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河浮屍

李柏青 著

 

6

       

    隔天,張天行從檔案室調出了一份報告,是關於日本黑道「隱形殺手」的調查。日本黑幫往往會派人前往中國、北韓等窮困地區,用相當低的價錢買進當地的兒童,年齡多在五到八歲左右。他們將這些小孩帶到日本,替他們取得一個假身份,然後將他們與外界完全隔離,進行秘密的殺手訓練,這些「隱形殺手」日後執行任務失敗,被殺或自殺時,不管是警方或敵人都無法查出這個殺手的確實身份。這種案例在日本已經有八起,在東南亞也都有聽說,台灣則未曾發生過。

    張天行背著手,在辦公室裡緩緩踱步,這種「隱形殺手」要花費的成本極高,通常是黑道用來對付政府高官或是企業界大人物的秘密武器。台灣黑道和政府間一直是處於一種若即若離的狀態,也沒聽說黑道有要置哪個官員於死地的消息,他想不出忠義堂有什麼理由去養一個這種殺手。更何況,既然是「隱形殺手」,又怎麼會在手臂上刺「忠義」?一點道理也沒有。此時,電話響了。

    張天行接起電話,是阿龍的聲音:「喂,張警官喔,我阿龍啦。」

    「我知道。交待的事你辦得怎麼樣了?」

    「啊吆,張警官,不是我自己臭彈啦,像這種簡單的代誌,怎麼難得到我阿龍咧。雖然說你這任務是有一點點困難啦,你也知道,『怪老子』就是『怪老子』啊,實在是很難找,我打電話打整天都找無人,又去他開的酒家看也都找無,問他的兄弟也攏說不知,害我以為他也像其他人一樣,落跑到大陸去了。」

    「說重點啦,你問他他說什麼?」

    「啊你不想知道我怎麼找到他的喔?」

    「好啦,你怎麼找到他的?」

    「沒啊,我根本就沒有找到他,他兄弟說他一星期沒出現了。」

    「幹,你沒找到還說那麼大聲。」張天行火了,他覺得生命正在浪費。

    「但是我有找到榮昆和瑞霖老大咧。」

    「你不是說他們躲到對岸去了?」

    「啊那是假的啦,他們一直都在台灣,調兵遣將,現在要給北海難看。」

    「那有問到嗎?」

    「他們說沒聽過有這個人,還有說姓齊的一定是外省人,忠義堂不會收外省人的。」

    「這樣...」張天行沉吟。他知道本省掛和外省掛黑道壁壘分明,齊孝衍是外省人,父親又是軍人,忠義堂的確不可能收這種人。

    「喂,喂,張警官,你還在嗎?喂,喂。」

    「在啦,鬼叫什麼。還有沒有問到什麼?」

    「沒啦,就這些。張警官,我可是做得不錯了喔,那五萬...

    「什麼都沒有還想要五萬?」

    「可是,你說...

    「給你三萬,明天來我辦公室拿,其他你自己想辦法。」

    「張警官,你這樣不夠意思咧,我這樣...喀」張天行猛地掛掉電話,要是阿龍扯下去,三天三夜也扯不完。

    張天行皺著眉坐回位置上。

    現在線索全斷了,連忠義堂也不知道齊孝衍的身份。當然這可能是忠義堂的機密,阿龍探不著,這方面可能還要請陳榮森多花點腦筋,不過照這種情形看來,查到的機會不大。

    張天行覺得偏頭痛又開始隱隱發作,只得將頭靠在桌子上,隨手翻弄著桌上的證據。他拿起一個袋子,裡頭裝著幾張發票,是從齊孝衍皮包內找到的,因為泡水泡太久的關係,幾張發票全都糊在一起,張天行將袋子晃了晃,裡頭的紙糊稍稍翻動了一下,在角落上可以看見:「森南路八巷12....」幾個清楚的字。

    張天行腦中閃過一絲念頭,坐起身來,將那糊在一起的發票倒出來,試著將它們分開,找看看還有沒有清楚一點的字跡。不過翻了老半天,也只找到一組「全家」可以辨認。

他拿起電話,撥給鑑識中心,現在淡水河浮屍案的希望,全寄託在這些高科技人員身上。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