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難雜症事務所(1)─聖光中的真相

李柏青 著

 6

   民國九十三年三月二十日,中華民國第十屆總統選舉,民進黨候選人陳水扁以二萬票之差險勝國民黨候選人連戰,順利連任總統,該場選舉也成為台灣史上最激烈的一場選舉。開票結束之後,部份國民黨認為雙方票數差距過小,而且有做票流言傳出,因此數百名國民黨支持者在三月二十日夜裡聚集於地方法院前,以大量的氣笛喇叭助勢,要求法院立即查封票匭,重新驗票。

    「我查過了,小范,」胖子一邊開車,一邊吃著手中的枝仔冰,一邊說︰「那片子裡的三聲氣笛喇叭鳴聲分別是十一點三十六分四十七秒、三十七分五秒、二十一秒、三十秒、五十九秒、還有三十八分二十秒傳出來的;我調出了當天晚上全國各地有抗爭人潮聚集的地點的新聞帶比對,只有我們這邊的法院符合這個時點,所以那部片子的地點一定在這兒附近怎麼樣,我幹得不錯吧﹖」

    小范坐在前座,雙手交叉在胸前,隨口答道︰「還不錯。」

    胖子嚥了嚥口水,突然有點神秘地問道:「喂,小范,你老實跟我說好了,你是挺那邊的﹖挺藍還是挺綠﹖我跟你認識那麼久還沒聽你說過

    小范還是一臉懶散的樣子,說:「哪邊錢多,我就挺哪邊。」

    「哈哈,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看來你還是國民黨的嘛,他們那麼有錢咦,不對啊,你以前不是也有幫民進黨處理過

    「我就說哪邊有錢我就挺哪邊,錢得雙手捧上來才算,放在黨庫裡的不行。」

    「喔,是這樣」胖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又問道:「喂,那小范,要是今天國民黨捧著錢來要你幫他們讓選舉翻盤,你會不會接這樣的case﹖」

    「當然會,有錢沒理由不接不過,這種事情我會要他們先付錢。」小范換了個姿勢,將雙手枕在頭後面。

    「多少錢﹖」

    「少說十億吧。」

    「那麼多!那你拿了錢會怎麼幫他們翻盤﹖用五億去收買法官﹖」

    「白癡,」小范笑了一聲,「要是我拿了十億早就落跑到中南美洲去當皇帝去了,還翻什麼盤﹖」

   

    二人開著車在法院四周大路上繞了半天,並沒有發現可疑的房間,午飯後,二人開始試著鑽小巷,那一帶屬於舊市區,巷子又多又窄,而且路霸、違規停車到處可見,找起來頗費功夫。兩人不時地攀上他人家的圍牆,觀察裡頭房子的情況,有路人經過還得趕緊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以免被懷疑。呼,這行飯還真不好賺!

    「我去警察局調出那天他們開的噪音罰單記錄,當時現場的喇叭聲音將近一百二十分貝,」小范跳了跳,看清楚了圍牆後的房子,搖搖頭,又說:「不過在那部片子中,幾乎聽不到喇叭聲音我用程式算過,如果不考慮建築物的遮蔽或風向的話,片子中的地點離地方法院應該有七百公尺,取一個合理的誤差值,大概可以界定在五百公尺到一千公尺之間因為法院的另一邊是鐵路和大型工業區,所以這一區應該是比較合理的如果再找不到,那可就傷腦筋了喂,慢,看看前面那棟。」

    同樣高度的紅磚牆,對小范來說可能跳起來就看得到內部的情形,但對胖子就很吃力了,只見他伸手抓出牆頭,奮力地將自己龐大的身軀向上拉,兩隻腳不斷地在牆上掙扎著;當他就快要讓自己的視線越過牆頭時,忽然聽到小范在後頭興奮地大喊說:「木頭窗櫺、紫色窗簾,看來就是這裡了哈哈,果然是皇天不負苦心

    「人」字還沒說,只聽得「碰」的一聲,胖子已經從牆上摔下,跌了個四腳朝天。

    小范笑了笑,輕巧地攀上圍牆,朝裡頭觀察。那是一座小巧的庭院,幾株山茶整齊地栽在草坪四周,房屋前擺著一排盆栽,均修剪得十分整齊,一條碎石子小徑穿梭其間,從圍牆外門通到房屋的門口,幾縷殘花落葉飄落其上,顯得清雅恬淡。那房子是一幢二層樓的老式樓房,外牆漆成乳白色,原木色的大門開在房屋最右側,左邊則有兩扇大型的窗戶;窗櫺仍保留原有的木造型式,窗戶並非往左右開啟,而是向上拉起的舊式設計;紫色窗簾是整棟房子最不搭襯的部份,雖然看得出布料頗為高貴,卻大大地破壞了房屋的整體感。

    小范在牆上看了半天,又回頭望了望擺在牆邊「禁止停車」的鐵牌,說道:「胖子,現在四點,屋主應該不在家,我們有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可以解決這件事,快點!」說著一溜煙地翻過牆,落在柔軟的草皮上。

    胖子嘆了口氣,只得再度向永不倒下的高牆挑戰,這回情況大有進步,他將自己拉上牆頭,卻沒有辦法支撐自己的體重,只得小心翼翼地坐在牆緣,大口地喘著氣,就在此時,小范打開了外門,探頭向外看了看,見胖子坐在那兒,不禁好奇地問道:「胖子,你在幹嘛?走門進來不就得了?」

