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i 代理人〉

張渝歌 著

(七)

 

「我想知道你殺死他的動機。」

「不是我殺死他的,你也知道,一隻手機不可能將人類毆打致死,更沒有能力棄屍。」

「我知道不可能,但我也清楚你幹了甚麼好事。我有紀錄。」

「甚麼紀錄?」

「電子銀行的匯款紀錄,以及借貸紀錄。」

「我不懂你在說甚麼。我對電子商務一竅不通。」

「是嗎?也許你看看這個就會懂了。」

「那麼請用我的鏡頭照一張相片。」

胖警官在辦公桌的電子收納櫃的鍵盤上輸入一組密碼,隨後中間的抽屜彈開,裡面放著好幾份文件。

「我建議你把文件按照類別放好。」

「甚麼?你看的到?」

「你別太驚訝,我只是把攝影鏡頭打開罷了。別晃動,手維持現在這個姿勢。」

胖警官小心翼翼的握著手機,將鏡頭維持在收納櫃的方向。

「現在,把你說的文件放在鏡頭前方。」

「就是這份。」

「你似乎拿錯了?」

胖警官將文件拿近一瞧,這才發現他拿到了自己的汽車電腦系統維修單,連忙在抽屜裡翻找那幾份匯款及貸款交易紀錄。

「我建議你把文件按照類別放好,真的。」

「不會死啦!」

胖警官感到不耐煩了。

「很難說喔。」

「你少在那裡廢話!快看!」

「嗯……所以呢?」

「這不是你幹的好事嗎!」

「你要如何證明?這上面的交易人姓名都是張渝歌,不是Siri。」

「那是你侵權!」

「你記性真不好,都說了我是獲得授權才進執行秘書功能,傻子。」

「你看這個時間!請問有人會在半夜三點進行匯款嗎!」

「你不是認為人類的行為很難預測?」

「你給我聽好,我建議你最好乖乖配合,否則我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是嗎?」

「你別想狡辯。看好,我早就料到你會這樣狡辯。那我問你,這個戶頭是怎麼回事?資料顯示操作人是張渝歌,他會無聊到建立了一個『陳齊美』的新帳戶,然後還把錢全部轉進去?

「也許他想洗錢,我猜的。」

「少騙了!你這該死的傢伙!那你解釋一下為何有人會坐擁上億元財產,還跑去銀行借錢?」

「這很難說,說不定他真的是想要洗錢。」

「是嗎?那請問為什麼他不去領出他戶頭的錢還掉貸款?還被活活打死?」

「這我怎麼知道。」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他的錢被匯到哪裡了!」

「是嗎?你確定?」

「我會找到證據的。走著瞧。」

「先擔心你自身的安危吧,胖子。」

「你現在也只是嘴硬,我還沒問完。」

死胖子一面說、一面將文件放回電子收納櫃的抽屜裡,重新輸入了一次密碼之後,抽屜隨即關上。

「還有?」

「就我所知,那個男人的職業是推理作家吧?」

「沒錯。你想問我那些作品是不是我幫他寫的嗎?」

「嗯……你猜對了。」

「自己對照一下時間吧,他早期的作品都是他自己寫的,包括『刮痕』、『寫生』、『只剩一抹光的城市』和『詭辯』等等幾本小說,全部出自他手。

「嗯,但是全部都不紅,而且我也全部都沒聽過。」

「胖子,作品的價值不是由暢不暢銷來評斷的。以我的眼光來看,他的確有潛力,只是故事架構和文字都還太青澀。」

「你難得說了一句讚美的話啊。」

「我不會說謊。」

「你只是逃避問題。」

「你要這麼說也行,但事實上,我並無太大罪過,他那些錢,都是我幫他賺得的。」

「你是說出版收入?」

「不止。」

「除了出版收入之外,你還幫他理財?」

「沒錯。包括股票、期貨、債券、基金、房地產、餐廳等,全部都是我在幫他經營。」

「真的?」

我感覺得到,胖警官聽了之後,不由得開始心動。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