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生〉短評

小說作者/張渝歌

本文作者/路那

(本文涉及故事內容,閱讀前請先斟酌)

  〈寫生〉這篇小說採用了主觀視點與分段敘述的方式,意圖混淆讀者對於小說中時、地、人的認知,在讀者架構出一個合理但「不對」的真實後,再借由敘述者的描述,推翻讀者的架構,重新鉤勒出一樣合理但「對」的事發經過。這是很典型的敘述性詭計,作者發揮的也不錯,整體讀來可謂流暢。

  然而由於設計過於典型,對於有經驗的讀者來說,本作的轉折其實相當可以預期。這樣一來,還剩下多少驚訝的空間?恐怕是作者接下來必須思考的問題。另外稍嫌可惜的部份,則如小說中其實蘊有謎團,但作者卻未曾/不願處理,而讓這些謎團閒置一旁。如妹妹的照片是怎麼放回家的?老師知不知道妹妹原來是大姐姐的女兒?大姐姐為何不將「我」的畫作寄出?(按照敘述,兩人不同組,彼此並無衝突利害關係)春蟬老師是否真正關心「我」?鎮上失蹤的另一個男孩子到哪裡去了?凡此種種,若能多加上推理部份,將「作者給讀者的暗示」轉為「偵探給讀者的推論」,在詭計的設置上將更有層次。

  推理小說,不外推理與小說兩個部份。上面概略的談了推理的部份,接著我想聊聊對小說的看法。〈寫生〉選擇以繪畫為題材,相當有趣,也可看出作者對繪畫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然而,從小說中看來,這個了解卻似乎並非特別嫻熟,以至於在細部描寫時,常見類似詞語的重複堆疊,這部份頗為可惜。若能對繪畫技法與畫壇有更深入的描繪,當會令小說增色不少。儘管如此,本作在繪畫方面的描寫,已能讓讀者感受到可信度,已經相當不錯。在角色部份,對「我」這個角色,如果能刻劃的更細緻(例如再多幾個視角,從老師方面去看「我」的這個角色),而不只是堆疊「我」對自己的吹捧,此角色應會更加立體生動。最後,是情感描繪的部份,有些時候會令人感覺「跳太快」。例如哥哥與老師,許久不見,哥哥甚至不太記得老師,老師卻在信中自稱為「最疼愛你的老師」?過於跳躍的情感描述,讓閱讀的順暢度稍稍打了折扣。

  總體而言,〈寫生〉不失為一篇有趣而好看的作品。作者對於節奏的掌握相當良好,敘述也頗為流暢。我非常期待作者能夠延續這些優點,繼續在推理創作之路上邁進。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