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生大逃殺

曾刊載於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八屆徵文獎入圍作品集

文善 著

(十三)


星期三 早上十一點 倒數3小時 

 

  在K大的會議室內,空氣凝重得令人窒息。

  偶爾傳出「得、得」的聲音,過了一陣子我才發現原來那是我在咬拇指指甲的聲音。

  王捷聰緩緩的走進來,可以嗅出他剛才出去了外面抽菸。

  「決定了嗎?」他問。我知道他會抽菸,可是他沒有菸癮,這三天也不見他抽,可想而知他現在面對的壓力。 

  「你又不在,我們不能決定。」李斐說,可是她的語氣也沒有要責備王捷聰的意思。她拿起咖啡杯又放下——裡面的咖啡一早被她喝光了,可是她還是隔一陣子便拿起咖啡杯想喝咖啡。 

  如果她要決定的話,即使我們三人不在也沒有問題。

  「還有三小時便要做簡報,我們要決定了——說,還是不說?」周念妍的目光掃過每一個人。「我認為柯寶森的推理很有道理。」

  周念妍告訴李斐和王捷聰關於安二出版社和湯姆士科技協同效應的事,可是,當我說出昨晚周念妍走後我才發現的事時,所有人,包括周念妍,都嚇壞了。可是,周念妍還是能夠保持冷靜,問大家我們要不要在簡報中說出我的推理。因為實在太震撼,大家一直拿不定主意。 

  「我有聽過兵行險著,」王捷聰說。「可是這一著也太險了吧?如果惹得H銀行的人不高興怎麼辦?那我們會不會被H銀行封殺啊?」

  李斐沒說什麼,只是咬著脣。

  「大家……」我站起來。「我……我不是要做英雄,可是……大人們不是常說,大學生是社會的未來,是社會的良心嗎?我……我們還是K大商學院的畢業生啊,多少人想進也考不進來呢。我記得從前在網上看過,哈佛MBA的畢業生,都會一起宣誓:

 『作為一個管理人,我存在的目的,是要結合人力和其他資源,使其締造人獨力不能達至的價值。所以,我要令我的公司為社會帶來最大  的長線益處。我明白我所做的決定,對我公司內外的人都會做成深遠的影響。而我在顧及不同人士的利益時,我將會面對一些難以取捨  的抉擇。

 『所以,我承諾:

 『我會以最廉正和最合乎道德的態度去面對我的工作;

 『我會以良心管理我的公司,不讓我個人狹窄的野心傷害公司和社會;

 『我會奉公守法;

 『我會為我的行為負責,對於公司的業績和風險,我會準確如實匯報;

 『我會自我增值,並教導我底下的管理人員,使我們繼續成長和為社會效力;

 『我會為社會的經濟、社福、和環境的可持續發展努力。』」

  一口氣說完在網上百科看到的誓詞,我回過神來時,視線不經意的和他們碰上,我立刻收起目光低下頭。發表這樣的說話,自己現在也覺得不好意思。

  其他人也是,我隱約看到王捷聰和李斐也各自低下頭。

  大家也不能做決定。

  活了二十年,其實我們也沒有真正決定過什麼:升中學,理所當然的去報讀英文中學;大學選科,考上了K大的商學院,有什麼理由不去?現在要我們在沒有大人幫忙的情況下,要做一個可能影響自身前途的決定,大家都猶豫了。

 

  「我、我覺得,」我打破了沉默。「如果我們這個時候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話,那未來幾十年的工作,也只會是不斷的讓步和妥協。現在的我們,不是應該做年輕人該做的事嗎?」

  「我贊成柯寶森的看法。」周念妍接下去。「而且即使說出來,也不見得是壞事,只要我們準備好對策,替H銀行化解這個危機,還是會被看成有用的員工。」

   「好吧!」李斐大聲的說,像是把一口悶氣吐出來似的。「現在還有三個小時,就讓我們想那個對策吧。」

  「既然大家也這樣說,我也不反對。」

  於是大家又一次埋頭苦幹,竟然沒有人對這樣把結論翻完又翻有任何怨言。

  第一次,這樣趕功課完全不覺得累。

  第一次,覺得自己在做有意義的事。

 

  「完成了﹗」王捷聰伸了個懶腰,剛才一直繃緊的氣氛也頓時鬆了下來。在離簡報還有一個小時的時候,終於完成了投影片。我們也就簡報的內容分了工,周念妍負責解釋化解危機的對策。

  「那我是在最後囉。」說著她喝了一口她放在一旁那杯檸檬茶。

  之後大家各自練習要說的內容。離簡報還有十五分鐘時,我的手機響起。 

  是周念妍。 

  為什麼她會打我的手機?抬頭環視會議室,才發現原來她不在這裡。

  「柯…………森,你……你聽著,我不能去……去簡報了。所以……你要幫我完成我負責的部分。」

  「什麼?妳在哪裡啊?」她怎麼了,聲音聽起來好像好痛苦。

  「我在洗手間,不知怎的……肚子很痛。」原來她在洗手間,難怪回聲那麼強。

  「我想我是趕不及的了。我已經想好對策那部分要說的東西,現在我告訴你,你只要跟著說便行了……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