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生

張渝歌 著

(十七)


  我坐在教室裡的椅子上,書桌上擺著我的作業簿和鉛筆盒。老師就快要來到我的面前了,我的手心不禁冒著冷汗。

  但是甚麼事都沒有發生。

  老師就只是輕輕搖了搖頭,然後繼續檢查下一位同學的作業。

  下課後,我按捺不住自己憤怒的情緒,氣沖沖地去找老師理論。

  「老師!我沒有寫作業,你為甚麼沒處罰我!」說完,我把作業簿往老師的桌上一扔。

  老師從堆積如山的作業簿中抬起頭,沒有斥責我,只是靜靜地看著我。我就這樣呆站在原地和老師大眼瞪小眼,教室裡的其他同學都紛紛投以好奇的眼光,在一旁竊竊私語。

  「很多年前,」老師停頓了一下,「我也遭遇過同樣的情形。當年那名老師,沒有原諒我。她狠狠的在全班同學前面,用難聽的字眼數落我。最後竟然還撕毀我的作業簿,甩到我臉上。」

  因為實在是太訝異了,我的嘴巴張得好大。我環顧了教室四周,其他同學的嘴巴撐得比我還大。

  「但是後來我發現,我誤會她了,是很深的誤解,足以讓我後悔一輩子。所以我決定現在,在我的班上,我不會讓這種事情再度發生。回去座位上,把你的作業完成後,再交過來給我批改。」

  老師說完便低頭繼續批改其他同學的作業簿。

  從那次的事件之後,我再也不會因為想要偷懶而不寫作業了。相反的,我還愛上了寫作業這件麻煩的事情。

  每次從學校回到家裡,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從書包裡面拿出作業簿寫作業,不會的地方就等爸爸媽媽回來之後再問他們。後來,老師教了我們如何查字典,於是漸漸的,我也慢慢學會從字典裡,找到自己不會的那個字是甚麼意思了。

  然而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我寫著寫著,竟然對文學產生濃厚的興趣了。

  每天回家完成作業之後,我不再急著去收看最新的卡通,而是捧著成語字典,窩在書桌底下靜靜的閱讀著。我欣賞著那些成語詞條所蘊含的豐富哲理,興奮地汲取著古往今來人類的智慧結晶,那些故事和寓言讓我沉浸在其中,而不知道疲倦。

  有時候身體實在太累了,我就會不小心在書桌底下睡著,一直到了吃晚飯的時候還沒醒。這時候媽媽就會很焦急地到處找我,最後才發現我在書桌下睡著了。

  老師似乎也發現了我的轉變。當她發現我在作業簿中,造句時所運用的詞語已經遠遠超過小學生的程度時,還曾經懷疑我是不是找父母幫忙寫作業。然而當她當面測試過我之後,便毅然決然建議學校將我轉到資優班。

  通過了學校的測驗、以及經過爸媽的同意之後,我在升上六年級時進入了資優班。然而進入資優班之後,就發現除了國文這一科還足以應付之外,其他的數學、自然等科目我都已經嚴重落後了。而這在當時,造成了我相當大的心理障礙,也因此,我對於學習不再具有熱情了。

  老師聽說了我的狀況之後,便鼓勵我。老師告訴我,她小時候沒有好好念書,國中沒畢業,成為了中輟生。後來長大了,發現這樣不是辦法,便重新復學,努力用功,最後好不容易才考上小學老師。

  除此之外,老師還每天在放學後,在她家為我做課後輔導。於是漸漸的,我跟上了進度,也找回了學習的熱情。

  老師始終沒有放棄過我。

  後來我的國文程度越來越好,老師便建議我開始練習寫作文。剛開始有很多靈感,幾乎看到甚麼有趣的事情都想要寫下來,更進一步,試著以文字記錄我和朋友、同學、老師、以及家人的生活趣聞軼事,並藉此磨練自己的文辭修辭、語句流暢度,乃至於對周遭人事物的觀察力及洞悉力。

  但漸漸地,就跟我在書籍上看到的很多文人作家一樣,我迷失了自我、失去了目標,對自己應該要寫甚麼感到迷惘,只好去求助於老師。

  老師說,我這就是遇到瓶頸了。老師回憶起小時候學畫畫,繪畫老師曾對她說過的一句話。然後老師告訴我:「寫自己真正想寫的東西。」

  從那次之後,我終於找回一開始寫作的心情與初衷,不再感到困惑。

  隨著時間,我的用字遣詞、行文結構以及流暢度都有了顯著的長進,老師便推薦我代表學校參加「全國小學生作文比賽地區初選賽」。

  我還記得那次的比賽題目是「我的老師」,我便把老師怎麼改變自己,進而改變了我的故事,在比賽現場詳實地寫了出來。最後我獲得了第一名。

  我滿懷著希望與自信繼續前進。隨著被淘汰的人數越來越多,我從地區的初選、複選,一路進軍到全國的南區代表資格賽。然而,資格賽比賽結果公布,我落選了。最終我還是沒能脫穎而出,參加全國作文大賽。

  但是,我卻一點都不感到遺憾。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