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生

張渝歌 著

(十五)


  我感覺到心在糾結、胃在翻攪。我想報仇!可是那個可惡的男人卻已經死了!我剛剛竟然還想要救他!

  不!這口氣我嚥不下去!我要拿著水果刀去挖出他的眼睛、砍下他的手指、割下他的舌頭……

  然而就在我悲慟欲絕之時,我扯開了棉被,發現了更不堪的事實……

  ──妹妹竟然是裸體的!

  我充滿憤恨繼續檢查,竟然發現妹妹的胸部、還有下體,似乎都曾經遭受過嚴重的虐待,不但有多處破皮,而且還有疑似割傷的情形!

  啊啊啊啊!我原諒不了你這個混蛋!

  我撿起掉落在地上的水果刀,抓著氣密窗的邊緣用力將身體往上拉起。

  好不容易勉強自己暫時壓下哀傷的情緒,全身上下只充滿著憤怒,站了起來。這時窗外突然有個東西發出強光,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眨了眨眼睛,朝著外面那個正在發光的物體望去。

  原來是水塔。

  但是這個東西不但刺痛了我的眼睛,也刺痛了我的腦筋。

  我似乎能感覺到兩側太陽穴的血管正在鼓脹,豐沛的帶氧血液支援著我急速運轉著的思路。

  是甚麼東西讓我感到不對勁呢?一幕幕過往的畫面,與聲音一同在我的腦海上映著。

 

  啊,對了!

  昨天,我拿出那份報紙,翻到刊登尋人啟事的那一頁給老師看的時候,為甚麼老師是問我說,「這就是你妹妹」呢?

  如果是在正常的情況下,她不是應該要問我,「哪一個是你妹妹」嗎?

  報紙上明明就刊登有兩張女孩的照片,老師怎麼卻很篤定地認為「這一個」就是我妹妹呢?

  難道老師有親眼見過妹妹?

  如果有,為甚麼不告訴我呢?

  我的內心感到十分不安,因為這又讓我想到了另一件事。

  難道說,當時男子看到報紙上的尋人啟事時,會有那麼大的情緒反應,並不是因為看到了妹妹的照片……?

 

  我猶豫地伸出還沒有麻掉的右手,最後終於鼓起勇氣將手塞到女孩的屍體下面。接著我一使勁,將屍體翻了個面,讓她的背面朝上。

  幸好已經預料到自己可能會因為受到驚嚇而腿軟,我早就以發麻的左手抓著窗緣,撐住了我笨重的身軀。

  果不其然,這個女孩並不是妹妹。

  因為這具屍體的屁股上,有著一塊橢圓形的胎記。

 

  那麼妹妹到底會在哪裡呢?

  如果真的是老師藏起了妹妹,那她是為了甚麼而要藏匿妹妹呢?

  我在心中考慮著各種假設,但是大多數都一一被我刪除掉了。

  依照妹妹的失蹤時間來判斷,可能性最大的只剩下綁架,還有死亡。我認為死亡的機率會比綁架會高一些。

  但是,那個男人卻又承認了那張照片是他拍的?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看著眼前這具女孩的屍體,我懷疑,那個男人根本就是個具有戀童癖的變態狂。所以那張照片,我想很可能只是為了想引誘妹妹親近他,所以才送給妹妹的。想到這裡,我不禁為了妹妹捏一把冷汗。

  但是老師會將妹妹藏在哪裡呢?

  剛剛在老師家上去三樓時,有經過兩間房間,房門全都關著。但是妹妹會在裡面嗎?

  這時我突然想起了那個刺痛我雙眼的水塔。

 

  「老師,我想要洗手。洗手間在哪裡啊?」說完我便起身,朝著屋子後方探頭看了看。

  「廁所和廚房的水龍頭都壞掉了。你去院子裡洗手吧,我都在那裏洗臉,水也比較冰涼。我去幫你拿毛巾。」

 

  為甚麼廚房和廁所的水龍頭會同時壞掉呢?

  我想,也許是跟院子裡水龍頭流出來的水,會比較冰涼有關吧?

  因為從院子裡水龍頭流出來的水,不會經過水塔,而是直接從埋在地底下的自來水管接出來的。

  突然想清楚這麼多事情之後,一股難以平息的憤怒和憂鬱感累積在胸中,一直縈繞不去。

  為甚麼是老師呢?為甚麼……為甚麼!

  那種熟悉的矛盾感又再度出現了。我既想要老師死掉,又希望她能夠活著,我到底、到底該怎麼辦!

  那妹妹呢?妹妹恐怕已經被老師殺死了吧!

  為甚麼老師要殺死我妹妹!

  複雜交錯的情緒衝擊著我,讓我久久不能自己。

  我在心中怒吼著。就算哭又有甚麼用呢!妹妹又不會因此而回來!人類到底是甚麼樣的東西啊!人跟人之間怎麼會深愛彼此、卻又要傷害彼此呢?

  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

  有誰能告訴我……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