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血的傀儡


陳嘉振 著

 

【十二】

 

  看著電視機螢幕裡,莊孝維組長在破案記者會上侃侃而談,隨後接受上級長官表揚的新聞,古益仁心中頗不是滋味,畢竟那是他絞盡腦汁才想出的推論,但破案的功勞卻又再一次被他的上司給搶走。

  那天在小吃店裡想出兇手身分和密室詭計的古益仁,在莊孝維組長的追問之下,不疑有他地向上司說明他的推論,而莊孝維組長一邊聽著,一邊向老闆叫了三瓶啤酒,然後慇勤地將酒倒入杯子裡。

  而古益仁講得性起,一時忘了自己不愛喝酒一事,面對莊孝維組長一杯又一杯遞來的啤酒,竟毫不猶豫地接過酒杯一飲而盡,好消除因說明案情而造成的口乾舌燥。

  等到把案情完全解釋清楚,古益仁也開始不勝酒力,連站都站不穩了,最後才在莊孝維組長的攙扶之下,回到自己的住所倒頭大睡。

  離開古益仁住所的莊孝維組長,先是打了個電話給局長,說他已經解開韓易如命案,請他帶一些同仁到「易如反掌」掌中劇團那邊去逮捕嫌犯。

  爾後,莊孝維組長用他清晰的推理分析案情,指出兇手和他作案的手法,逼使兇手俯首認罪。

  「哎呀,阿古,」莊孝維組長狀似熱情地攬著古益仁的肩膀,「你也知道我是急著要將兇手逮捕,才會沒等你醒來就先跟局長報告案情……」

  「沒關係啦,我知道啦。」

  即便知道莊孝維組長在說謊,但是生性不喜歡跟人起衝突的古益仁還是假裝相信他上司的說詞,畢竟他今後仍得在他的底下做事。

  「對了,你是怎麼知道犯案嫌疑人哪個是左撇子,哪個是右撇子?你該不會有問過他們吧?」莊孝維組長忽然想起這件事。

  「不,我沒有問他們,我是靠觀察得知的。」

  「觀察?」

  「許緣蒂用右手寫字這就不用說了。戴拯行在被拍下要動手毆打韓易如的照片裡,他是高舉右拳––這代表他是右撇子。

  「而上回我們去調查李智弘的時候,我發現他是用右手拿雕刻刀––所以他也是右撇子。

  「至於我獨自去命案現場調查的時候,意外瞥見陳智涵用左手拿鐵鎚在釘釘子––這個動作說明了他是個左撇子。」

  靠!這個小子還真是厲害––莊孝維組長在心底讚嘆。

  也多虧這個小子,我才能領到一萬元的破案獎金,看來今後得跟這個小子打好關係––莊孝維組長暗忖。

  「阿古啊,我有跟局長說你表現良好,他聽了很高興,他要我好好獎勵你……你今天晚上有空吧?」莊孝維組長挨近古益仁的臉龐問道。

  「要幹嘛?」因為莊孝維組長的口臭而皺起眉頭的古益仁問道。

  「我知道有一家餐廳的牛排很好吃,他們的沙拉吧真的很棒……」

  莊孝維組長一面說著,一面將他剛才在路上拿到「新開幕––憑此券牛排特價99元,沙拉吧吃到飽」的廣告傳單折好,然後以不被人察覺的細微動作,放入外套口袋裡。

 


~全篇完~

全站熱搜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