會再當先生媽了吧?」

    「應該是。不過地方上傳聞還是很多,有人說,蕭星河事業會這麼成功,都是靠他夫人在背後用巫術支持的結果蕭太太應該要說蕭老太太,比他先生多活了十年,民國七十一年才去世,之後他兒子的事業就開始下滑了,所以這種說法就更多人相信了。」

    「有意思,」胖子從口袋中掏出一顆巧克力塞進嘴裡,問:「不過你說那麼多,我還是不知道,蕭守成來找你幹嘛?」

    「這我也不清楚,蕭守成昨天打電話給我,聲音聽起來十分慌亂,只說是關於他母親留下來的什麼批言,什麼劫數什麼的我聽得沒頭沒腦的,說曹操曹操就到,管理員打電話上來了,應該是蕭先生到了吧。」小范說。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