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生

張渝歌 著

(十二)


四、    哥哥的記憶  之二

 

  我反覆思索了幾次,卻還是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最後我作出了結論,一定要進入到那個男人的屋子裡,才能有機會向警方證明,妹妹就被囚禁在裡面。

  但是要怎麼樣,才能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男子的住屋內呢?

  如果不幸在調查的期間被男子發現了,他會不會因此對我痛下殺手呢?

  我走出房間,下到一樓,看見爸爸正坐在客廳裡看電視。他兩眼無神盯著電視螢幕,手裡拿著遙控器,不斷壓下按鈕,無心地瀏覽著不停轉換的新聞節目、體育轉播、音樂表演、電影戲劇。

  「爸,你為甚麼要一直轉台?」

  但是爸爸就像是沒聽到我說話一樣,連眼神都不曾移動到我身上。

 

  距離妹妹失蹤,已經過了五天。這段時間,警方的調查似乎沒有任何進展。我們去警局備案後,完全沒有接到他們打給我們的電話。另一方面,雖然爸爸在報紙上刊登了尋人啟事,也沒有人打電話通知我們,可能曾經在哪裡看到有疑似是妹妹的小女孩。

  然而,這些現象我覺得都是正常的,反而讓我更加確信,妹妹肯定是被那個男子囚禁的事實。

  但是爸爸媽媽並不知情。

  我不敢向他們提起那件事,也就是在昨天,我發現妹妹可能正被關在碾米工廠附近的一棟透天厝裡面的狀況。因為他們一定會緊張得想要立刻報警,到時候警察一定會因為我們沒有證據,認為我們是謊報案件,而不再理會我們了。

  我看著無精打采的爸爸,感覺心情異常沉重。

  這幾天家裡面雖然看似恢復了以往日常的步調,但是我感覺得出來,在爸爸媽媽的身體裡面,有一部分的生命已經隨著妹妹的消失,而死去了。

  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一起圍著白色的圓餐桌吃飯,唯一不同的是,坐在他們對面的,從妹妹變成了我。

  我想,對爸爸媽媽來說,這種感覺一定很奇怪吧。是應該高興,還是應該難過呢?當然,我想他們心裡應該還是相當難過的。

  為了學校的課業,我離開了他們,居住在市區裡的學校宿舍裡。雖然很少打電話和家裡連絡,但是,那終究只是短暫的離開,我總有一天會回到他們身邊的。

  或許現在在他們心裡面,早就認定妹妹已經遭遇不測了吧?也就是說,妹妹不會再回來了。他們的身體坐在這張圓桌前面,每天咀嚼著沒有味道的飯菜。難道現在只剩下我相信,妹妹還活在這個世界上嗎?

  爸爸媽媽他們已經死心了,但我還沒。

 

  我走到廚房,媽媽正在洗蘋果。我就站在她背後,不發出一點聲響,難過地看著她不停搓洗同一顆蘋果,長達十分鐘。

  我想,最難過的應該是媽媽吧。

  妹妹和我相差了將近十歲。聽媽媽說,當初其實她沒有打算要生下妹妹。因為媽媽是在意外之下懷孕的,而爸爸覺得養育一個小孩很花錢又麻煩,所以曾經考慮過要墮胎。

  但最後,他們還是決定生下妹妹,因為他們相信這是上天賜給我們家的禮物。於是,可愛的妹妹就像帶著光芒的天使一樣,在我們這個小小的家庭降臨了。

  我相信爸爸媽媽一定感到十分慶幸當初沒有拿掉妹妹。因為自從有了妹妹之後,他們逐漸衰老的生命彷彿重新得到雨露的滋養一般,再度活躍了起來。原本死氣沉沉的家裡,也因為妹妹的歡笑聲、哭鬧聲,增添了不可多得的活力。

  看著爸爸媽媽愉快地逗著妹妹玩耍,我心中也多了好多溫暖。

  媽媽尤其疼愛妹妹,這點爸爸也感覺到了。我現在還沒辦法體會那是甚麼樣的心情,但是我想媽媽心中一定是充滿了感動。或許妹妹的誕生,某一方面也提升了媽媽對生命的期待了吧!她也等於是從妹妹那裏,得到了充沛的能量。

  就像是送禮物給辛苦養育妹妹的媽媽一樣,爸爸為了感謝媽媽的辛勞,答應了媽媽的要求,同意讓妹妹從母姓。所以當我們全家一同出國時,很多人看到我和妹妹的名字,都無法自然而然地想到我們是兄妹,也因此鬧了不少笑話。

  我傷心地懷想著那些過去的快樂情景,媽媽現在是不是也和我在想著同樣的事情呢?

  好久好久,媽媽始終沒有發現我就站在她身後。我小心翼翼地拉開碗櫃下方的抽屜,抽出一把尚未拆封的水果刀。

  我拿著這把水果刀回到了房間,靜靜地坐在書桌前,對著檯燈觀察著銳利的刀刃。我發現,在某些角度下,可以看到美麗的彩虹色光。

  真的可以用這個東西殺死一個活生生的人嗎?

  如果妹妹真的遭遇不測,我想我一定會將這一片鋒利的七色彩虹,送進那個可恨男子的心臟裡!

  想到這裡,我握著水果刀的右手,又顫抖了起來。

  我怎麼會這麼膽小呢?我自責道。

  哥哥不就應該要保護妹妹嗎?我必須要堅強起來。

  不能再等了,就是現在!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