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生大逃殺

曾刊載於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八屆徵文獎入圍作品集

文善 著

(十四)


星期三 下午兩點 

 

  踏入簡報場地,已見H銀行的卓先生和幾名來自各大學的教授在台前坐成一排。我默默把電腦和投影機接駁好,很快屏幕上便出現了我們這次簡報的投影片。 

  「各位好。」王捷聰先開口。「這次的個案,是要就收購A出版的事宜擬定一個投資方案……

  我站在旁邊,手中拿著講稿。

  王捷聰說的東西,我完全聽不進去,此刻我腦中只是反覆練習著等會我要報告的內容。因為連周念妍的份也要完成,現在我緊張得很。

  「……以上便是關於這次投資的背景和A出版的分析,接著李斐同學會說明我們對A出版的估值。」

  「以下是根據A出版過去三年財務報表,和考慮它來年的預算和整體市場的環境而做的現金流量估計。可以看到,據我們的分析,A出版的淨現金流量很低,可以說,每年它基本上只是收支平衡。

  「這沒有什麼奇怪,因為A先生成立A出版,目的就是以培育本土作家為己任,所以嚴格來說,A出版可說是一間非牟利公司。

  如果根據這些來為A出版估值的話,實在是沒有什麼價值可言。可是……」李斐頓了一頓,稍微調整了呼吸。

  「在我們的資料搜集過程中,我們得知H銀行剛收購了安二出版社。」

 

  卓先生停下了在做筆記的手,坐直了身子並雙手交叉在胸前,像要專注聽李斐有什麼要說。他的動作,使我和王捷聰也不約而同地緊張得站直了。

 

  「H銀行是以收入的十倍收購安二出版社,比一些上市的同業價格還要高。而安二出版社的情況和A出版很相似……」我一直留意著卓先生的反應,因為,我想猜測當我說出我那部分時他會怎樣。從他的臉容來看,他應該是個喜怒不形於色的人。那樣也好,起碼我不用擔心他會向我擲東西。

   「據我們的分析,安二出版社應該還有安二未出版遺作的版權。在比較過A出版和安二出版社後,從它們的外遊費的開銷,可以看到,A出版很大機會也擁有A先生未出版的遺作。所以,我們其中一個建議,是要確定A出版是否有A先生的遺作。」

 

  幹得好!

 

  因為不想違反規則,所以我們想到以安二出版社當比較,然後帶出我們的建議,可是這其實都是針對H銀行對安二出版社的意見。當然,李斐現在這些都是皮毛,到我的部分才……

  「作為政府以外香港最大的投資者,H銀行還有多項投資。以安二出版社為例,除了這出版社外,我相信,H銀行考慮的,還有湯姆士科技,正正是負責西北輕便鐵路系統的軟件公司。我們知道,安二的遺作是以新界西北的龍鼓灘為舞台,收購安二出版社後,H銀行便能控制遺作的出版時機,甚至對作品做適度的修改,好配合西北新市鎮的項目。安二先生的遺作將會是引起大眾對新市鎮的注意,並提升整個項目的形象。如果湯姆士科技這時候上市的話,因為公眾的期許,必定可以所以有一個很理想的招股價。這樣H銀行便能賺得更大的回報,所以我們也考慮到這方面的協同效應。如果把這個邏輯套用在這次A出版的個案中的話,我們對A出版這項投資,並不是只看成是A出版一間公司,而是要考慮H銀行整個投資組合。由於我們沒有更詳細的資料,所以我們以安二出版社為藍本,估計協同效應可能提升的百分比……

  「……在整個過程中,H銀行需要能對A出版有絕對的控制權,所以我們認為,直接收購B先生和A太太手上的股票是最便宜的做法……」聽著李斐說明的卓先生點點頭,在筆記上草草寫了一些字後便再放下筆。 

  「現在,由柯寶森同學做最後的補充……

  這時教授們都不約而同的看一下手錶。我們有十五分鐘的簡報時間,我不知道我們現在真正用了多久,但大概只是一半的時間吧。所以他們都奇怪為什麼那麼快便進入最後部分。

 

  踏上講台那一刻,我竟然出奇地平靜。

  是的,做著自己相信的事,是沒有什麼好怕的。

  我向王捷聰點頭示意,他也向我微微頷首,然後按了滑鼠一下,屏幕立刻出現我昨晚通宵準備的投影片。

 

  「各位,以這次比賽的個案來說,我們的簡報是結束了。但是,我們還有些話要說。回到剛才李斐同學以安二出版社為例子的現金流量估計,我們另外做了個最壞評估,是假設湯姆士科技的上市計畫需要延後最少九個月,和一筆額外的環保開支。因為西北鐵路的工程需要延誤。由於這個不穩定因素,要達到理想的招股價,我們認為把上市計畫延後是最合理的。」

  教授們發出一陣騷動,可以想像一直到剛才為止我們的東西都大致和C大的報告差不多。而卓先生,則依舊不動聲色。

  「工程要延誤的理由,是因為我們發現新界西北地區,也是計畫中的新市鎮和輕鐵所在,原來棲息了被列為受保護動物的香港樹蛙。人們一直也認為,這種香港樹蛙只生長在香港西南面,即南丫島和赤臘角一帶。」安二兒子在網上放了一張青蛙的照片,那和張珮姿那張香港樹蛙的照片是一樣的。 

  「由於牠們是受保護動物,我們不能罔顧牠們的生命而進行工程。在九○年代興建新機場的時候,便為牠們做了個前所未有的遷徙,把牠們搬到澳洲的動物園飼養。

  「所以,我們以一九九二年的搬遷作參考,假設從評估到完成搬遷需要九個月時間。而開支大約是二十萬。我們認為這是上限,因為當中有機會得到政府的補貼,可是具體的數目和時間表我們要多些時間研究才能得出結論……」我邊指著投影片展示著的現金流量表邊說。

 

  轉過頭來時,我和卓先生的目光對上了。

  和這樣的大人物四目相投,我其實是怕得要死。但是我強逼自己不能把目光移開。因為,我要用我的目光告訴他,我們看穿了整件事。只是我們選擇不在其他評審面前說出。 

  我沒有說出的是,H銀行執意收購安二出版社,不單是希望提升湯姆士科技的形象,最重要的,還有得到安二遺作的版權。因為他們發現將來的工地出現了受保護動物,而安二很可能已把牠們當題材寫進小說中。安二遺作的出版必然會引起注意,如果裡面有提到香港樹蛙的話,工程勢必要延誤,把湯姆士科技上市套現的如意算盤便打不響。

 

  「雖然這樣做會增加短期的成本,但是如果H銀行主動說出香港樹蛙出現在工地,自願為牠們搬遷的話,對H銀行的形象也會有很正面的影響。因為這可以向公眾展示,H銀行是一間有社會良心的企業。」

 

  如果是以前,說這樣的話我一定會覺得很老土、很不好意思。可是,現在站在講台上的我,面不紅耳不熱,原來,認真也不是太難為情的事……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