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生

張渝歌 著

(四)


 

  或許世事就是如此詭奇難測,雖然在那時只是一小步,卻會影響到你日後的道路。同樣的一個人,可以讓你的未來一百八十度轉變,進而改變了你的一生。

 

  我再度睜開雙眼,看著那幅沒有被寄出去的畫,在心中埋怨著老師。我寧可他自己燒掉這幅畫,也不要他親口告訴我這個殘酷的事實。他跟我說,他在大姐姐房間裡的衣櫥後面發現這幅畫。這究竟意味著甚麼呢?是大姐姐故意不寄出去的嗎?還是被審查委員會退件之後,寄回到她家呢?

 

  不管怎麼樣,當我再度拿到這幅畫的時候,我已經站在一條完全不同的路上了。當時一蹶不振的我,全憑奶奶的鼓勵和支持才勉強撐下去。我連打工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和奶奶兩個人憑藉爺爺的撫恤金度日。奶奶去世之後,家裡的經濟來源完全斷絕,就連舉辦奶奶葬禮的錢我都沒辦法湊足。那時的我,幾乎要得到憂鬱症。每天蜷縮在床上,不吃飯、不喝水,甚麼事都不做,完全放棄了自己。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吳春蟬老師竟然在這時候出現了。

 

  她出錢出力,不但協助我完成奶奶的葬禮,還幫助我重新站起來,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

 

  我曾經想問她為什麼要幫我,但這個念頭隨即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或許有人在暗中把所有的一切攪亂了,或許只是我不敢承認自己的偏狹與錯誤。

 

  回想起來,當時繪畫老師也曾經勸說過我,不過是一次比賽的失利,我還年輕,今年失敗了,明年再來,重新站起來再出發,一定會再進步的。但是我就是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好像再也畫不出來那樣的傑作似的。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才華枯竭」了吧,從此以後,我不曾再拿起畫筆了。

 

  然而這時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湧上心頭。我就快要死了,心裡頭到底有沒有甚麼還沒有完成的夢想呢?

 

  我看著自己長著厚繭的手,幻想著自己再度拿起畫筆,隨著那隻橫斑鳥盡情飛舞著,唯一不同的是,這次,已經沒有鐵籠子的拘束了。

 

  老師的低沉沙啞嗓音在耳畔重新響起:「你真正想畫的是甚麼?」

 

  「生命,永遠都是生命。」我回答。

 

  但是這次要用甚麼樣的主題和手法呈現呢?靈感彷彿再度如噴泉般湧出,沁涼的泉水沖醒了我沉睡已久的繪畫記憶,我的手指似乎就要自己動了起來,它們這次要為自己而畫。

 

  那麼,要如何描畫出生命的最真實的樣貌呢?我想到「春蟬之死」。那幅作品最動人的地方恐怕就在於,所有生物在即將邁入盛夏時節所展現的旺盛生命力,和春蟬的死亡呈現強烈的對比。

 

  也許最棒的呈現方式,就是仔細觀察生命是怎麼流逝的吧。只要能夠讓生命之河在即將流逝完的那一瞬間,讓秒針停下,就能夠完美地觀察到生命真實的樣貌了。

 

  該怎麼做呢?我突然靈光一閃。

 

  一樣是採用我最熟悉、最拿手的水彩畫法,主題就直接定為「生命」好了。但是現在還不是動工的時候,就和之前一樣,想要畫出生動活潑的橫斑鳥,必須要先找到一隻真實的重藍橫斑供我揣摩。

  寫生比賽就要開始了。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