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生

張渝歌 著

(十六)


五、    某畫家的告白信 終

 

  為了證實我的假設,我在你離開之後便直衝上頂樓,以藏匿女孩屍體的水塔作為掩護,悄悄溜到靠近男子住屋那側的矮牆下,透過頂樓加蓋的氣密窗窺視。

  你應該記得,我曾經答應過要幫你監視他,說來慚愧,那時候的我並沒有真的打算要監視他,因為心亂如麻的我,已然沒有太多餘裕思考隱蔽實情之外的瑣事。然而,不管是為了甚麼而窺探,我都親眼目睹了這輩子最不想看到的東西。

  雖然矮牆和氣密窗的距離約有半公尺,但我還是可以清楚看見,一個男人正在強暴一個小女孩,而且盡其所能地以各種工具虐待她,細節我不願多談;女孩的嘴巴塞滿了破布,鼻孔也被膠帶纏了好幾圈。我懷疑那名女孩已經窒息,因為她的眼睛瞪得好大,眼皮眨也不眨。

  天色這時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刺眼的橙色燈光從窗戶透射出來。氣溫隨著太陽的消失而逐漸下降,夜風比平常還要刺骨。

  我想說的是,我也是害死了那名慘遭強暴的女孩的共犯之一。

  除了害怕對抗那名男人之外,或許也因為我突然想到,可以利用那女孩的死對你造成混淆,所以我選擇見死不救。不!那女孩應該早就已經死了!而可悲的我就在十尺之外,冷眼看著那女孩的屍體不斷的被男子凌虐羞辱。我在想,或許秉性善良的你會認為,這件事情更不能被原諒。

  寫到這裡,我的右手已經逐漸不聽使喚了,我必須要抓緊時間。我只剩下最後一件事情要向你坦白,是關於我要如何應付你的計謀。

  在你離開之後,我就不停地思考要如何阻止你發現事實的真相。我很了解你的個性,你一旦認定某件事情之後,就不會輕易被人影響而改變想法,所以我必須要讓你以為兇手的確是那名男子。而經過我的探查後,男子也的確綁架了一名女童。然而讓我困擾的是,你怎麼可能會認不出你的妹妹呢?

  因此,我放棄了嫁禍於那名男子的如意算盤。左思右想之後,我認為最可能發生的情況,就是利用那名男子,在你闖入他的住屋時將你殺害。所以當你說要闖入以拯救你妹妹時,我心中其實閃過一絲歡喜。即使心中會為你感到惋惜,那時的我也顧不了太多了。因為你的突然出現,讓我十分害怕,一方面我擔心被你發現妹妹遭我毒手的事實,另一方面,你的出現讓我產生了矛盾的情感。

  我必須要把你當作敵人,只有讓你消失,我才不會被自己的黑暗面吞噬。或許你會對我的詭計感到憤怒,然而我還是期待,基於前述的理由,你可以理解我的無奈和苦衷,甚至原諒我。

  然而一切都未如我預期的落幕。

  我從三樓的窗戶看著樓下的你騎著腳踏車離去,便奔上頂樓,小心地翻過矮牆,從你打開的氣密窗爬入室內一探究竟。

  室內強烈的腐臭味讓我感到窒息,是女孩屍體散發出的味道。我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一陣突然襲來的悲痛讓我不敢凝視女孩的屍體,隨後我發現那名男人在頂樓的另一側上吊自殺。

  於是我認為你是去報警了。

  就這樣我等了幾天,卻一直都沒有警察來調查男子的住屋。

  那名男人自殺後你選擇離去而沒有報警,我想是因為你發現真相了吧?你發現兇手其實是我之後,心裡面究竟在想些甚麼呢?你是否會恨我?你是否會無法承受失去妹妹的傷痛?

  最可恨的是,我怎麼會如此悲哀,滿心希望你被殺死,竟然還敢厚顏無恥地要求你原諒我?

  然而就算我不管再怎麼後悔,事情也已經無法挽回了。我想我或許會帶著這份悔恨一直到下地獄,你妹妹是個天真可愛的小女孩,她一定可以上天堂的。

  現在我就快要死了,希望你能收下這兩幅我最珍視的畫。

 

  最疼愛你的老師。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