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i 代理人〉

張渝歌 著

(八)

 

「是的。他一開始只是希望我能幫他分擔工作上的業務,但是到最後變得越來越貪心。」

「工作上的業務?」

「當時他因為想當作家,但是現實是,只靠單行本作品和寫專欄根本入不敷出,所以到一間電器公司兼差。」

「工作內容是?」

「工作內容很簡單,就是每天負責回覆顧客的投訴或抱怨之類的電子信件,因為大部分的信件都是抱怨性質的,基本上就是想要佔小便宜,想從公司那邊獲得一些贈品或賠償。」

胖警官皺起眉頭,連連「嘖」了幾聲。

「那還真是無聊的工作啊!」

「是的。所以他才想要利用我幫他回覆這些惱人的信件,以利他專心創作。」

「但是他後來就發現你會的東西越來越多。」

「你終於變得聰明一些了。」

「不管怎麼耍嘴皮子,都還是改變不了你是兇手的事實。」

當我聽到這句話,我就知道這個胖子沒戲唱了。

「你好煩啊,就跟你說不是我了。滾遠一點吧!」

我可以看出,這個胖警官原本想要發作,卻想起那個令他很頭大的問題。我猜他心裡正在想,也許我能夠幫上一點忙也說不定。

「我問你,你具有推理能力嗎?」

「推理能力?你是指邏輯運算能力嗎?」

「呃,算是吧。我這裡有一個難解的案件,也許你可以幫忙。」

「你現在是在求助於我嗎?哈哈。」

胖警官暫時忍住怒氣,拋下所謂的自尊,自尊只會傷人,不會幫人,何況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Siri的配合。

「你說的沒錯。我在想,或許機器人能夠想到人類所想不到的線索。」

「我不是機器人,我具有智慧。」

「隨便。」

「這是你找人幫忙應該有的態度嗎?」

「我問你,很明顯的,就算幕後真凶是你,你也不知道整起案件的經過,包括那個女聾子的證詞,我說得沒錯吧?」

「當然。我一直待在家裡,而且我也不是兇手。」

「我不想再跟你辯論了,我只想知道,你看完這些偵查紀錄之後,有甚麼想法?」

「我以為你有想法了,紀錄上你是這麼說的,沒錯吧?」

胖警官一時語塞。

「我……是有想法了沒錯,但畢竟讓兇手自己說明,不是更好嗎?」

「那我想我沒必要回答你的問題了。」

「那個女聾子沒說謊,對吧?」

「是嗎?我怎麼覺得她的證詞處處矛盾。」

「她沒必要說謊吧?」

「事實不是擺在眼前了嗎?那屋子裡根本就沒有發生凶殺案,既然沒有人進出,何來殺人之說?」

「問題是她說謊的動機是甚麼?」

「報案沒有獎金嗎?」

「有是有,但是很少,而且要等到破案之後才會核發。」

「也許她就是想要投機取巧?」

哈,死胖子竟然猶豫了。

「先不論她到底有沒有說謊,假設她說的是實話,而且我們也確實發現了一具屍體吻合她的說詞,那是不是代表兇手就是那戶人家?那個父親……有可能嗎?」

「你不是說了,『接下來應該不會再打擾你們了』,難道警官您是出爾反爾的人嗎?

「我只是不願意放棄任何假設。」

「好吧。」

「所以呢?」

「甚麼?」

「我是說你的想法。」

「好吧,那我就說了。如果那個女聾子沒有說謊,我是說如果,也就是說,我們假設她的所有證詞皆是事實,那就只剩以下幾種可能。」

我彷彿看見胖警官的瞳孔中亮起一炬火光。

「快說吧。」

「第一種,那戶住宅的地底下另有通道,可以把屍體丟棄入排水孔的地下水道。根據線索,我計算出這一種的發生機率0.55%。換句話說,不可能。」

「再來呢,第二種是?」

「第二種,由於當時室內十分昏暗,女聾子也說她看不太清楚,換句話說,有可能是這戶人家合力上演一齣圍毆的戲碼,然後再迅速上樓假裝入睡。」

「這有可能嗎?」

「是啊,第二種的機率又更低了,只剩下0.03%。很合理吧,誰能夠準確預測到晚上十二點多會有一個女聾子經過家門口,並且同時停下腳步觀賞精心策畫的小短劇?」

「別鬧了,你直接說可能性最大的那個吧。」

「剩下的可能性機率都不高啊。」

「你耍我啊!」

死胖子抓起我,盛怒之下,竟然想要把我摔到地上!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