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生

張渝歌 著

(八)

  我和男子爭執時的吵鬧聲似乎驚動了隔壁的鄰居,於是我將注意力轉向隔壁推開的大門。走出來視察情況的是一位老婦人,我看著她緩緩走近,一直到了很近的距離,我才突然發覺老婦人有些面熟。仔細一看,不由得驚呼一聲。

  這時,沉潛在腦海底層、凌亂散落的記憶拼圖終於「啪」一聲,順利的陸續歸位了。這一幅完整的重現圖畫,也幫助我想起來那些被遺忘多年的少年時光,以及曾經陪伴過我成長的諸多往事。我果然來過這裡。

  「老師?!」

  老婦人聽到我的聲音,身體震了一下,停下了腳步。

  「你是……阿文?」

  「是啊!我是!老師您……」

  老師趕緊拉開院子裡小門的鐵栓,帶著我經過院子裡一盆盆的植栽花草,然後跟著她一塊進入屋內。老師走到後方的廚房,從冰箱裡拿出了一瓶冰涼的柳橙汁,倒了一杯給我。

  「剛剛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想到要來這裡?」

  我們在客廳的沙發上一起坐下。老師看到我左手肘有些破皮,便從茶几底下拿出急救箱為我消毒包紮。

  「是這樣的,我妹妹失蹤了。」

  老師露出驚訝的表情。「失蹤了?」

  我再度從口袋中拿出那份報紙,翻開至第一頁,遞到老師面前。

  老師不可置信地看著報紙上刊登的尋人啟事,眼睛瞪得老大。

  「這就是你妹妹?」

  我輕輕點了點頭。「……她已經四天沒有回家了。」

  「那是你妹妹的照片?」

  老師看到了我手中剛剛才從口袋抽出來的照片。

  我再次點了點頭。「我懷疑隔壁的大叔綁架了我妹妹,所以剛剛才會和他爆發嚴重的口角與肢體衝突。」

  老師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你剛剛說,他綁架了你妹妹?你為甚麼會懷疑他?」

  「就是因為這張照片。」我將妹妹的照片推到老師面前,「適才在屋外和他發生爭執時,他已經承認了這是他拍的。而且他剛剛看到報紙上的尋人啟事時,不但行為舉止誇張怪異,還拒絕讓我進屋。」

  老師點了點頭,然後若有所思地說:「好像也是,我一直覺得他行徑有些詭異,也沒看過有人去拜訪他。只是,你有證據嗎?」

  我搖搖頭。也對,沒有證據,警察怎麼可能會相信我。一定要快點找到證據才行,那麼詭異噁心的男人,妹妹如果真的落在他手裡,不知道會遭到甚麼樣的毒手。想到這裡,我就再也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我好想要直接衝進隔壁男人的屋子裡,把妹妹給救出來!

  「那麼,老師幫你監視他好了。他就住在我隔壁,如果我發現有甚麼異樣,我會立即通知警方的。」

  聽到老師這句話,我也算是鬆了一口氣了。我總不可能一直待在這裡監視著那個男人,妹妹才剛失蹤,爸爸媽媽絕對不可能再讓我這麼做。

  我看著老師滿佈皺紋的臉頰、滿頭的白髮、還有羸弱的身軀,和印象中的模樣有很大的差距。

  我正猶豫著要不要開口問,老師便先說了。

  「有甚麼事要跟我說嗎?」

  老師只是輕輕咳了一聲,但我卻能聽出那是一種有氣無力的咳法,絕對無法咳出深藏在喉嚨內的濃痰。

  「老師好像……老了很多?」

  老師難為情地笑了起來。「是啊!所以只好退休了。」

  「退休了!?」

  距離我國小畢業,也不過才經過了六年。算算老師現在的年紀,應該還不到五十歲吧?是得了甚麼重病嗎?

  「是啊。現在的小學生太頑皮,管不動了。不過話說回來,你別看我這樣。看起來雖然弱不禁風、又滿頭白髮,身體還是強壯得很!我還能去菜市場扛一大袋米回來呢!」

  老師拍了拍自己的臂膀,滑稽的模樣惹人發笑,我也放心地笑了起來。

  「現在正在讀高中吧?」

  「是啊,正在準備大學指考。」

  我喝了一口柳橙汁,玻璃杯外凝結的水珠溽濕了我的手掌。我搓了搓手指,感覺到指掌間有些沙粒黏著。我想應該是因為剛剛撞到門柱後,為了支撐住身體,抓著柱子頂端後沾到的。

  「老師,我想要洗手。洗手間在哪裡啊?」

  說完我便起身,朝著屋子後方探頭看了看。

  「廁所和廚房的水龍頭都壞掉了。你去院子裡洗手吧,我都在那裏洗臉,水也比較冰涼。我去幫你拿毛巾。」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