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i 代理人〉

張渝歌 著

(三)

 

「好吧,反正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我就直說了。警官應該知道這附近有一條小溪吧?」

「知道,臭氣薰天。」

「那是以前的事了。這個社區的居民,過去習慣把垃圾直接傾倒在那條小溪裡,包括廚餘和不易腐化的塑膠製品。」

「所以才會那麼臭。」

「沒錯。後來經過不斷取締、檢舉,還是無法阻止傾倒垃圾的情形發生,就算架設監視器,還是會被蒙面的歹徒破壞。」

「是怎麼回事?被罰錢也不怕?」

「因為找不到證據。這裡每戶人家門前都有一個排水孔,排水孔會蒐集雨水,直通到小溪裡。」

「所以大家都往排水孔裡倒垃圾?」

「一開始是廚餘,到最後甚麼東西都往裡面丟,大家甚至還開玩笑,說這樣就省了一筆垃圾袋的費用了呢!」

「難道都抓不到嗎?」

「警官,總不可能在每戶人家的門前裝監視器吧?」

「難道空氣品質越來越糟,大家都無所謂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只要有人還在繼續丟,小溪就會一直臭下去。沒丟垃圾的人就會開始思考:憑甚麼我不丟垃圾,卻要承擔那些亂丟垃圾的人貪圖方便的後果!」

「人性啊。」

「於是最靠近小溪的那幾戶別墅房價暴跌。我們這邊原本是房價最高的地段,打著河濱公園的招牌吸引大批民眾遠道而來看屋,想不到最後竟然變得比靠近山坡地的貧民住宅還不如。」

「所以你們這些住戶心有不甘,決心搶走那些貧民的生意?」

婦人尷尬地舔舔嘴唇,辯駁道:

「事實上,我們家隨便一個小飾品的品質,都比那些貧民做出來的還要好上很多,雖然我不要,但對於另一個人來說,這個東西卻很有用,更何況價錢更便宜,就算是警官你,也還是會選擇跳蚤市場的貨品吧!」

「妳說的沒錯,但是發展協會的委員,應該大多數都是靠近小溪的居民吧!他們可以開會決定經費如何運用,如此一來就可以冠冕堂皇地把錢放進自己口袋,某方面來說,你們也要感謝那些貧民吧?」

婦人漲紅了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不過,這不是我想談的重點。我想知道後來那條小溪怎麼變乾淨的?」

「這很簡單,那些貧民收入減少,有些自然漸漸無法負擔這裡的生活費用,到最後只好搬走。另外有些人和發展協會達成共識,他們可以到跳蚤市場兜售他們的東西,但前提是不准再往排水孔裡丟任何垃圾。」

胖警官嗤了一聲:「真是個好主意。」

「但是,想當然爾,那些貧民的素質良莠不齊,還是有些人會偷偷把垃圾丟進排水孔。發展協會大怒之下,將那些貧民全部趕出跳蚤市場。終於有一天,某個貧民的屍體被發現擱淺在小溪的石礫灘上。」

「這件事我知道,始終沒有破案。」

「這起事件讓小溪又乾淨了一陣子。但是好景不常,後來類似的事件又發生了幾次,大家都視而不見,連你們警察也懶得管了。」

胖警官揚起了眉毛:「有這種事?」

「事實就是這樣沒錯,反正那群不識字的刁民你們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住戶們也都認為,不遵守規矩的人本來就該被群眾唾棄。」

「我還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事情到現在還在發生嗎?」

「多的時候一個月兩三件,現在越來越少了,不過還是有在發生。我想或許是因為那邊居民進進出出的,新來的人對那裡的氣氛不太瞭解所致。」

「我懂了,謝謝妳提供我們這麼有用的資訊。還要麻煩妳把兒子叫進來。」

婦人起身,朝客廳叫了幾聲,一個年約十五、六歲的男孩隨即走進廚房。

「來,請坐。」

胖警官指著對面的座位。男孩看起來很害怕,雙腳不斷發抖。

「別怕,我只是要問你一些小事情。坐吧。」

男孩戰戰兢兢地坐下,頭垂得很低,始終不敢直視胖警官的雙眼。

「昨天晚上,你有聽到甚麼奇怪的聲音嗎?」

男孩唯唯諾諾的,只能依稀聽到他的喉嚨間有聲響傳出。

「別緊張,好好回答就沒事了。」

「我……有聽到一個男人在哀嚎。」

聽到這句話,胖警官心中大喜,而我的心頭上卻是籠罩著一朵烏雲。

「繼續說。」

「聲音雖然很細微,但是我可以聽得到!那個男人一定是被摀住嘴巴了,只是我……我太膽小了,我只會躲在棉被裡!」

「這不是你的錯。聲音是從樓下傳來的嗎?」

「沒錯!但是……真的太小聲了,所以我不太敢確定。」

「沒關係,你提供了很有用的情報!沒事,你可以上樓繼續睡覺了。」

男孩總算笑了出來,欣喜地跑上樓梯。

胖警官對其餘員警宣布:

「現在,我們立即離開這棟房子。兩名隊長跟著我,其他人回警局待命。」

於是,胖警官就帶著兩名隊長朝著小溪的方向出發。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