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生大逃殺

曾刊載於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八屆徵文獎入圍作品集

文善 著

(十)

 

星期二 早上九點 倒數29小時 

 

  「安二?遺作?」大家對周念妍所說的都瞪大了眼。

  「嗯。我們的資料顯示去年安二出版社有一筆外遊費,之後安二沒有任何新作出版,所以出版社一定擁有安二還沒出版的遺作。」

  「如果出版社有遺作的話,那就不同說法了。」李斐同意。

  「可是……」王捷聰皺著眉。「我們不是要假設這是A出版來做的嗎?把它當成安二出版社,會不會違反比賽規定啊?」

  「這個問題我想過了。」周念妍一看就知是有備而來。「我們不是要說出這是安二出版社,我們只是要做兩個scenario,一個是我們已經做好的那個,另一個是假設A出版有A先生最新的作品。而這個假設是根據資料推理出來的。這樣既不會犯規,又可以讓H銀行看到我們的能力。」

 

  聽到周念妍這麼一說,李斐和王捷聰也同意這個方向。特別是李斐,因為昨天她調整完現今流量後,即使加入協同效應,A出版的估值還是偏低,現在這樣做,反而能計算出一個比較合理的答案。 

  於是和昨天一樣,李斐負責計算,周念妍繼續寫報告,而我和王捷聰則開始製作明天簡報用的投影片。因為總算有事做,我也開始投入起來。

  因為坐在李斐和王捷聰的對面,所以我能看到他們的一舉一動。我留意到,李斐每隔幾分鐘便呷一口咖啡。而王捷聰,我已數不清他搔了幾次頭,真怕他搔下的頭皮屑吹到我這邊來。

 

  是緊張吧,畢竟只剩下一天的時間了。

  緊張,也是正常的。 

  我看到擱在鍵盤上自己的雙手,兩只拇指的指甲邊沿被咬得凹凹凸凸。我下意識的把拇指藏在手掌底下。

  緊張,是正常的。

 

  咕……

  傳來一陣聲音,大家也停下手中的工作。

 

  咕……

  我們大家互望了幾秒鐘之後,然後……

 

  「哈哈哈哈!是誰啊?是誰肚子餓了?」

  「是…………」王捷聰自動投案。

  我看了看手錶,原來已經兩點了!難怪王捷聰餓得肚子打雷。

  在周念妍提議下,我們一行人到了餐廳。因為午餐時間差不多完結,餐廳只剩下披薩和義大利麵。 

  「只有這些喔……我還想吃個沙拉……」李斐喃喃說著。

  李斐還在嫌什麼啊,眼前的可是正宗的義大利披薩,上面還有很多辣肉腸呢。義大利麵也是,肉醬有好多肉,不像有些騙人的茶餐廳只有番茄醬。

  我和王捷聰也點了披薩,李斐和周念妍要了義大利麵,可是周念妍請他們給小份的,而李斐卻要了一般的份量。那個李斐,才剛說不想吃那麼多,但現在不是鯨吞了一整碟義大利麵? 

  「我去一下洗手間。」說罷李斐離開了座位。 

  「喂喂喂,你們看!」王捷聰好像那些八卦的主婦般,拿起李斐放在桌上的水壺。「哈哈,想不到那一臉認真的李斐,竟然會用Hello Kitty的水壺!」

  那是個粉紅色的不鏽鋼製水壺,小巧的水壺上印著Hello Kitty的圖案。我沒有說什麼,只是在一旁陪笑,我也驚訝常常板著臉孔的她會用這種水壺。 

  真奇怪,明明飯店有免費飲料供應給我們參賽者,為什麼她要帶著水壺? 

  王捷聰悄悄的打開水壺,小心翼翼的把裡面的東西倒了一點點出來。 

  「是什麼來的……」他把鼻子湊近碟中那點點淺綠色的液體。我沒有說出口,這時的他倒真像一條狗。

  「一看便知是綠茶啦!你們有完沒完啊?人家用可愛的東西關你們什麼事?」周念妍從王捷聰手中搶去水壺放回原位。「每個人都有自己不為人知的一面。」 

  我還以為周念妍會落井下石的說什麼,畢竟她們根本不是要好的朋友。

 

  不知為什麼,我突然想起,那年放完暑假升上小學五年級時,女同學忽然變得不同了,她們不再和男生玩,總是三三兩兩不知在談什麼。暑假前明明是一模一樣的毛蟲,暑假後就變成了一隻隻不同的花蝴蝶。

  從那時開始,我們就不知道女人的腦袋裡是在想什麼了。

  外表火辣的張珮姿總是有她獨特的見解;認真的李斐原來內心也是一個可愛的少女…… 

  那周念妍呢?

  這個看來自私到不行,眼中只有勝利的女人,內心是個怎樣的人?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