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生大逃殺

曾刊載於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八屆徵文獎入圍作品集

文善 著

(十五)


星期三 晚上九點 

 

  「這個比賽,參賽者的水準一年比一年高。作為一直支持這比賽的機構,我們H銀行對能培育出這樣的人材很感欣慰……

  卓先生在台上說著,我則在台下細嚼著AAA級牛排,努力享受著這種豪華豐盈的口感。經過兩隊的簡報後,卓先生和大學教授們,便立刻商量並選出優勝的隊伍,然後這個比賽的高潮,就是現在飯店內舉行的這個餐舞會,還邀請了所有參賽的大學隊伍,結果會在晚餐後公布,之後便會開放舞池,讓大家在正式進入大人世界前來個最後狂歡。

   「能擠身這次決賽,各位都是商學院畢業生精英中的精英。而各位同學在這次的個案中,都表現出對穩打穩扎的商業和金融知識,香港的金融業能有你們這班人材,未來一定能繼續維持著在亞洲,甚至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李斐定睛的看著講台上的卓先生,她一定是很緊張吧,因為演講之後便要宣布賽果,她晚餐也沒有吃幾口。 

  我看著我們這桌的那個空位,然後下意識的望向大廳最後那桌。

  周念妍坐在那邊,她也是全神貫注的聽著卓先生的演講。

  因為沒參加最後簡報,本來她說不想來的,是我硬拉著她來。可是她來了後堅持不和我們一同坐決賽隊伍的那桌。

  真是固執的女人,一點也不可愛。

 

  「人們常常說香港的學生缺乏創意,可是看到各位同學的表現,我絕對不能同意這個說法,你們當中,有人在這次比賽中不單突顯了驚人的洞察力,還能從整個社會方面著想,這種有遠見的管理人材,正是我們商界需要的。因為,我們不要社會把企業看成滿身銅臭,只會向錢看的怪物,而是有效運用資源,帶領整個社會可持續發展的火車頭……」聽著卓先生這樣說,是哪隊勝出已是呼之欲出了吧。王捷聰已急不及待露出他那笑口淫淫的猥褻嘴臉,李斐雙手已如箭在弦,準備在卓先生演講完後大力拍掌。

 

  而我,倒是沒有什麼感覺。

  這份報告的重點,是我和周念妍這兩晚熬夜完成的,現在她不和我們在一起,總覺得缺少了什麼。而且,對我來說,完成了簡報,把我們的想法說出來,已完成了我的任務。 

  正當我百無聊賴地四處看時,偶然瞄到李斐打開了的包包。除了化妝袋、Hello Kitty的水壺、某日本品牌出產的蟹殼素外,一個白色塑膠瓶吸引著我的注意。很明顯這是放藥丸的,而標籤上印著:Senna。 

  不知為何,對這瓶藥丸的存在,我感到納悶。所以,當宣布我們K大是本年的冠軍時,心裡也不是很踏實。從參加這個比賽以來,我一直以為,勝出的話,我會像那些足球員射進入球般,興奮得舉手揮拳,大聲喊著「Yes」!可是,此刻的我,腦中不斷出現這三天的種種,它們好像在告訴我,我看漏了某件重要的事。 

  當李斐和王捷聰簇擁著和我一起上台時,我也像是靈魂出竅般,其實是心裡努力記下李斐那瓶藥丸上的標籤……

 

 

九月某日 下午四點半 

 

  看著升降機內的鏡子映出我的臉時,我想起了張珮姿。

  是這個樣子的嗎?為了正義,為了信念而幹起瘋狂的事。這刻我真有去搶新娘的感覺。 

  現在我要做的,也真夠瘋狂。

 

  「我選擇留港工作,因為香港是個國際大都會,我希望能藉此擴闊我的國際視野。能在商管對抗賽中獲勝,有賴我們團隊的合作……」想起李斐今早對著記者們說的話,我就肯定我現在做的事是對的。

   今天是我們一眾H銀行見習生第一天上班的日子。因為金融海嘯,很多企業都大幅削減人手和暫緩招聘新人,而H銀行卻逆市而行,還邀請了記者來,好公告他們對市場的信心。這期唯一的內地生李斐,自然成了大家的焦點。

 

  團隊精神?她真的會睜著眼睛說謊。

  晚會中李斐包包中的藥物,我後來查了一下,是一種叫蕃瀉葉的瀉藥。

 

  那天簡報前周念妍肚瀉而不能參加,全是李斐搞的鬼。她趁周念妍不注意時,把瀉藥混入檸檬茶中,好讓她不能繼續參賽,而自己則在卓先生面前好好表現。

   因為沒有比賽到最後,周念妍沒臉接受H銀行的聘書。從她當年會為了拿全科A而放棄「拔尖」進大學的機會,就不會為她的決定覺得奇怪。可是,我就是替她不值。這次能贏得比賽,多多少少也是因為她肯堅持,沒理由給那些出「陰招」的人坐享其成。

   所以我一回到我的新座位,便寫了封電郵給卓先生,向他解釋了我們隊還有第四個隊員,怎樣因為身體不適而缺席,還有她是怎樣不可多得的人材,希望他能重新考慮等等…… 

  可是我一直等,還沒收到他的回覆。

  雖說他是大忙人,可是他一定有Blackberry的啊,無論何時何地也能看到電郵,我肯定他一定收到了,是不是在和人事部的人了解了解呢?

  我等不下去了,所以決定直接上他的辦公室。

  對一個第一天上班的人來說,這事也真夠瘋狂。

  我本來的想法是,像電視劇般一鼓作氣的衝到他的辦公室,然後很有型的推開房門,讓漂亮的祕書邊跟在後頭邊喊:「你不能進去耶!」

  可是,實情是,到達樓層後,我根本不知到卓先生的辦公室在哪裡,結果在樓層不停的兜圈。

  後來我會找到卓先生的辦公室,因為我看到卓先生從某個房間內把門打開,一副送客的模樣,讓另一個人從房間出來。

  而那從卓先生的辦公室出來的身影,是周念妍。

   「柯寶森?」看到我時,周念妍臉上閃過一絲難以形容的神色。

  「啊,你就是柯寶森?對了,我有收到你的電郵,可是一直沒時間回覆,真對不起。」卓先生說著轉向周念妍。「你這個朋友可真夠義氣呢,到了英國後也不要忘了他。」

  英國?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