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河浮屍

李柏青 著

 

8

    「他是一個...滿獨來獨往的人吧,我們都跟他不熟啊,他在這邊也才三個月...住啊?住在宿舍吧,好像是醫院旁邊最舊的那棟。他工作滿認真的啦,常常都自願值大夜班,你也知道,太平間值大夜班還滿恐怖的。」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他有吸毒?」

    幾個醫護人員對看幾眼,一致地搖搖頭。

    張天行問了老半天,大概摸清楚了一些狀況。齊孝衍是新來的檢驗員,個性沉默寡言,平常獨來獨往,和同事沒什麼交集;上個星期二,也就是七月七號,他突然提出辭呈,之後就不見人影,算算時間,和法醫鑑定的死亡時間差不多。

    張天行清查過齊孝衍住過的宿舍,發現東西收得一乾二淨,沒留下什麼。他又派人調查了台大醫院附近的居民,問看看上星期二到星期三之間有沒有什麼不尋常的情況發生,結果也是一無所獲。

    現在情況又有些膠著了,他把那些醫護人員支走,想獨自一個人靜下來想一想,一轉身,又看到那女人站在他身後。

   「怎麼樣?」

   「多...多謝妳的幫忙。」張天行這句話在舌尖繞了好久,才勉強蹦出來。

   「為公不為私。」

   「嗯,但桑愉和錦漢還是不會見妳。」

   「總有一天你們會想通的。」她轉身出去,鞋跟擊在地上,傳出巨大的回音。

    張天行心中一片凌亂。他不想見到這女人,因為她傷他太深,而且,他知道,他仍然愛著她。

    他又走進太平間值班室,拿起一本翻開的簿冊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都四十多歲,是不惑之年了,碰到她,卻還是像個初戀的少年一樣。他摸摸自己胸口,那枚結婚戒指,他一直掛在那兒。

    太平間冷氣極強,張天行不由得打了個哆嗦,他嘆了口氣,決定還是先回局裡再做打算。他回身拉開太平間厚重的大門,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他趕忙跑回值班室,只見剛才他拿起的簿冊,翻開的那頁,標明了太平間內遺體的情況;黑筆打勾的表示已被家屬領走,打圈的表示將做器官捐贈用,其中用一行用黃色螢光筆畫了起來,遺體名字是林水洪,到院時間是七月六號,狀況欄註明:失蹤。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