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生大逃殺

曾刊載於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八屆徵文獎入圍作品集

文善 著

(完)

 

  我和周念妍坐在H銀行大樓外面公園的長椅上,就像「畢業生」裡最後一幕。

  「我下星期會到H銀行倫敦總公司上班。」周念妍淡淡說著。

  是這樣啊,當我還以為周念妍放棄了這個機會時,原來她早已另有打算。 

  她從包包裡掏出一份報告。「晚會那時,我把這個和求職信一併交給卓先生,對他說我希望到倫敦的總部學習。」報告的封面寫著周念妍一個人的名字,和「H銀行投資安二出版社和湯姆士科技企劃報告」的標題。

  我翻著這份報告,背景內容和我們比賽時寫的那份差不多,只是……

  有關香港樹蛙,和輕鐵工程需要因搬遷樹蛙而延誤那點,在這報告中隻字未提。取而代之的,是—— 

  「收購安二出版社,本來是要作為一個市場策略是沒錯,但是整個事件的真相,並不是樹蛙。」周念妍說著。「而是軟件通過不了測試。」 

  我的目光剛好落在報告中對應方案的部分,可是腦海中出現的,是比賽那幾天的片段。 

  是的,在輕鐵官方網頁上,本應是季度的進度報告,過了八個月還沒上載,正是因為測試不合格。

  「那樹蛙的事情……H銀行的計畫之內。」我瞪著眼看周念妍。

  她只是淡淡然的點點頭,就像在公園看到小麻雀那樣輕鬆。

 

  那天晚上,我和她熬夜的第二個晚上,她已經知道了。而且,她還準備了她自己的報告。她從來都不是這樣的嗎?別人準備一份報告的時間,她已有兩手準備。

  「那個安二兒子的網頁,是假的。」

  「假……假的?可是,那裡不是有安二兒子和女友的親密照嗎?那些照片不像假的啊。」

  可是我說完便後悔了。

  現今誰沒有開過兩、三個網誌?誰不曾在社交網站放自己的照片?

  我看著周念妍,她只是看著遠方,避免和我的目光接觸。

  她一早看穿了一切,因為她從一開始,便在問一個問題:「為什麼?」

 

「為什麼這年的比賽會用這個個案?」

  因為西北輕鐵系統的測試發現有問題,而如果被外界發現的話,不單會連累湯姆士科技的價值,還會令大力推動本土科技的政府顏臉無存。所以他們急需一個方法。

 

「決賽入圍隊伍是何時公布的?」

  剛巧兩個月前大學商管比賽決賽入圍隊伍公布,有名的環保分子張珮姿榜上有名而被媒體炒作了一陣子。這使他們靈光一閃,想到讓張珮姿發現那裡住有香港樹蛙,繼而阻止工程的進行。這樣鐵路公司便有個絕佳的理由暫停工程,湯姆士科技也賺到改善軟件的時間,以環保作擋箭牌,受工程延誤影響的人們,只會埋怨那些環保分子,因為他們一早便被標籤成搞事的人。 

  H銀行的人在安二兒子的舊網誌或是社交網站上拷貝了他的照片,加上樹蛙的照片,還故意寫了去新界西北區取材的故事。目的是要誤導張珮姿,讓她以為,安二的遺作中,有拍到本來不認為會在新界西北出現的香港樹蛙。 

「那班大學生……不要緊吧?」

  卓先生那麼著緊,不是怕我們會發現什麼,而是怕我們不發現什麼。 

「為什麼H銀行要在這時候公布收購安二出版社?」

  而明明還有一天比賽便完結,H銀行還公布收購安二出版社,就是要給我們更大的提示,讓我們發現個案中的A出版就是安二出版社,還特地要我們看到負責人是對出版毫無經驗、但卻是和西北輕鐵有關的蔡克強。 

  緊接著的是,他們把安二兒子的假網誌放上網。所以第一晚搜尋時我看不到這個網站。我還以為我的搜尋技術讓我找到絕密的資料,其實我只是掉進他們一早準備好的圈套中。我這個因為那點點搜尋技效而沾沾自喜的蠢材,竟然沒想到網上搜尋的第一戒律:「大膽搜尋,小心求證」,就這樣被假網誌騙倒。

  整個計畫,都是他們把各種線索拋出來,引我們去發現他們要我們去發現的「事實」。 

  和他們的預期有出入的是,發現這個事實的,不是環保分子張珮姿,而是我這個突然熱血的傻瓜。

  而周念妍在簡報之前肚痛,根本和李斐無關。她只是不要和我們這些被H銀行牽著鼻子走、自以為聰明的人扯在一起。李斐帶著瀉藥,是因為她在減肥,Hello Kitty水壺中的綠茶、蟹殼素,不都是女生用來減肥的嗎?周念妍一早便知道李斐有這個習慣。說不定,她是故意拿了李斐的瀉藥來行這苦肉計。她不會裝病,因為萬一我們堅持送她進醫院,也沒有問題,因為她真的服了瀉藥。

 

  她連這個也計算好。

 

  四年,和周念妍四年的大學同窗之情,我還天真的以為,這個比賽,大家算是共同經歷了一些壯舉,總算建立了一點友情。原來,這場比賽不只是大學間的比賽,還是我們四人之間的殺戮,就像「大逃殺」一樣。 

  我突然驚覺,這個比賽,把我們劃分出來,除了周念妍外,我們其他人,都是企業中那些齒輪,未來的幾十年,我們都會忠心的運轉,令這部企業機器發揮它的功用。只有肯追根究柢、看穿每件事發生的原因的周念妍是勝利者,她將來,會是決定這部機器如何運作的人。 

  「那……我回去了。」過了一陣尷尬的沉默,周念妍終於開口道,然後她便站起來。「掰掰。」 

  我一直盯著周念妍離去的身影,一直到她沒入人群裡,心中有種難明的感覺。

  這是心痛嗎?可是連被初戀女友拋棄時,也沒有這感覺呀。

  不,不是心痛,我感到身體內所有器官被揪住。

  胃部一輪翻滾,喉嚨突然湧上一陣噁心的感覺。在我意識到發生什麼事前,透明的液體已伴著口腔發出的嘔吐聲一起吐出來。

  我痛苦的彎著腰,看著地上的嘔吐物,眼角隱約看到路人厭惡的目光,有幾個OL還大動作的掩著鼻子快步走開——明明是沒有味道。

  突然間,看著眼前四周這些玻璃外牆大廈,在這個種滿植物的中庭,我卻找不到出路。

  真的沒有出路嗎?一走進這裡,就沒有出路了嗎?想著想著,透明的液體又從胃部湧出。

  突然間,我好想變成一只小樹蛙,躲在樹叢中……

  好想變成一只小樹蛙,靜靜地伏在樹葉上……

  好想變成一只小樹蛙……

  好想……



~全篇完~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