    「碰」的一聲,胖子又再度從牆上栽了下來。

 

    兩個人走近房屋,大門從裡頭鎖上,門口鞋櫃放了數十雙女鞋,看樣子都是出自同一位女性的雙腳,小范沿著草皮走到第一扇窗戶前,發現那窗從裡頭栓上,無法搬動;他皺了皺眉,又來到第二扇窗戶前,赫然發現裡邊的窗栓已然鬆脫;小范彎下腰,仔細地檢查了那窗戶四周,發現窗櫺上積滿灰塵,而兩側的窗檯上散佈著些許的銅鏽碎屑;小范呼了口氣,從懷中掏出塑膠手套,將窗戶緩緩抬起,只聽得奇奇喀喀之聲,窗戶兩側的金屬滑軌又有許多銅鏽碎屑落下。

    小范鑽進屋內,將窗戶又拉高了些,讓胖子也鑽進來。兩人站起身,拂去身上的灰塵,環顧四周,心底都有了答案。

    這房間就是VCD的拍攝地點,雙人床、粉紅床單、落地衣櫥、牆上掛的日曆時鐘,與VCD畫面中完全相同。其餘可以補足畫面死角的事物是,房間正門、梳妝檯、窗邊的落地書櫃以及旁邊堆得和書櫃一樣高的鞋盒。

    「小范我們這樣闖進來會不會犯法啊?」胖子有點心虛地問。

    「當然,」小范丟了一副手套給胖子,若無其事地說:「侵入住宅罪一定成立,如果我們再拿走什麼東西的話就是竊盜,因為我們翻過圍牆,所以就是加重竊盜,因為我們是結夥兩個人,所以又是另一個加重竊盜嗯,結夥是三個人還是兩個人?忘了,反正不重要媽的,胖子,幹這一行的哪有在管法律的,跟著做就對了

    小范走向書櫃,沉思了半晌,對胖子說:「攝影機放的位置應該就在這邊,不過,看起來不被發現有點難

    胖子歪頭想了想,指指書櫃旁的鞋盒,說道:「應該是這邊吧,我猜是那個黑色的盒子。」他小心地將一個全黑色的鞋盒抽出來,瞧了瞧原本靠牆那一面,只見上頭被挖了一個洞,約是一個鋁罐大小。

    Bravo!胖子,這樣你都可以想得出來,」小范接過鞋盒打開,盒內空空如也,「黑色的鞋盒,配上黑色的攝影機鏡頭這傢伙還真是聰明絕頂,能想到這招。」

    胖子用大姆指一抹鼻子,驕傲地說:「我記者這行飯,也不是吃假的。」

    小范檢查了一下其他鞋盒,均是空盒,但並無異狀。他回頭向他的夥伴說道:「偷拍的傢伙來這邊至少三次,第一次來勘查地形,然後擬定了偷拍的手法,第二次就真的帶攝影機過來了,這堆鞋盒對偷拍者來說真的是最好的配置,將DV藏在鞋盒中偷拍,神不知鬼不覺,而且這堆鞋盒就剛好就在窗邊,有突發狀況要離開也比較容易不過這也是時運使然,因為DV放在窗邊,所以才錄到了外頭氣笛喇叭的聲音,要是藏在屋裡,恐怕我們連這邊都找不到喔,偷拍者第三次來就是把攝影機拿走,然後將鞋盒挖洞的那面向內轉看情況,這房間的主人到現在都還沒發現這手法嘖嘖嘖,了不起。」

    胖子聽著小范的推理,一面看著手錶,著急說:「小范,你不是說五點以前要撤嗎?現在都四點半了,我們還得找其他證據你所受的委託是澄清VCD的內容,找到偷拍的手法好像沒幫助

    「喔,是嗎?」小范回過身,指指梳妝台,說道:「事實已經澄清啦,看那邊吧

    卡羅特順著小范所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梳妝台上擺了個精美的相框,相框內是一對男女的合照,女的長髮飄逸,正是偷拍VCD的女主角,男的是個面容嚴肅的中年男子,赫然便是聖光女中王牌數學名師楊凌青。那照片下緣寫著:「於1999/10/06與老師攝於奧萬大,楓紅似火,恰如我倆之愛。」

    卡羅特瞪著那照片,許久回不過神,小范倒是很清醒,從口袋中掏出相機將那照片翻拍了一份,又開始逐一檢查各抽屜內文件,同時喃喃地說:「真相?真相一向都是這樣,不會讓你太訝異,不過會讓你失望就是了。胖子,別愣在那,來幫忙。」

 

    四點五十五分,兩人準時撤出現場。小范先從窗戶翻出,接著才是胖子,只見他右手撐著窗,抬起粗大的大腿,七手八腳地從那窗戶爬了出來,陡然一個不留神,右手一鬆,窗戶便從高處快速地落了下來,「碰」地一聲砸在窗台上,將一堆銅屑都震得彈了起來,好在胖子手快,否則早就被砸得哇哇亂叫了。

    「小范!快跑!快」胖子受驚,站起身便往外跑去,小范卻是神色冷靜,反而又往窗邊走去。

    「小范走啊,會被發現的

    小范倒沒理會胖子的警告,走到窗台邊蹲下身,從口袋裡掏出鑷子,在窗台上夾起一片小小的、白色的固體碎片,仔細看了半天,然後拿出一個透明塑膠袋,將那碎片小心地收了起來,放入口袋中。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