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生

張渝歌 著

(七)


  我騎著腳踏車,沿著稻田邊的溝渠飛馳著。通過了橫跨小溪的石橋之後,就是我最喜歡的林蔭大道了。雖然我取名為林蔭大道,也不過就是一條柏油路,道路兩側生長著濃密繁盛的巨大老榕樹。其龐大厚實的樹蔭將太陽光全然阻絕在外,來往的行人都能夠在這裡暫時躲避毒辣的太陽光。

  不久後,高聳的碾米工廠終於出現在不遠的前方了。我提前右轉進入一條小徑,左轉後就能看見工廠後方那一片甘蔗林了。這邊的小路被擁擠的稻田縮減成只能讓機車、腳踏車進入,任何一台汽車開進這裡,恐怕都要掉進田裡。

  我小心繞過一位正在拔花生的老農,暫時在甘蔗林旁邊停了下來。

  回頭望去,高速公路自左方斜走向右方,也就是說,沿著這條小徑一直走,應該就能夠在右側看見另一條橫向的小徑,找到照片拍攝的地點。

  於是我繼續奮力踩著踏板前進。

 

  果然不久後右前方出現了一個路口,我趕緊右轉,只走了大約五十公尺後,就在小路的左側發現了一排平房。

  這時我的記憶似乎更加鮮明了,我很確定我曾經走過和今天一樣的路徑,來到同樣的地方。但是為了何事而來、何時來過,卻是怎麼也想不起來。

  再往前走約一百公尺,就是稻田間的一段石子路了,所以我將腳踏車停在甘蔗林的前方。我一面比對著照片,一面來回走動,直到視野和照片中的背景一樣,而妹妹應該就是在那裡接受拍攝的。

  我回頭看著位於身後的平房。不鏽鋼的大門緊閉,前方的小院子,與其他戶人家相比,顯得十分荒涼,完全沒有種植花草或任何綠化盆栽。大門旁邊的鐵窗架結了滿滿的蜘蛛網,上面似乎還沾滿了許多昆蟲的屍體。

  正當我在猶豫要不要按門鈴時,一陣倉促的腳步聲正在靠近。

  我趕緊回頭,一名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以一種不懷好意的眼神打量著我,從他扁塌的鼻子裡發出了幾聲悶哼。

  「你在我家前面做甚麼?想偷東西?」

  男子緊貼著我的臉咒罵著,一股難聞的口氣竄入我的鼻孔,搞得我的胃裡一陣翻攪。

  我比著大拇指,指向後方。「你是這棟房子的屋主?」

  「沒錯,你有甚麼事?」

  「我想要請教你幾個問題。」

  我在說話的同時,不斷地觀察他的反應與動作。我曾經在學校聽過同學討論「心虛」時的反應。如果對方不斷咳嗽、不敢直視你的眼睛,或者一直抓自己的鼻頭,這些可能都是「他正在說謊」的徵兆。

  「要很久嗎?」男子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可能需要耽誤你十分鐘。」

  他看了看手錶。他在趕時間嗎?

  「那就直接在這裡說吧!」

  「如果可以的話,能否進到屋裡說呢?現在天氣很熱,又沒有……」

  「少囉嗦,不然我就直接進屋裡去了!」

  男子強硬的態度讓我起了疑心。為甚麼堅決不讓我進屋呢?妹妹會在這間房子裡面嗎?如果是真的,我該如何救妹妹出來呢?

  眼見男子就要走進院子裡,我也只能妥協了。既然男子的態度如此不客氣,我也不再浪費時間。我從左邊口袋裡掏出妹妹那張在這棟屋子前方所拍攝的照片。

  「請問,這張照片是你拍的嗎?」

  男子搔了搔鼻子,低頭定睛一看,經過一陣快速的表情變換之後,他緩緩抬起頭,兇狠地瞪著我,一臉驚訝的表情卻早已表露無遺。

  我打算乘勝追擊,不留給他絲毫餘地去編織理由。

  「你是在想,這張照片怎麼會在我手裡,是吧?」我提高了語調、放大了音量。

  沒有給他太多的時間去思考該怎麼反應,我又從右邊口袋裡抽出已經折疊好的報紙,打開後,翻到第一頁的背面。

  「我想請問你,你對於這個,有沒有甚麼看法?」

  我用食指指著報紙上妹妹的照片,將報紙湊到男子面前。接下來的事情發生的相當劇烈而快速。男子像是被口水嗆到一樣,誇張的大咳了幾聲,然後衝著我怒吼: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誰!給我滾!」

  他斗大的拳頭朝著我揮擊過來。我好不容易躲開了,他又用力推了我一把,害我重心不穩,一頭撞向門口旁邊的柱子。我勉強用右手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眼角餘光卻看見男子搖搖晃晃地衝進院子,花了許久才控制住自己顫抖不止的手,將鑰匙插入鎖孔。他進入屋內後,「碰」一聲用力摔上大門。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