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生〉讀後

小說作者/張渝歌

本文作者/寵物先生

(本文有透露原作劇情,未讀正文勿看)

  〈寫生〉是連載於台灣推理夢工廠的作品,作者張渝歌(諧音「章魚哥」,若不是本名,還真是詩意與搞笑兼具的筆名啊!)是未曾見過的寫手。以往在讀這類作品前,內心總有一股期待,但在華文創作品質的良莠不齊下,得學習如何減低失望的情緒,於是,我漸漸將這份期待給收起來──這麼一來,發現佳作時的喜悅反而更大。

  毫無疑問,本作對我而言是篇佳作。劇情由二條敘事線構成:一是某天才畫家的自白,敘述自小便嶄露繪畫才能,過程卻遭遇挫折,決心窮盡畢生精力,繪一幅代表「生命」的畫作;二是某位準備大學指考的少年阿文,返鄉後聽聞妹妹離奇失蹤,循線搜索找到疑似囚禁的地點,打算救出妹妹的故事,也是本作主要的懸疑線。

  這兩條線於途中交會,作者設計犯人身分的二重轉折,並利用敘述性詭計的「性別模糊化」加強這層誤導,達成意外的戲劇性效果,在結構面已頗見企圖心。此外,一些伏筆設計(如過去的畫作,水塔等)與收線的運用,成功控制劇情的高低起伏,也很有推理作家的架勢。

  就文筆來看,作者寫法屬於「細水長流」型,以深刻、詳盡的描述,娓娓道來畫家的過往與心理狀態,相當細膩。最後兩位敘事者──畫家與少年的「生命」互相對照,內心激盪的情感與篇名「生命」遙相呼應,達成主題的凸顯,就故事美學上也有到位。推理性與故事性兼顧,可說是頗為優秀的作品。

  然而,本作也不是沒有改善空間。若以推理小說角度觀之,本作的懸疑處太晚出現:直到阿文知悉妹妹的失蹤前,故事花費五分之一的篇幅在敘述畫家生平,這當然是必要的鋪陳,卻有「導入部」過長的疑慮。理想的推理作品,在開頭便得挑起讀者好奇心──這可用調整故事敘述順序來達成──當然,若作者並未設定這是推理小說,倒還不是什麼大問題,反之就得多加注意。

  此外,關於結尾對阿文母親身分的暗示,作者並沒有說死,但如果真像作者暗示的那樣,會產生一個小疑點:從內文中老師會教學生查字典來看,應該不是只教藝能科目的專科教師,很有可能是班導,也很可能認識學生的家長。如果阿文母親真是畫家小時候認識的「大姐姐」,那很容易在求學階段就被發現了。不過這問題也不大,有很多解釋空間(例如母親從不出席家長會,都是爸爸代勞等等),只是會讓讀者小小疑惑一下而已。

  總的說來,〈寫生〉的確是一部好作品,可以看出作者潛力。期盼張渝歌(念起來真的會想到那隻已經過世的預言家)日後能有更多優秀的創作,豐沛華文小說市場。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