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生大逃殺

曾刊載於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八屆徵文獎入圍作品集

文善 著

(五)


  我跟在隊友的後面來到掛著「K大專用」的房間。

  還沒搞清狀況,其他三人已在會議桌的三個角落打開了筆記型電腦,在我也準備打開電腦時,李斐從她的信封取出題目。

  天啊,個案和資料,整整一疊有差不多兩、三公分厚!光是要看完也要幾小時。只見李斐不慌不忙的抽出最後一頁。用她那一貫帶有口音的廣東話說:「題目:你們是H銀行私人投資部的職員,請就收購A出版社的計畫研究一個最好的方案。」說著她笑了一下。「這是做這類模擬個案的技巧,題目都在最後一頁。」

  周念妍好像要說什麼,可是李斐沒給她開口的機會:「現在時間緊逼,我們首先要看完整疊資料,請大家針對題目而記下有用的資料和做筆記,一小時後讓我們再集合!」

 

  李斐是內地生,身上總是帶著一種戰鬥意識。她從大一開始已在成績上和周念妍鬥過你死我活,所以我對這次她們竟然能一起合作比賽感到驚訝。當然,對她們這些目標清晰的人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真正的敵人……或朋友。

  沒時間再想這兩個女孩的恩怨情仇,我一頭栽進那疊模擬個案的資料裡。

 

 

星期一 早上十一點 倒數51小時 

 

……A出版社的主席兼唯一股東A先生因急病逝世,根據生前立下的遺囑,其妻子和獨子平均繼承了A出版的股票。」

……A先生生前是極受歡迎的愛情小說作家,他一生共出版了逾一百本愛情小說,每一本也曾掀起過熱潮,當中二十本曾改篇成電視劇或電影。根據兩年前一項調查,A先生小說的讀者中,百分之五十五是男性,年齡層方面,以中學生和大專生為主。」

……十五年前,A先生成立A出版,把著作的一切版權轉移到A出版名下,而自己則維持每年在八月書展時出版一本小說的產量。A先生成立出版社的目的,是希望用他的力量幫助有志文學的年輕人。十五年來A出版為五名年輕作家共出版了二十本小說,可是平均每本銷量只有五百多本,對比A先生新小說可以有過萬的銷量差別甚大。」

……A先生的獨子B先生雖然在A先生生前一直當他的助手,可是他本人並不熱衷寫作,而且對經營出版社也沒有興趣。而A先生的未亡人A太太,自從結婚後便一直當家庭主婦,對出版是一竅不通。因此,A太太和B先生有意把A出版的股權出售。」

 

  簡略的看完有關個案背景的第一部分,我已經感到有一股睡意襲來,手中的螢光筆不小心掉了下來,在資料上畫了一條礙眼的黃線。

  我翻著後面還要看的資料……

  不是吧?

  第二部分是A出版的詳細歷史、企業理念、員工資料等等。又是好幾頁密密麻麻的文字。第三部分是A出版過去五年的業績報表,還有實際損益和預算的比較,一頁的現金流量表,竟然附有兩頁的備註。 

  我偷看了王捷聰,他也認真地在看資料,還一邊在報表上做筆記。

  萬分不情願地,我只得繼續看下去。

 

  終於捱到第四部分,那是H銀行那方面的資料。

……H銀行五年前收購了Y報社的51%的股權。在這五年間Y報精簡架構,並樹立新形象,主攻青年專業人士的市場。現在Y報是香港發行量第三大日報,讀者以二十五到五十歲,擁有大專學歷為主,當中百分之五十五屬專業人士。你所屬的小組正研究收購A出版然後把它併入Y報的可能性。」

 

  不行,眼皮越來越重了……

  我甩甩頭,希望盡力趕走纏擾著我的睡意,這時我留意到周念妍。她專注在看電腦的屏幕。是在做筆記嗎?又不像,因為她也沒在看那些資料。難道她已經看完了,現在在上網消遣?不是吧?像她這種學生,並不像會在這個時候偷懶。

 

  嗶、嗶。 

  清脆的電子聲音響起,李斐按了一下手錶的鈕。「時間差不多了,大家看得怎麼樣?」原來她在計時。

   一如我所料,周念妍第一個開口:「各位,我們那麼辛苦,從初賽努力到現在,就是想要贏,不是嗎?」

  「當然。」李斐答道。「所以,不要再浪費時間了。有什麼有建設性的意見快提出來。」

  「太心急的話,是會錯過很多東西。」周念妍笑著。「這個個案,不是那麼簡單。」

  「妳是指什麼?」王捷聰忍不住問。

  「這個模擬個案,表面上是H銀行要收購A出版,好讓A出版併入H銀行擁有的Y報,壯大Y報在出版業的地位。可是,剛才我在網上翻查了一下資料,我找不到A出版這個出版社。可是大家也知道,Y報是真實存在的。」

  「有什麼稀奇,這種模擬個案,虛構有什麼奇怪?」

  「你知道過去五屆的個案是什麼嗎?第一屆是在SARS後替一間精品飯店選一個推廣方案,第二屆是替科技公司從兩個企劃中選一個,第三屆是替地產發展商計算政府改變地區規畫的損失,之後是替百貨公司估計銷售稅的影響,然後去年是幫助一間社會企業達到收支平衡。每一年的比賽,都是和真實的公司有關的,還有是最熱門的話題。可是這次,不僅沒有用真實的企業,還要是出版業,最近出版業除了那些比基尼少女寫真集外,也不見得有什麼話題吧?」

  周念妍看著我,她在說「比基尼」時還特意加強語氣,大概因為看到我剛才盯著張珮姿的胸部吧。張珮姿在網上的照片,其實已給雜誌大肆報導過,說什麼「C大女生『瞓身』環保」,所以很多人也知道。我對王捷聰做了個鬼臉,他對我苦笑聳聳肩。他也有看啦,為什麼只有我受責難?

 

  「所以我覺得,這次題目的選題很不尋常。而且,就題目而言,也很奇怪。」

  「哪裡奇怪了?」已經可以聽出李斐有點不耐煩了。

  「你們不能一頭栽進資料裡,要適時退一步看。題目要我們擬定一個投資方案,即是說H銀行已經決定了要收購A出版,可是為什麼要收購A出版啊?A出版的收入來源是A先生寫的小說,可是A先生已經死了,即是未來的收入來源,只是他從前寫下的小說。可是,」周念妍翻到資料其中一頁。「這個圖表是A先生最暢銷那五本書在出版年和之後幾年的銷量。你們看,一本小說,最暢銷的時候是在出版那一年,之後每年也會下跌。所以,H銀行要收購A出版,買的是有限的潛力。」

  「原來妳是要說這個。」李斐笑了一笑。「那請妳看看這本小說的銷量圖。沒錯,如妳所說,小說最暢銷是出版那年,然後逐年下降。可是,這一年,因為小說被拍成電影,所以銷量再被刺激起來,還有電影和電視劇版稅的收入。所以,H銀行買的,並不是有限的潛力。」

 

創作者介紹

台灣推理夢工廠

台灣推理夢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