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頭的屍體

冷言 著

 

四、張大嘴巴、伸出舌頭

魯英男組長和張敏捷兩人現在的位置是在命案發現者所在的教室,也就是幾個相約要去登山的學生們講校園鬼故事的地方。

「從這裡確實可以透過窗戶看到隔壁棟男廁的氣窗。」魯組長說。

「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頭部的話,應該就是用我們說的那個方法吧。」張敏捷說。

「扣!扣!」門口傳來敲門的聲音。

「老大,我可以進來嗎。」梁羽冰說。

「我交代妳的事都完成了嗎?」魯組長說。

「完、完成了。」梁羽冰戰戰兢兢地回答,她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跳加快,好像剛剛撒了個謊的感覺。

「等一下再讓我看看。」

語畢,魯組長和張敏捷繼續談論案情,梁羽冰則在一旁靜靜聽著。

「從這個窗戶的角度看過去透過男廁的氣窗只能看到廁所隔間和天花板之間的空間,照理說以死者的身高,就算是站著應該也看不到頭。所以那些目擊證人會看到死者的頭應該是因為死者正好被吊起來的關係。」張敏捷說。

「我的看法和你相同。」魯組長說。

張敏捷滿意地點了點頭,又接著說:「所以我認為兇手所用的手法很簡單,首先在中間那間廁所的隔間上面用繩子圍成一圈,想辦法讓死者把頭伸出到隔間和天花板之間那個空間的位置,然後從隔壁將繩子一拉就可以套住死者的頭了。」

他在紙上畫了簡單的圖示。


「啊!原來密室的真相是這樣,兇手真是聰明啊!」梁羽冰正想將這些話驚叫出聲,但是魯組長卻先開口說:「很簡單的手法,甚至算得上粗糙了。小冰,妳應該也是一眼就看出來了吧。」

「哈、哈,是、是啊……」這是梁羽冰今天對魯組長撒的第二個謊。

張敏捷繼續說:「所以我認為能夠完成這個手法的只有那兩個男生了。」

「你是說趙子翔和陳光啟嗎?」梁羽冰說。

「沒錯,要把死者吊死,我想憑女生的力氣應該是辦不到。」

「小豹,」魯組長說,「你認為死者的手拉著水箱的拉把,是不是有什麼意義?」

「這點我倒是沒有注意到。」

「以手法來講我同意你的看法,不過還是有幾個疑點在。第一、如何讓死者乖乖把頭伸到隔間上面的空間;第二、兇手為什麼要特地佈置這樣一個密室;第三、同樣的手法在三間廁所都能夠使用,兇手如何確定死者會進入中間的廁所。」

「前面兩點也是我覺得有問題的地方,不過關於第三點我有一些看法:以我自己來講,我如果要上廁所的話會盡量避開第一間和最後一間,雖然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就是會不自覺得這麼做。所以兇手會不會是利用這個心理盲點來行兇的?」張敏捷說。

「這點我先保留我的看法,我想再回去看一次現場。」語畢,魯組長快步離開,張敏捷也隨後跟了上去。

梁羽冰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要做什麼,於是她想到上次颱風夜的那個案件,便拿出手機撥了電話給葉正華。葉正華目前在南部某家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裡的牙科部實習,就是所謂的「實醫師」。

電話響了不久就接通了。

「喂,正華嗎,我是小冰。」

電話那頭沒有人回話。

「喂!喂!」她又喂了兩聲。

這次有人回話了,但是聲音很小而且很模糊。

「你現在先不要說話,把嘴巴張到最大然後舌頭伸出來。」

梁羽冰覺得很奇怪。

「舌頭要伸出來,只要一分鐘就好了,你要忍耐一下。」

梁羽冰雖然覺得很奇怪,但她還是依照電話裡的指示把嘴巴張到最大,舌頭伸出來。她心想:還好這裡現在沒人,反正一分鐘而已……

到了大約三十秒的時候,電話突然傳來「嘟」、「嘟」的聲音,這表示電話被掛斷了。

梁羽冰張大嘴巴、伸出舌頭,看著手中的掀蓋式手機想著:這實在是太奇怪了啊……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