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生大逃殺

曾刊載於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八屆徵文獎入圍作品集

文善 著

(六)


  李斐嘆了口氣:「周念妍,妳要說的就是這些嗎?」 

  周念妍臉色有點蒼白,但她仍保持一副鎮定的模樣。「我是想說,今年的模擬個案和去屆不同,要勝出,便不能像以往般寫出一般的答案。這種標準答案,你想得到C大的人也想到。我認為,H銀行是要找一些能跳出既定框框思考的人……

  「夠了,周念妍。」李斐站起來。「妳知不知道妳在浪費大家的時間?再這樣下去,我們連標準的答案也不夠時間寫出來。我認為,不用想太多。」

  我和王捷聰對望了一眼,來了。

  這種情況,兩個女人一定是要我們選一邊了。

  「呃,我認為……」王捷聰結結巴巴的說。「其實我們還不知實情是不是真的如周念妍所說,所以,一動不如一靜……」李斐向周念妍露出一個勝利的笑容。

  「那柯寶森你呢?」

  兩個女人一起看著我,使我感到渾身不自在。

  我看了一眼周念妍,她說的話不無道理,可是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承受這兵行險著的後果。可是萬一真的如她所說……我負得起這個責任嗎?王捷聰你好,沒想到給你搶先一步說了,現在無論我站在哪一邊,都變成另外一邊失敗的原因,沒有人會記得王捷聰的一票。踢足球射十二碼,觀眾只會記得守門員接失一球,沒有人會想到他之前接到了四球。 

  「我……」我感到我的頭越垂越低,我知道我的選擇一定會給她們罵,可是我想不到更好的答案。    「我……棄權。」

  「哈哈哈!」王捷聰立刻爆笑。「真的很像你!」 

  周念妍翻了個白眼,而李斐笑著說:「那就是兩票對一票囉。」

  「算了。」周念妍輕聲說了一聲。「那我們就循一般的方向去做吧。首先,我們要列出這個收購行動的利益相關者。」

  「同意。除了H銀行、A出版和員工、A先生的未亡人和兒子,還有Y報。」

  「A先生的未亡人和兒子B先生,我看他們的目的是要套現。」

  「他們不會希望繼續參與A出版的事務吧?」

  「嗯,他們在A先生生前對A出版沒興趣也沒經驗,他們只想快快拿到錢。所以我想他們不會太喜歡在收購價中有股票,而他們也不會對H銀行以債務形式注資有興趣。」

  「可是就H銀行的立場而言,這項投資風險不小,如妳剛才所說,A出版的增長有限,而在A先生的小說被拍成電影那方面有太多不穩定因素。所以最好會不是以夾層債務(mezzanine debt)的方式注資呢?」

  「這樣不是完全沒有談判空間嗎?」周念妍苦笑著。

 

  看著周念妍和李斐你一言我一語的在談,完全看不出她們幾分鐘前才在爭得面紅耳赤。周念妍真厲害,即使她原本的想法被否決,她還是能大方冷靜地跟著大夥的方向行,還做得這麼好,表示在人家準備的時間裡,她已有兩手準備。

  「啊,還有,要不要考慮政府方面?H銀行已有Y報,再買下A出版,社會可能擔心出版業被控制嗎?」王捷聰也提出他的意見,想不到這淫蟲的腦袋也不錯。

  「不錯,因為H銀行是金融機構買家,我們也要考慮策略性買家的競爭。柯寶森,那你有什麼看法?」突然被這樣一問,我一時也不懂得反應。我還沒看完那疊資料啊,還有他們剛才說的,我也只是明白一點點,叫我怎接得下去? 

  「我覺得……出價要看看協同效應。」幹得好!幸好記得學過協同效應這個名詞,就是什麼一加一可以等於三的成效之類。

  「協同效應……」周念妍托著下巴想了一會。那一分鐘,對我來說,真的很漫長。我對我在商業金融經濟的知識有信心,可是像這樣般沒有特定答案的應用題目,我是最怕的了。

  「這個idea不錯,要記下來,等下一定有用!」周念妍立刻埋首她的電腦在做筆記。

 

  經過一輪「腦力激盪」,記下了不少點子後,大家都覺得是時候做一些計算。因為是收購,所以在李斐提議下,我們開始對A出版進行估值。資料中有A出版過去五年的損益表和現金流量表,未來一年的預算和三年的企劃,還有一些備註。由於預算和三年企劃是在A先生死前做的,所以我們要利用這些資料,調整出一份新的未來幾年的現金流量展望,從而計算出A出版的價值。因為說到底,一間公司的價值,在於它能帶來多少現金。 

  在過去幾年的現金流量中,一些突發和被認為不會持續下去的收入和支出都要調整,例如收入方面,先要根據過往小說收入逐年下跌的幅度,去預測未來的收入。而支出方面,較為重要的調整有辦公室的租金,因為租約將滿,業主加租的可能性十分高;A先生每年都會從公司支取顧問費,這開支將會被撇除;可是由於A先生生前負責很多行政和公關宣傳的工作,要維持A出版的運作,必需從外聘請相關的人才,可是市場的薪水比A先生所支的顧問費還要高;而去年辦公室所在的大廈「爆屎渠」時做成小水浸,保險理賠和裝收的支出都是一次性的;今年初A先生和兒子作為他助手外遊取材的支出都比往年高;還有其他一些雜項的調整。

 

  我們整隊人分工合作,李斐負責在excel中做現金流量表的調整,周念妍則用另一部電腦在打報告。我和王捷聰也只有在旁看的份兒,偶爾他也會提一點意見。 

  「呃。」李斐的手停了下來。

  「怎麼了?」周念妍問。

  「經過調整後……」李斐盯著屏幕。「現金流量很奇怪……

  我們三人都擠到李斐的電腦前。「你們看,因為收入調整低了,雖然支出方面減了一些,可是也不能補回少了的收入……以這樣的現金流量,我看不到H銀行有什麼理由要收購A出版。」

  「那怎麼辦啊?」王捷聰焦急起來。「已經做了那麼多分析了,難道要從頭來過嗎?」

  可是周念妍倒是不慌不忙:「協同效應呢?如果H銀行收購A出版後把它併入Y報旗下,Y報會不會能夠節省一些支出?還有……」她指著電腦屏幕顯示著的報表其中一行。「我想,妳在調低收入時可能太保守了,因為A先生的猝死,加上A先生本來也是個暢銷作家,所以一定會掀起書迷買書收藏的熱潮,未來一年我們可以大膽估計所有A先生小說的銷量會上升。」

  「嗯,也對。」說著李斐又埋首電腦中,大家又各自回到自己的崗位上。

  「喂,柯寶森。」周念妍叫我,可是她雙眼沒離開過電腦的屏幕。「可不可以替我們到餐廳拿些飲料?」

  「誒?為什麼要我去?」這次比賽,除了H銀行外,我們身處的這所飯店也提供了不少贊助。不單讓我們兩隊人住在這裡,還提供三餐,咖啡汽水等等。我們這些參賽者都有一張證件,拿著這證件,便可以到這飯店指定的餐廳免費點餐和拿飲品——當然是最便宜的那餐廳。

  「反正你在這裡也沒有什麼事做,我要冰紅茶。」

  「呀,那你可不可以替我拿個可樂?」王捷聰倒是老實不客氣。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