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聾子在半夜目睹屋內發生一樁兇殺案,並表示於警察到場前無人離開房屋。所有的警察都不相信她的證詞因為屋內一家三口無人身亡,其中也找不到任何歹徒和屍體。僅一名胖警官願意相信女聾子的證詞,持續追查,沒想到……

 

Siri 代理人〉

張渝歌 著

(一)

 

試想看看,如果今天有位警官一口咬定你是罪犯,你會做何反應?


極力澄清,對於一切事實全盤否定到底?

還是在警方的威逼利誘、武力刑求之下供認不諱?

筆錄、捺印、拷訊、羈押,心智稍微脆弱一點的,很容易在這種狀況下將自己赤裸裸呈現給警方,而他們吃乾抹淨之後你卻只能乖乖俯首認罪。所有罪名都將強扣在你頭上,你還以為能夠減輕刑期,事實證明,到最後你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這個事件是這樣子的,唯一的證人是一個女聾子。聾子可信嗎?我不知道,但我要勸告你,在現在這個狗屁不通的社會裡,你最好尊重每一個人,以免得罪你想都想不到的民間團體,雙手一攤,吃上官司,平白多上幾條歧視和公然侮辱的罪名。

 

這個女聾子聲稱她目擊了一樁兇殺案,因為她不太擅長言語表達,警方最後決定讓她把看到的都寫下來,廢話有點多,還請各位耐心看完。

 

女聾子的手稿如下:

 

我記得那天很冷,所以我心裡只想著要趕緊回家,時間大約是晚上十二點多左右吧(我真的記不清楚了),那時候街上一個人都沒有,只有幾盞昏黃的路燈陪伴著我。我抱緊自己,將皮包夾在腋下,機警的窺視著四周,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容貌還算不錯,在這樣無人的街道上很容易被色狼盯上,曾經被襲擊過的經驗讓我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我走著走著,此時一輛車子突然開過來,強勁的燈光照得我睜不開眼。我趕緊躲向路肩,緊靠著旁邊房屋的玻璃櫥窗。那車子開得很快,應該也是跟我一樣是個心急的歸人。

等車子駛過,我回過神,注意到身旁的玻璃櫥窗裡擺有許多玩偶,心想此戶人家應該是個和樂幸福的家庭。想著想著,好奇心讓我繼續窺探這戶人家的室內(我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請諒解我,千萬別把我抓去關),舒適的沙發,茶几上的擺設豐富,看起來似乎有很多食物。我還能看到左手邊,也就是沙發對面,有一台巨大的電視,但是在更深處的地方,我就看不太清楚了。

正當我準備要繼續趕路時,我突然發現,原本我以為沒有人的客廳,似乎有人的動靜。我在看不清楚的狀況下,傾身靠近玻璃櫥窗,玻璃上也因此沾染上從我口腔中呼出的熱氣,前方頓時白茫茫的一片。

我稍稍遠離,定睛一看,這才確定那個正在掙扎的形體是人類。那個人似乎被他身側的黑影勒著脖子,另一側有其他人正對他拳腳相向。我雖然聽不見聲音,但是能夠看出那個人被打得相當慘,一拳一拳重重捶打在胸部和腹部。不久後,那個人停止了掙扎。

那兩個兇手結束了毆打,抬起頭來。我感到十分驚恐,立刻摀住嘴蹲下,用屋內靠近玻璃櫥窗這一側的沙發遮住我的身影。

我想從皮包裡拿出手機報警,但是雙手抖得很厲害,完全不聽使喚。深呼吸幾次之後,我總算能夠扯開拉鍊,從皮包裡拿出手機。

我按下1-1-0,不到五分鐘警察就來了,接下來就是你們警方知道的那樣。

 

很無聊對吧?

這個事件就是這麼單純,如果那個聾子沒有說謊的話,依我看,整起事件就是:有兩個人闖入某個倒楣鬼的住宅,把他勒死之後倉皇逃逸。

所以,我到現在都還想不透怎麼會扯到我這裡來。

但是那群笨警察居然相信這個女聾子的證詞。

那個女聾子聲稱她在警方抵達現場前,一步都沒有離開,但是警方破門而入之後,卻絲毫不見那兩名歹徒的蹤影,甚至連屍體也不見了。

非但如此,他們還把全家人都叫醒,對他們一一盤問。好笑的是,這戶人家每個人都活得好好的,根本沒有人死亡。

那麼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就我所知,唯一的出口就是那個大門。換句話說,如果那個女聾子認為自己沒有看到任何人離開這棟屋子,卻說:我很確定有看到屋內發生凶殺案,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那群人不見了!

你們會相信她的鬼話嗎?

你們覺得會有殺手沒事把目標帶到別人家裡面之後再殺掉嗎?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