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生大逃殺

曾刊載於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八屆徵文獎入圍作品集

文善 著

(十二)


  我和周念妍完成簡報的投影片時,已差不多是凌晨兩點。這份投影片,是我們的後著,明天一早我們要說服李斐和王捷聰,在簡報時說出協同效應的可能性。

  「沒問題的,只有這樣H銀行收購安二出版社的價錢才合理。」周念妍說。她所說的協同效應,就是H銀行藉安二的遺作,去提高西北新市鎮的profile。而西北輕鐵作為新市鎮主要的交通配套,為他們提供軟件的湯姆士科技,也自然會更被看好,這樣如果H銀行真的在短期內把湯姆士科技上市的話,不但招股時可以有個好價錢,上市後大有可能股價以破竹之勢上揚,那時候H銀行賺到的,大大足以抵消以高價購入安二出版社所蝕的。

  「不知道這條鐵路完成後,會是什麼樣子呢?」我盯著投影片上,現在西北區的山景的照片說。「張珮姿大概不會喜歡看到美麗的郊外被發展吧……

  聽到張珮姿的名字,周念妍不屑的冷笑了一聲。「你真是一刻不想女孩子不行的嗎?」

  「妳不明白的了。人家張珮姿眼光可不是像妳那麼窄,她可是做大事的人喲!她啊,為了環保和保育,可以不顧一切去爭取啦。」

  「我記得,我在電視新聞中看過她激進的行動。沒多久決賽名單公布,我還詫異這樣的人竟然會有資格參加這個比賽,還殺入了決賽耶……」這時周念妍停下正在收拾東西的雙手。「柯寶森,你記不記得決賽名單是何時公布的?」

  「呃……好像是兩個月前左右吧……

  「是,我也記得是大約兩個月前……

  「怎麼了?」

  「不,沒什麼。」

  「兩個月又怎樣了?啊!我知道了!哈哈,妳慘了!」我指著她大笑。

  「什麼啦?」

  我走到她身邊小聲說:「妳兩個月沒來了是不是?」

  她作勢要打我的頭,我邊避開邊吃吃地笑。「白痴,我才不會這樣丟了大好前途。」

 

  她會看穿我的笑容很假嗎?

  問她是不是兩個月沒來的那一刻,只有那百分之一秒的剎那,我突然很怕她會承認被我說中了。

  柯寶森!你在幹嘛?你的女神是張珮姿,不是周念妍啊!

  對對對,我要冷靜,這兩晚都在和周念妍熬夜,一時頭昏腦脹罷了。

  一定是……

  大概吧……

 

  「那我走了,看來張珮姿還在隔壁呢。」突然周念妍給了我一個少有的溫柔微笑。「不要『搞』得太晚喔,明早要為簡報練習的。」

  周念妍走後,我仍在K大的房間待了一陣子。

  因為心裡感到納悶。

  我忽然覺得,周念妍也不是這麼討人厭。

  大家在同一大學,機會均等,人家用功去力爭上游,不願意努力的我,憑什麼去說她?

 

  經過C大的房間時,張珮姿果然在那裡。她也正準備離開,電腦也在正在關機狀態。在電腦完全關掉前,屏幕閃過原本的桌布,是一隻青蛙的照片。

  「那是……?」我禁不住開口問,手指著那張照片。

  「啊,那是香港樹蛙,這張照片是我在澳洲的動物園拍的。」

  「為什麼香港樹蛙會在澳洲?」

  「香港樹蛙原本當然是在香港的囉。牠們是受保護動物,生長在香港西南一帶,主要在南丫島和大嶼山東北部。興建赤臘角新機場的時候,因為破壞到樹蛙的家園,所以政府和環保團體合作把牠們『搬家』到澳洲。」

  「那『愛家會』有參與嗎?」

  「沒有啦,那時還沒成立,我也只是個小學生。就是那年我去澳洲旅行,看到這些只有一元硬幣那麼大的小樹蛙,因為人類的發展計畫,而令牠們要搬到半個地球外,那時我便立志要參加保育的工作……對了。」張珮姿從包包掏出手機。「把你的手機號碼給我,你有興趣的話,將來有活動可以通知你……

  看到我沒說什麼,她立刻像是要澄清般:「不是叫你去示威啦!我們有很多其他活動,例如植樹、在海灘協助清理垃圾等等。」

  本來張珮姿主動要我的手機號碼,我應該是興奮還來不及。可是,一個念頭,此刻在我腦中,揮之不去……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