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生大逃殺

曾刊載於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八屆徵文獎入圍作品集

文善 著

(七)

 

  在餐廳外面的電話間中,我看見一個熟悉的臉。 

  是H銀行的卓先生。 

  他坐在其中一格,用的不是飯店的電話而是自己的手機,手中拿著一疊文件。雖然有點遠,可是看來像是我們比賽的題目。 

  究竟我們這種大學比賽,有什麼值得他這樣眉頭深鎖的?

  好奇心驅使下,我悄悄走到他旁邊的電話間。

 

  「真的沒問題嗎?」卓先生壓低聲音說。

  我下意識地用手捂住嘴,怕卓先生會發現我。

  「是的,我剛看了。你竟然用這個做個案?」他是在指這次比賽的個案吧。

  「那班大學生……不要緊吧?」究竟是什麼?那班大學生,是指我們嗎?

  「嗯,好的,我信你囉。我現在回來了,那見面再談吧。」

 

  我連忙別過臉去,希望他沒看到我。直到聽到他皮鞋的腳步聲離我很遠,我才敢回過頭來走向餐廳。

 

 

星期一 晚上十一點 倒數39小時 

 

  因為已經大致計算好A出版的價值,而報告已大概有個初稿,所以李斐提議大家早點休息,待明天有足夠精力去做投資方案的部分和準備簡報。 

  洗過澡,在房間看了一會電視後,我決定出去走走。難得有機會住進這種大飯店,這樣睡了太可惜了。我看看自己雖然一身睡覺服,但又不是睡衣,即使被人看到也只是會當我是要去健身房吧,所以我也懶得換衣服,就這樣穿上運動鞋走出房外。 

  雖然已經是深夜,可是大堂熱鬧得很。有剛抵步的旅客,有從自助餐廳飽餐一頓出來的一家大小,當然,最能攫住我眼睛的,是結伴到飯店lounge的那幾個OL。因為是夏天的關係,她們都清一色地穿著雪紡質料的低胸吊帶連身裙,每走一步都在搔首弄姿,擺明是要引人注意。我偶然和她們其中一個的目光對上,可是那個女的,竟然是一副不屑的嘴臉別過臉去! 

  真是名副其實的「港女」!不要小看我,我可是未來的banker——如果贏了比賽的話。 

  看她們幾個,要不是臉蛋不漂亮,就是洗衫板身材。看來今晚她們也是落單多了。

  那襲吊帶裙……不知穿在張珮姿身上會怎樣呢?和剛才那些扁平胸OL不同,張珮姿可是擁有豐滿的上圍,而這種質料的裙子,正好緊貼著她那玲瓏浮凸的身段吧。

 

  想著走著,我竟然走回白天我們工作的會議室,我發現,C大那邊的門是開著的。 

  張珮姿一個人在裡面打著手提電腦的鍵盤。

  她穿著簡單的運動衛衣和牛仔褲,頭髮放了下來,應該是剛洗完澡吧,房間內隱約飄著一股洗髮精的香氣。沒化妝的臉架著黑色膠框眼鏡,一身樸素的她,此刻就像圖書館中的女生。

 

  這真是天助我也!現在夜深,會議室的位置也有點偏僻,和大堂,酒吧或餐廳那些人多的地方有點距離。 

  就我和張珮姿兩個……

  聽說女孩子洗澡換過衣服後都不會戴胸罩……

  等等,這樣美好的夜晚,要有個「有型」的開場白才叫完滿!可是……我這一身打扮……

 

  「柯寶森!」原來在我陷入無止境的幻想時,張珮姿已發現了我。等等!她剛才叫我的名字!呵呵,原來她一直也有留意我。

  「妳……怎會知道我的名字?」我掩著內心的興奮問。

  「今早有介紹過啊,你忘了嗎?」

  靠,一定是我在幻想她在飯店房間穿著性感睡衣的那個時候。

  「對對,我差點忘了。我睡不著到處走走啊。那妳呢?妳們那隊完成了嗎?」

  「今天算完成了吧。我現在做『愛家會』的工作。」

  「『愛家會』?」

  「那是一個以關心香港為宗旨的非牟利機構,主要是關注環保和保育方面。我是這個會的其中一名義工。每日我都會用電郵和世界各地的有關組織保持聯繫,互相交換資訊;還有要閱讀今天發生的新聞,看看有沒有和環保和保育有關的;有時候就是要統籌各樣調查,聯絡媒體等等……

  「啊,就是那些新聞常常看到,什麼某某組織辦了什麼什麼調查那些。」

  「是的,我們就是那些某某組織。」張珮姿笑著說,看來她不介意。

 

  這女孩,能考上C大的商學院,再能被選上代表大學參加這個比賽,證明她的成績一定很好,而她還有這樣繁重的課外活動。和她相比,我每天究竟在做什麼?我覺得,雖然她一身隨意的打扮,又沒有化妝,可是她比剛才我看到的OL漂亮多了。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